按理说,钉子户通常只有在拆迁征地时才会遇到,可负责修路的王大敢,没料到自己居然也会碰到”钉子户”,而这”钉子户”却又非同寻常,它是荒地上的一座坟,不前不后,不偏不倚,恰恰位于王大敢手下工程队负责修的高速公路的路基正中。

按照工程征地规定,这坟需要迁走,不过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补偿费用,整整三万块!

王大敢赶紧让人把迁坟告示贴出来,可左等右等,不见有人上门来认坟,王大敢又喜又怕,喜的是如果真的无人认领,那一笔可观的拆迁费就能装进自己的腰包;怕的是如果擅自把坟挪了,事主找上门来,那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王大敢偷偷溜到附近的村庄去私下打听了一番,得知这个坟早就没了主儿,年年清明,连个烧纸添土的都没有。王大敢一听,心花怒放,哼着歌儿,回到了工地,袖子一挽,指着这个坟包说:”来啊,把这没主的野坟给我挪一边去。”

坟本来就不大,施工队里的几个壮劳力七手八脚把坟刨开,见里面的棺材板早朽了。王大敢亲自开着铲车,连棺材板加骨灰、老土全部铲了起来,开到几十米外,倒在地上,然后又胡乱铲些土盖在上面,草草掩埋,三万块钱迁坟费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装进了王大敢的口袋。

说来奇了,这坟迁走的第二天,老天开始下起了雨,还不小。雨一下,工就得停,王大敢起初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这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接连两三天,雨还没有停的意思,王大敢心里发毛了,这鬼天气,雨再这么没完没了的,前段时间打的土基差不多都要垮了。

这一天上午,外面雨还没停,王大敢躲在简易工棚里和手下几个人打扑克牌,突然门开了,进来一个胖胖的中年人,穿着一身旧军装,洗得泛白。

没等王大敢开口问,这个胖子自己倒开口了,口中念念有词:”山山有虎,地地有龙,龙虎不敬,必遭报应!”说着,他走到王大敢面前,仔细盯着王大敢的脸看了看,摇着头说:”这位老板,最近印堂发黑啊,看来遇上了不吉之事啊!”

王大敢一听急了,心想,从哪里跑来个疯子,这下雨天的,也不说两句好话,他一挥手,刚想把那个人赶走,那人突然目光发直:”我问你,前两天你有没有私自迁了个坟?你小子为了私吞点钱,连大不敬的事都敢做?”

一句话说到了王大敢的痛处,他脸色一变,连推加捅,想把那胖子赶走,胖子嘴里嘟囔道:”你听着,要想平安无事,赶紧把坟迁到一个好地方,最好用砖头水泥修修……”

王大敢当然不会相信这鬼话,他嚷嚷着:”你要是再说疯话,小心我让人揍你一顿!”

胖子一听,长叹一声,说:”好话不听那就算了,我告诉你,你不该动这个坟,你看吧,这两天你们这些人吃东西都得肚子疼!”说完,胖子钻到雨中,越走越远。

王大敢没把胖子的话当回事,继续回到屋里打扑克,可就在这天中午,大家吃过饭后个个肚子疼,王大敢自己抱着肚子在床上直打滚,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胖子说的话,不由头顶发麻:难道真是迁坟惹出了祸?

当天下午,雨停了,王大敢一见,开心了一些,毕竟雨停后就可以施工了,可片刻后麻烦又来了:所有的机器车辆全都不能正常运转了,甚至连火都打不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