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咬了一口蛋黄酥,一堆屑屑犹如瀑布般洒落在我正在看的小说上。我皱着眉头,心里有说不出的厌恶。

懒惰的病大家都会有,我当然也不例外,可是如果要把我归成脏鬼那一类,我可能会利用短暂的行为来证明,我只不过是那群人的其中之一罢了。

我通常只有在看到小强在我的房间里来回放肆地自由穿梭的时候,才会拿起离我房间大概只有五米远的厨房里的扫把清扫。

这是因为我长期在房间里吃东西,屑屑掉满地的后果。

我不觉得活该,因为每种生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权利。如果它没有妨碍我,我当然也不会阻止它的行为。

我拿起键盘–我每天的生活工具之一。咔啦一下,上面有不少的食物屑屑掉到地上。

我拿起买了后就没怎么摸过的吉他,上面积满了灰尘。可是今天的主题不是大扫除,而只是单纯地扫扫地。

在我拿起摆在地上的物品的同时,几只指甲大小的小强四处飞奔而出。我没有出手,因为它们是我的另类室友。

地面上理所当然地积满了一堆食物颗粒与细屑,其中还有我看不太出来的微小东西,还不小心扫出了几张过期的发票与零钱。

在把地上杂七杂八的东西、脏物扫成堆之后,接下来的重头戏当然是床底下了。

床底下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也有可能是所有细菌或微小生物的温床。自然,床下的灰尘微粒一定是我眼前所看到的好几倍,更不用说我每次都把细屑往里面拨。

“见鬼。”我疑惑地低着头在床沿下左看右看,却做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床底下不是我想象中的浑噩黑暗或者污秽满布,而是一尘不染。

震惊之余,我伸出我的手指头在床底下轻轻划了几下,竟然连点儿微粒触感都没有,就像是打过蜡的地板,在我的眼前闪闪发亮,比我床边的地板还要干净。

“怎么可能?”在倒完三次垃圾满溢的簸箕后,这个问号依然在我脑海里盘旋,不过并没有令我困惑太久。

就像是小强一样,它并没有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

再说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我何必自讨苦吃?

一个人的习惯很难会去改变,每个人都知道,何况是自我要求太低的人。

边玩电脑或看小说边吃东西的坏习惯我依然没有改进,在清扫过后往往会有变本加厉的倾向,也让我更加不会去注意。

不过生活的环境倒是有了改变,小强出现的次数已经大幅减少,这点竟让我有些许高兴。

因为我再也不用浪费力气去打在身旁忽然放肆爬过的蟑螂了。

我的懒惰习惯已经达到走火入魔的境界。

“呕……TMD……”我取出在我嘴巴里的脚皮屑屑,狂乱地怒骂着脏话。

我赶紧跑到厕所将刚刚所吃的卤味吐进马桶里。我可不敢想象在我嘴里还有多少像这样的东西等着在我胃里消化。

刚刚在吃卤味的同时,舌头感觉到一块硬皮,当时我不假思索地吞了下去。等到这种现象出现了四五次之后我便觉得不对劲,怎么在这硬皮之中还夹杂着一种咸成的味道?结果一吐出来竟是一块大概指甲大小的脚皮。

对于每天晚上坐在电脑前边玩线上游戏边抠脚皮的我,那种灰白半透明的不规则形状我再熟悉不过了。

这种冲击让我不禁思考了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可能,恶心的感觉在我的口腔里挥之不去,促使我再次冲到厨房里拿起扫把。

或许剔除最初的原因,种种的揣测就变得更加不重要了。

“TMD,是电风扇吹进来的吗?”我不解地看着电风扇,一边将地上的灰尘、细屑再度赶往簸箕。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今天地板的脏乱程度竟然比前两天我刚扫完时更惨不忍睹。

“以后或许真的要节制一点儿了吧!”

我再度低头打算将床底下的灰尘全部倾扫而出时,竟然……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我可以感觉到我的理解思考神经正在一次次地反驳我所看到的一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