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一定是发疯了,为什么十五年来我都坚持着的独居生活会被这个女人打破了呢,还是这么长时间的鳏夫生活真的让我厌倦了,或者是因为上个月那次该死的体检么?

这是全市最大的一所医院,富丽堂皇的装修和漂亮的接待护士,让我以为仿佛来到了五星级宾馆,而不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一系列长而厌烦的测试后,证明我的身体尚且还能支撑几年,当进行最后一项检查的时候,我的表格落到了一位年轻的女医生手里。

她很漂亮,而且文静娴雅,甚至有几分我亡妻的影子,我仿佛看到了亡妻年轻时的样子,甚至错觉自己也回到了过去,这让我几乎有些发呆般地愣了好几秒钟。

她漂亮的眼睛扫了几下,微笑着把表格归还给我,并叮嘱我要经常做些锻炼。

在她迷人的笑容里,我读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就这样,我平静的生活慢慢被这个女人打乱了。她足够年轻,足够漂亮,当后来的日子她频繁地进出我的公寓的时候,周围的邻居看到后都会投来会心的一笑,那笑容很复杂,有同情,有惊讶,有嫉妒,有羡慕,有嘲笑。

就这样我们开始慢慢交往起来,可是我说不清楚我们到底算什么关系,是忘年交还是情人。

今天她如以往一样又来了,说是喜欢我收藏的古书,但我知道那不过是借口罢了,她的眼睛在家居上扫视,似乎在寻找什么。

“你很爱自己的前妻啊,居然独自生活了十五年。”她走到我的书桌前,出神地望着我妻子的旧照。

“是的,你和她一样漂亮,如果我和她有女儿的话,也几乎和你一样大了。”我慢慢走过去,将颤抖的手放在她乌黑及肩的长发上,接触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在颤抖。我终于忍不住了,低下头将我的嘴唇贴上那块充满诱惑的红色。

“我们结婚吧!”激情过后,她满面潮红地对我说。这简直太荒唐了,说老实话我还没有想到要和她结婚,可是我真的无法拒绝她,只能僵硬地点了点头,而她则像完成了任务似的长舒了一口气,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昏昏睡去。

没过多久,我们结婚了。我承认我无法抵抗她的魅力,这也是正常人无法抵御的,我们的婚姻没有受到什么骚扰。她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弟弟在远方打工,惟一的叔叔还在乡下养老,而我也了无牵挂,我们俩的婚姻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婚后的日子我迷恋着她的身体,可是每一次事后,我都觉得恐惧。夜晚的月光透过窗帘投射在白色床单上的时候,我都无法入睡,虽然曾经几次追问她为何要嫁给一个我这样的老男人,但是她都避而不谈,渐渐地,我开始有一种预感,这个女人会毁了我十五年来的平静生活。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急速地衰老,这衰老并非来自于身体,而是精神上的,就像一片被时间浸透后又被忧伤风干的纸片,稍微触碰一下都会变得粉碎,可是我最爱的妻子却依旧那么年轻漂亮,每次和她一起出门,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无可抑制的生命力和活力,每当我和她手牵着手走在街头,周遭的声音都充满了诧异和嘲笑,虽然在这个社会,老夫少妻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可是这依旧让我觉得恐惧和自卑。我虽然大她二十多岁,可是外表看上去,还要更加的苍老。

她一定是骗子!对,她一定会过些时日在我的饮食里下毒,那种无色无味、很难检测的毒。她是一名医生,自然精通这些,到时候我死了都不会有人发觉,我没有儿女,没有亲人,朋友也稀少得可怜,甚至有几个知己比我还快地去上帝那里报到了,到时候谁还会为我伸张正义啊。又或者她会在夜晚我们交欢后乘我疲劳熟睡,用枕头闷死我,接着将我肢解后一块一块埋在后花园的小树下,然后只需要对外说,我这个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家伙自己独自一人离家不知所踪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全身颤抖,我的手臂靠在她年轻而富有弹力的胸脯上,热量从手臂传到我的全身,”我们不如去你老家看看吧,结婚这么久了,我也想去拜见一下你的亲人和朋友。”我顺水推舟地说道。

我原以为她会极力反对,然后我会趁机发怒,说她害怕我这样一个大她二十多岁的丈夫被她家人发现,这样一来,就可以看出她的用心了。

“可是我的父母都过世了,只有一些叔叔婶婶还在乡下,如果你坚持要去也可以,不过一定等我回来,我有惊喜给你。”结果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我答应了。接着第二天,她收拾好行李,我亲自送她上了飞机,和她吻别,旁边的人都认为我们是父女。

就这样机会来了!我找到了一位私人侦探,希望他从头到尾地好好调查一下我的新婚妻子。几个星期后我得到了一大叠资料,但大多数都让我很失望,这些资料多是说我的妻子是一位贫苦人家出生的优秀女孩,靠着自身的努力获得奖学金和好心人的资助读完了学业,并照顾弟弟。而且如她所说,父母早亡。但是有一点,我根本不像她的父亲。而且我奇怪地发现,医院并没有派遣她出国留学,她只是请了长假,去了韩国。

见鬼,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谎?

这女人太反常了,她一定有自己的目的,既然我没有财,也没有名气,那剩下的就只有那件事了。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全身发抖,这件隐瞒在我心底多年的秘密让我觉得置身于冰窖一般,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宛如噩梦一般又浮现在我面前。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