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西的一处拆扒现场,残砖碎瓦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废墟中,赫然矗立一所红砖青瓦小楼,一道黑漆门紧紧地关着。门上贴着两张青苗獠牙的门神像,很是威严。

小柳整理了一下胳膊上的黄布条,布条上敞亮的印着一个拆字。他走到门前,顿了顿,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小柳大声回答:”拆迁办的,大娘开开门。”

门吱呀一声开看,一股阴风扑面而来,小柳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抻头走了进去。

院子黑咕隆咚的,没人,门不知道谁给他开的,有些诡异,让人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他推开门走进屋,屋子里更暗,像是没有窗户,借着外面的阳光,可以看见屋里的床上躺着一位老太太,简直就像一具活僵尸。顿在门口,小柳没敢走进去。

“大娘!搬吧!附近都般完了,就差你一户了。”小柳的语气有些哀求。

“小伙子,我不能搬,这里不适合住人……”老太太的话让人莫名其妙。

“大娘,您这不是难为我们嘛!”

“我是为了你们好,这房子不能扒,不能用了盖楼房,会死人的。”老太太的话冰冰冷冷。

“大娘,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我们都满足你……”

“小伙子,这里属极阴之地。不易盖房,你回去和你的领导说,不要在这里盖房了。”

小柳真恨不得上去掐死这个死老太婆。不易盖房,你现在住的是什么?真是不识抬举。没办法他可不能真去杀人,对于这种钉子户再说也无用。

小柳只好垂头丧气的走了,门外他拿起电话给市委吴秘书打了个电话,接通后他卑微的说:”吴哥,没办法,这老太太说啥不搬,你看?”

电话里传出吴秘书不阴不阳的声音道:”你回来吧!一点小事都办不了,真没用。”小柳刚想解释,电话那头已经挂了。

一阵冷风吹过,头顶的乌云越压越低,几滴大雨点啪啪地打在他的脸上,他急忙紧裹着衣服往外跑,废墟瓦砾中极难走,咔嚓一道闪电劈头而来,吓得小柳一缩脖子。不由自主的往后瞧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他瞧见身后的房子不见了,瓦砾中只孤零零的矗立一座孤坟,小柳浑身一阵哆嗦,撒腿就跑,一路磕磕绊绊冒雨跑回了住处,到屋的时候浑身滴滴答答淌着雨水,他顾不得擦一把,蒙头钻进了被窝。

夜,静悄悄的。

小柳不知道怎么又来到了废墟中,他发现有人正在强拆废墟里的最后一幢房子,他惊叫着:”不要,里面有人……”

可是晚了,他眼睁睁看着老太太被压死在房子里。满脸是血,他跑过去,去扒老太太身上的瓦砾,老太太突然冲他睁开了眼睛说道:”阻止……盖房……”说着喷了一口鲜血死了。

恐惧一下子把小柳包围住,老太太的尸体突然不见了,房子的瓦砾变成了坟墓,墓碑上赫然刻着他的名字。

小柳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脸冷汗,竟是一个恶梦。

第二天,小柳来到工地,他发现工地上聚集着许多的人,还有拿着相机的记者。小柳拉住一位工人问:”咋了?”

“柳主任,那栋老房子塌了,可能和昨晚的大雨有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