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拐角处

周一,早上八点半,解剖楼的第一阶梯教室。

“……大家来看,这个单层扁平上皮细胞的形状就像是煎的荷包蛋一样……”

讲组织胚胎学的老师是个长头发的美女,声音尖细,是个极其负责的老师,她为了让同学们更形象直观地理解各种组织的具体形态,总是爱把它们比喻成生活中最常见的食物。比如由于病变自溶的肺部组织像是果冻,血管的分层结构像是蛋黄卷。加微信:aigushi360看好故事!

王营一脸坏笑,盯着坐在旁边的死党加死对头张晨,声音里有一丝难以掩盖的愉悦。

“荷包蛋呀,张晨–“他故意把声音拖长,盯着屏幕假装仔细地看着,然后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这么看来,倒是很像,咦?我好像记得老师还讲过,皮肤上脱落的死皮细胞也是这个荷包蛋一样的上皮细胞吧。”

张晨皱了皱眉头,胃里一阵翻腾,早上在餐厅里吃饭时他还在向王营称赞七分熟的煎荷包蛋味道不错,现在,胃里那些荷包蛋跟该死的皮屑画上了等号。他恶狠狠地瞪了王营一眼,这个欠揍的小子,总是不会放过捉弄自己的机会。

“谢谢你好心的提醒。”

他盯住王营的右脸,笑道:”中午就吃面包好了,果酱馅儿的。”

王营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自己肿得像面包一样的右脸,还有一丝微麻,不满地说道。

“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怎么知道一向号称临床学院第一篮球手的王营连个普通的传球都接不住?不过……”张晨看了看他的右脸,语气里多了几分认真,”那个球好像力度确实不小。”

周末约好几个同学打篮球,可是在这个医学院巴掌大的地方,篮球场基本都被占了。于是他们不得不去解剖楼旁边的那个球场。那个球场总是打球的同学最后考虑的,医学院的学生倒不是在意旁边的解剖楼和尸库,而是那个球场太破,地面粗糙会磨坏了球。

王营靠到椅子背上,盯着黑板不再说话。

昨天他们打球正打得热火朝天时,一个身影突然晃进他的眼帘。

开学第一天起他就对这个名字叫孟雯的女生印象深刻。那时八月的天气里,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让人看到就感到无比的清爽。她的美在于她的宁静,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微笑,沉默不多语。王营的视线总是会在她的身上多停留片刻,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可是就是下不定决心去表白,生怕惊扰了那样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

昨天下午,孟雯跟一个细瘦的高个子男生一起往前走,脚步有些匆忙。王营以为他们要到这边的篮球场。因为校园的这边除了这个球场就是解剖楼了。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经过尸库的那扇生锈的铁门,然后转过解剖楼的拐角不见了。王营看得有些发呆,眼里全是孟雯的身影,一时忘了自己正在干什么。

接下来就是右脸的一阵疼痛,张晨的传球直直地砸在了他的脸上。今早起床后,右脸早已肿得像面包一样。

王营想着消失在解剖楼拐角的两个身影有些疑惑。转过拐角不就是围墙了吗?那是个死角啊,他们去那儿干什么?

约会?

他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假设,要是在那种地方约会,气氛也太诡异了吧。背靠着解剖楼古老的墙壁,旁边就是尸库。

“你说,解剖楼的拐角后面是什么?”

王营问坐在旁边的张晨。

张晨对他突然的问题吃了一惊:”你有没有在听课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我记得那儿是个死角,可是我看到有人转过去就消失了。”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张晨没有回答他,而是看了看黑板,表情不自然地说道:”快记笔记吧,专业课都走神,小心考试不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