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你还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哦……你觉得这个头骨怎么样,很漂亮,是不是?”顾尘寰优雅地托着一枚白森森的头盖骨向我走来。我不停地后退,战栗地尖叫,”不,我不要!”

午夜,轰隆隆的雷声将我从梦魇中唤醒。我连忙跳下床再次检查了锁得严丝合缝的房门。身上的真丝睡衣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了。使我在夜间薄凉的空气里,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壁灯投射出暖金色的光辉将房间晕染得如梦似幻:复古花纹的壁纸、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巴洛克风格的古董家具、土耳其羊毛地毯,这间像十七世纪欧洲贵族起居室里的所有物品,都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但现在看来它们不过是这华丽囚笼里的附属品,散发着奢华且腐朽的香气。

(1)塔罗牌的预示……

我是一枚骨灰级的宅女。每天除了上课之外,就窝在宿舍里研究欧洲史,而且对于十七世纪繁琐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的古董尤其着迷。由于买不起珍品。我只好在淘宝网上寻觅一些巴洛克风格的物品:大到座钟、挂毯,小到水杯、别针,通通不放过。用闺蜜邹茉莉的话说,”叶薇蘼,你一天到晚见得最多的,除了欧洲史教授,就是送包裹的小弟了。”

今天是2月14号。可惜和大多数宅女一样,我没有男朋友。好在前天在淘宝上拍到的仿古帛坠今天送到了,可以当做送给自己的情人节礼物:纤细的葡萄藤花纹缠绕的银质鸡心吊坠,打开来还可以嵌入一枚小小的照片,甚是精致。

我正把玩着吊坠。邹茉莉旋风一样转进宿舍里,刚做过的卷发像弹簧般跳跃着。”你看怎么样,漂亮吧,”她指着发问橘色的蝴蝶结问我。

“嗯,真不错。”我点点头。当然,我不会傻到告诉她,这个发型看起来糟透了:就像海鲜意粉间点缀了朵胡萝卜花,因为生活告诉我们说:善意的谎言是朋友之间的润滑剂,可以让相处更融洽。

“啊,我的老天!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服?”茉莉一边把自己塞进一条玫瑰色的小礼服里,一边说,”我出门前给你留了一张字条,告诉你今天陶丽丝邀请假期留校的单身男女参加她在魅颜举办的单身派对。”

“我没兴趣。”我摇摇头,跳上床抱起电脑,继续淘宝。

“就当是陪我去,好不好?”茉莉蹭到我床上来。

“我不喜欢那种场合。”

“在魅颜哦,那里只招待会员,平时想去都去不了的。对了,我听人说,那里的老板娘可是从意大利回来的,带回来不少古董什么的放在酒吧里当陈设。”茉莉继续诱惑我。

我一听到意大利、古董之类的名词就热血沸腾,”真的妈?那我去。”

我跳下床,把长发随便一绾,将平日里穿的黑色风衣穿在身上,对正在考虑用哪条披肩的茉莉说,”走吧。”

“啊,亲爱的,我们是去参加派对,你穿这个可不行哦。”茉莉撅着嘴,准备将她用不上的行头用在我身上。

“不……不……你要是让我穿这个,我就不去了。”我连忙拒绝。

“好吧,就一条丝巾。”茉莉将一条银色的丝巾绕在我脖子上,我勉强接受了。

在入口处,正好看到今天的主角陶丽丝从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上走下来,宝蓝色的礼服上缀着流光溢彩的珍珠,最新款的Dior时装鞋敲得大理石地面哒哒响。

“哎呀,叶薇蘼同学居然肯赏光,我真是面子大啊!”陶丽丝笑着摆弄着手里的名牌皮包。看来我的确已经宅到一定程度了,让这位一向用鼻孔看人的大小姐刮目相看了。

“哇,丽丝,你的裙子可真漂亮,在哪儿买的?”茉莉看着陶丽丝的礼服两眼放光。

“哦,不。”陶丽丝小心地避开茉莉伸向她礼服的手,”茉莉同学,这可是在巴黎高级成衣店里定制的,非常贵。先失陪了,我要去休息室补一下妆。”说着,陶丽丝风情万种地朝休息室走去。

“有钱就了不起吗,”茉莉轻轻哼了一声。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相信陶丽丝同学已经死掉一百次了。

好在随着同学的陆续到来,大家玩起了游戏。茉莉很快忘记了这点不愉快。哎,真心话大冒险居然是这么经久不衰的游戏。由于一直在欣赏俱乐部里的装饰,并没有在意,所以我被这群无良的同学这个正着。

“哈哈……叶薇蘼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班长的眼镜反着光,像TVB剧里的黑心律师。

由于他们连向邻桌陌生人索吻这么劲爆的戏码都上演了,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说,”真心话吧。”

“问你个简单的吧,我们冰山美人叶薇蘼小姐选男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哈哈,班长是替自己问的吧。”大家开始起哄。

我觉得不过是个游戏,就套用了《河东狮吼》里的台词说,”从成为我男朋友开始,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