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巴黎

天像是破洞了,雨不停的下着。漆黑的夜色下,巴黎不复昔日的荣光,仿若被罩上了一层死气。

一男一女坐在一辆车子里面,男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天气很冷,要不去我家吧,卡瑟林。”

那个被叫做卡瑟林的女子说道:”好吧。不过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成年人的准备,只有成年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很快车子就驶入了男人的家中,一进入家门,男人就绅士的为女子脱下外套,之后又去吧台倒了一杯酒给女子。

“喝吧,暖暖身子。”

女子接过了那杯红酒,缓慢优雅且调挑逗的喝了下去。而男子则一直静静的看着女人,一边看,一边笑。

“我们跳舞吧,亲爱的。”女子似乎有点微醉了,径直打开的音响,一时间,音乐在空中回荡。

男子搂着女子,一边跳舞,一边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含在自己的嘴里,然后喂给女子。

女子吃下巧克力之后缓慢的倒了下去–就连晕倒,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女人不知道,巧克力里面被人放了十足的迷药,男人的吻,就是接引她来到地狱的钥匙。

男子看着晕倒的女子,带着诡异的笑容拿出了一个小锤子,轻轻一敲,女子的头盖骨就像是椰子壳一样的裂开了。

男子轻柔且小心翼翼的挖出了女子的脑子–那个像是核桃但是比核桃大的东西,此刻还血淋淋的。

他把脑子放在了自己准备好的容器里面,里面浸泡着药水。

女子神色安详,仿佛是睡着了。然而却是永远的睡着了。

男子收拾好了屋内的一切,之后把女子背出了自己的家,将她放在了自己的后车厢里面。

因为大雨倾盆,没有人看到女子是如何进来的,也没有人看到男子是如何带着女子出去的。至于轮胎的印记,很快就会被大雨冲刷掉。

他带着女子来到了河边–他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确定没有人会看到这一切后,便用力一抛,把女子抛入了河中。

一个月之后有人在河中游泳的时候发现了一具尸骸,看样子像是一个女人。那昂贵的香奈儿连衣裙已经和身上的肉黏在一起了,而身上的肉,也开始腐烂往下掉了。

宪兵队赶到现场的时候都觉得很恶心,尸体发肿的面容实在难看,而且还有一股子浓烈的臭味。

“怎么回事?”高洛德问身边的黄子凯。

然而黄子凯此刻正呕吐不止,无暇回答。

“我给你三秒钟,如果你不能回答,我就要你把这具尸体吃掉!”高洛德那张有着几分痞气的脸上流露出了黑帮老大教训小弟的威风。

黄子凯马上止住了呕吐,说道:”小高哥,死了一个人。”

“废话,你当我是瞎子?”

也许是因为上次黄子凯弄丢了护照,所以导致高洛德对他有点不爽。

“尸体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而且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更加可怖恶心的是,尸体的脑子已经被鱼给吃空了!”

“脑子被吃空了?”高洛德像是自问。

“是的。”黄子凯似乎还要呕吐。

高洛德忽而敛眉说道:”我看是你的脑子被吃空了吧,人的脑子怎么可能会被吃空呢?还有,这里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黄子凯委屈的瘪嘴说道:”好像不是。根据尸体的姿势以及水流我们判断,尸体似乎是在上游被冲下来的。”

上游是很荒芜的一个地方,一般没有人回去。而除了一个月前的一场大雨,就只有这两天有过暴雨了。

很显然,是暴雨把尸体冲下来的。

“走吧。”高洛德说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