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号的晚上八点钟整,张峰一如既往的来到图书馆查阅资料,由于太入神了,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也没发觉。不过,也因为正临近高考,所以图书馆的管理员却也破例延迟到晚上十二点才关门。

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到关门的时间了,管理员李志走过来对还在看资料的张峰说:”小张啊,时间到了要关门了,还没看完的话可以借回去慢慢看嘛!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是该加倍努力了,但还是得注意身体啊!”

“啊?这么快就到时间了吗?”张峰的视线从手中的书本离开,揉着眼睛惊讶道。随后,他又伸了个懒腰站起身说:”好吧,那我就借回去看吧,时候不早了,李哥你也早点休息。”

李志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帮张峰收拾他所需要的书籍资料,又填写好借书证交给了张峰。张峰说了声谢谢后,捧着手里的书就快步地离开图书馆了。

腾飞高中的男生宿舍位于校区的最东边,张峰从图书馆回去,至少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期间会经过操场、以及一片小树林。小树林当中,有一条羊肠小道,虽然小道两旁都有安装路灯,可经过风雨的摧残,也已经坏了七七八八了,因此,昏黄的灯光照射的范围极其有限,黑暗占据了极大的区域,在这样的环境下,饶是张峰胆大,也觉得四周有些诡异,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害怕。

害怕之余,张峰也很郁闷,明明今天晚上是有月亮的,现在却躲进乌云里去了,整片天空灰蒙蒙的,只能依稀看见几颗星星。不过,他也不打算想那么多了,早点回到宿舍睡觉才是真的,因为明天还要上课呢!

就这样,张峰踏着脚步往前走着,他走得很快,时不时回头看一看,他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自己似的,可一回头,却又发现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人?只有他自己的影子跟着他而已。

张峰忍不住嘲笑了一下自己,自语道:”真是疑心生暗鬼,自己吓自己啊!”

可就在这时候,一阵冷风忽然吹来,正独自往前走的张峰不禁哆嗦了一下,他理了理衣服,心里奇怪道:”这大热天的怎么会有这么冷的风呢,难不成撞邪了么?”

一想到撞邪,张峰就慌张了,这黑漆漆地树林里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脏东西吧?这午夜十二点多钟,学校里的学生基本都已经睡着了,要是倒霉碰见什么事情,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越想越怕,张峰走着走着竟然奔跑了起来,由于紧张,他甚至忘记了,再往前面跑可就是完全没有路灯的那段路了。

就在几天前,因为下过一场大暴雨,打雷刮风的,把树林小道两旁的路灯都弄坏了,奇怪的是,只有后面那一段路的灯是完全坏了的,其他的路段或多或少还是有几盏路灯可以照射的。

所以,了解这个情况的学生,如果发现当晚的天空上没有可以照亮道路的明月,他们去图书馆、或者出校门都不会太晚回来,免得要面对那一段完全黑暗的路程,即便很短,只有不到一百米。但若是独自一个人陷入黑暗,那也是令人忍不住感到恐惧的。

当然了,六月份的月光时常都将大地照得如同白昼,很少有人是从树林里的小道摸黑出来的,这样的情况也太少见了,因此,越来越多的学生,没有什么时间观念,经常早出晚归。

但或许?这个晚上有所不同,最起码,张峰遇见了!!!

当张峰终于停止奔跑时,他已经是累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了。同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影子了,因为,小道两旁的路灯是损坏的,根本没有灯光,所以他的影子不会被映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又大口的吸了几口气之后,张峰这才缓过神来,他平常本来就缺少锻炼,所以才跑了没多远就体力不支了。最主要的还是,他发现自己正站在黑暗的边缘,再往前面就是黑漆漆的,四周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清有什么东西,除了脚下的小道以外,因为小道是由白色水泥板所铺成的,在黑暗下,也能依稀看得请清楚。

张峰急忙转身跑回了光亮处,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树林后面这段路是没有路灯的,但这条路却是回宿舍的必经之地,根本不可能从其他的地方绕过去。

无可奈何之下,他开始给自己壮胆道:”真是的,有什么好怕的呢,直接跑过去不就行了?都这么晚了,再不回去睡觉明天上课就得迟到了。”

这样想着,张峰把手机拿了出来,把屏幕开到最亮后,抬起脚步就开始往前奔跑了。可是,他才跑出没多远,就突然听见了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

那声音断断续续的进入他的耳中,在这诡异的环境下,显得极其恐怖。张峰急忙停下脚步,胆战心惊地打量着周围,可是,路上只有他一个人,四周也是静悄悄的,哪里有什么女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