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一个萧条容易感伤的季节,树荫下为老人专设的象棋桌椅,静静地等待老人们的赴约。老人们也总是不负,闲暇的时间都会三两成群,或下棋或论天论地亦或谈生活琐事。

吃过午饭,三个老人不约而同的出现在这个专设里。

“老李,你儿子昨天回来干嘛?怎么不玩几天再走?”老张伸手准备移动自己的棋子。

“老张啊,提到我那个儿子就心如刀绞呀,媳妇儿被他打走了,自己还死不成器,我就靠我的积蓄和退休金养着我孙女,他这次回来又是找我要钱的,在电话里要钱不同意就骂,想不过就不给他打钱过去,这不,逼得没办法回来拿钱啦,拿完钱好话都没一句,转身就走了。”老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着棋局发起了呆。

“老李,快,该你了。其实吧,我的内心也是纠结的,一方面期待他们能够多点时间待在家里,一方面又希望他们不要回来,很多时候我以为我害怕的只有告别的时候,原来我同样害怕重逢,每一次重逢,我都会害怕马上失望地告别。”加微信:aigushi360精彩故事分享!

“诶,我说。刚刚都还是风和日丽的,怎么一晃眼的功夫就乌云蔽日啦?老李老张啊,是不是该收拾棋局回家啦,看来大雨马上就要来了。”坐在一旁观看他们下棋的老黄警觉起来。

“不打紧不打紧,跨两步就到家了,雨来了也不怕。来,我们继续。”老张打趣的说着。

“说着也奇怪,我昨天不知道是做了一个梦还是迷糊了,但感觉老真实了。就前几天病死的那个何老头,身体僵直的站在我面前,瞪着我的眼睛说他死得好不甘心,他要带走几个陪葬,还列了一张死亡名单,其中就有我们几个及子女的名字。”老黄不安地说着。

“你肯定是做梦了,哪有这种事,不过何老头也真是可怜,孝顺的女儿出意外死了,儿子自从结婚后三年五年都不见回来一次,到死都没回来看一眼。可悲呀。”老张说着说着只觉背后一阵阴冷。

“爷爷,爷爷,你看,何爷爷怎么在张爷爷的后面?”老李的孙女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

老张们听了,同时看向老张的背后,却什么也没有。

“来,来爷爷这来,你肯定看错了,何爷爷到了天堂变成了星星,我们是看不到他的,你肯定看错了。”老李一把把孙女抱到怀里。

“我们还是回家吧,天也要下雨了,再加上昨天做得那个梦,还有点儿心惊胆战的,再怎么说,我老来得子也不容易,他才十八九岁,不知的事儿还多,得把他叫回来才是。”老黄忧心忡忡地说着。

大家都同意了,念念不舍地离开了那个”专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