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陵书生冯浩进京赶考。当船进入刁汊湖时,面对浩瀚的碧波和岸边白茫茫的芦花,冯浩不觉诗兴大发,吟起藏风诗来:五湖四海浪滔滔,括地红云透九霄;岸边杨柳多作揖,山头摆动树枝梢。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袭来,将他手中的纸扇刮入湖中。船晃得厉害,冯浩赶紧躲进舱内。

这晚,冯浩刚一迷糊,突然听见有人喊”救命”。冯浩将头探出窗外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子落水,他连忙将女子扯上船来。女子浑身湿漉漉的,冯浩取出包内的干衣服让她换上。当他的目光落到女子身上时,不由呆住了。只见女子体态窈窕,肤若凝脂,美得无法形容。冯浩旌摇神动,赶紧将头移开。

女子道:”小女子的这条命是公子给的,便是公子的人了,愿为公子侍寝。”说罢就去宽衣解带。冯浩连忙阻止道:”不可,姑娘言重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说罢走出舱去。不一会儿,远处传来阵阵鸡鸣声,冯浩一个恍惚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却发现自己靠在舱外的桅杆上。进舱一看,自己包内的衣服散落一床。

天亮时,冯浩来到舱外,忽见一物漂了过来。他捞起一看,正是自己掉入湖中的扇子,连忙收好。船靠岸后,冯浩改行陆路。

黄昏,冯浩找家客栈住下。这时,外面又来了一位书生,也要住宿,店家却说客满无房。冯浩见那书生一脸落魄,便和店家通融说,就让他在自己的房内挤挤,店家求之不得。书生告诉冯浩,他叫史玉海,也是上京赶考。二人情趣相投,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一天傍晚,天气炎热,二人乘了半夜的凉,冯浩困得不行,先进房睡了。迷糊中,发现一个女子正在给他打扇。他正要询问女子的来历,忽然外面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原来是史玉海进来,女子也不见了……此后,只要遇上天热,冯浩在迷糊中就会梦见有女子给他打扇。

这天,史玉海掏出一锭银子对冯浩说,有个姑表兄在附近的长乐城做生意,出来前姑母曾托他给表兄捎来一封信,不能和冯浩同行了。他知道冯浩包内的银子所剩无几,将银子塞进冯浩的包内。冯浩正要推辞,史玉海却拿起他的那把扇子,说道:”如果贤弟过意不去,就将此扇送给我做个纪念吧!”

这天晚上,冯浩错过了宿头,见附近有个山洞,便钻进洞里。刚一迷糊,前些天在梦中从湖里救上来的女子赤身裸体又出现在面前。女子跪在地上泣道:”请公子救我!”

冯浩问道:”你是何人?”女子道:”我原本良家女子,溺水身亡,魂魄无所依,便依附在一把扇中。如今我落入一淫贼手中,请公子救我!”冯浩道:”如何救你?”女子道:”那淫贼左耳根有块指头大的朱砂记,就住在长乐城城西的来福客栈内。只要公子将我栖身的那把扇子抢到手,离开那里就没事了……”

冯浩猛地醒来,又是一个梦。当他将此梦同前些天的梦联系在一起时,不得不信,于是赶往长乐城。

来到城西,果然有家来福客栈。冯浩进去一看,大吃一惊,只见左耳根有块朱砂记的人正是史玉海。史玉海一见冯浩,高兴地道:”贤弟,你怎么来了?”于是连忙唤出店家,备下好酒好菜,为冯浩接风。没多久,两人都喝多了,伏在桌上睡了。冯浩见史玉海睡熟,忙到他住的房内寻找纸扇,不见扇纸,只见到光秃秃的扇骨,于是用被单将扇骨一裹,跑出城去。

原来,这女子本名叫绣娘,家乡遭灾,到汉川投亲,不想途中又遭歹人滋扰。正无法脱身时,一个官员打那里过,喝退歹人,答应将她送往亲戚家。哪知那官员将她骗上船后欲行不轨。她誓死不从,跳入湖中,溺水身亡。水鬼夜叉正要将她拖进水牢受苦,幸亏冯浩将她救起,随后她的魂魄便依附在冯浩掉入湖中的扇内。时值盛夏,她见冯浩热得无法入睡,每当夜深人静时便为冯浩打扇。时间一长,竟被同行的史玉海看破。史玉海见到在扇中藏身的她后,垂涎欲滴,于是以送信为由,从冯浩手中骗得扇子,然后从一个道士手中取得灵符,贴在门窗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