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

民国十三年,人潮涌动的上海滩。廖子涵大学毕业后,他就到松浦贸易公司开始上班,虽然每月只有6块大洋的薪水,但也够他租房子吃饭以及各种费用的开销了。

廖子涵工作了半年,贸易公司又招了一名女会计肖月。别看肖月念的是私塾,是一个典型的小家碧玉,可是她说话得体,待人热情,还能做一手好吃的上海本帮菜,廖子涵一下子就被她给吸引住了。

肖月被廖子涵频频射出的丘比特之箭射中,两个人很快就出双入对,共浴爱河了。

这天肖月对廖子涵说:”子涵,我妈妈想见你一面!”

肖月自小丧父,她是被母亲一个人拉扯长大的。肖月虽然不是个旧女性,但她找个夫婿,总得征求一下母亲的意见。

廖子涵买了几样礼物,然后来到了闸北区的一间狭窄的出租屋里,肖月的母亲虽然一眼就相中了女儿领回家的男朋友,但她一提婚房,廖子涵踌躇地说:”阿姨,婚房我以后一定会买的!”

廖家为了让廖子涵念书,已经借了不少的高利贷,结婚买房,廖子涵不能让家里再出钱了。

肖月母亲听廖子涵讲完话,却将脑袋晃成了货郎鼓。她嫁进肖家的时候,就没有买婚房,肖父去世后,她就一直和女儿租房子住。有过这一次惨痛的教训,肖月母亲断然地说:”子涵,只要你买来婚房,随时可以和我女儿结婚,可是如果,那么……”

廖子涵垂头丧气地从肖家出来,他看着两眼哭红的肖月一跺脚,说:”肖月,这婚房,我一定得买!”

廖子涵虽说手里没钱,但他可以找老板,先支取几个月的工资,然后再找同事们借一些,估计三五十块大洋还是可以筹措到手的。

肖月白天在松浦贸易公司上班,晚上的时候,她就去上海滩一家洋人开的酒吧弹钢琴,如今她的手里,也积攒下了二十几块大洋,两个人一凑,竟有了68块大洋。

廖子涵兴奋地说:”我们明天一起请假,然后找家房介,一定要尽快将婚房买到手里!”

第二天一大早,廖子涵就领着肖月,直奔房介最集中的秋林路。两个人找房介一问价格,当时就愣住了,房介的收费标准竟都是–找一月二签约三。

房介带廖子涵看房,不管成不成他都得先付一块大洋的辛苦费。接着廖子涵要在一个月之内连续看房,那就得付二块大洋的介绍费。而他们一旦相中了哪套房子,签约的时候,必须给房介三块大洋的签约费。

廖子涵和肖月连问了五六家房介,竟然都是这个价。肖月心痛地说:”子涵,实在不成,我们还是交钱吧?”

廖子涵瞧着那些对他口吐莲花的房纤们,心里就没底,他正要带着肖月自己找房去,就见街边弄堂口的一块木牌上,写着一行小字–殷阳房纤,免费看房。

廖肖二人顺着弄堂曲曲折折地行了二三百米,最后在一个写着殷阳房纤的小院门口停了下来,廖子涵试探着敲了几下门,可是木门就好像钉死了一样,根本没有被打开的意思。只有门口老槐树上的乌鸦受到惊吓”呱呱”怪叫着,直飞到了天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