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男女

学校内一个叫邹子谦的男生和一个叫许茉云的女生双双失踪,六天后,二人在后山被发现。当时,他们被人像种萝卜一样埋在土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二人被抢救过来后,各自说出了一段诡异的经历。

许茉云:

六天前,许茉云在楼梯上和一个长发女生撞了个满怀,之后便感觉整栋宿舍楼都变了样:走廊楼道纷繁错乱,她居然迷路了。这时,撞了她的女孩走过来,手上拎着一条长着獠牙的怪鱼,怪鱼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打量着许茉云。

长发女孩说:”你把这条鱼拿到下面的阴沟里放生,便能走出迷局,找到回寝室的路。”

许茉云当时晕晕乎乎的,跟着女生一直走,果然看到了一湾臭水沟。她质疑道:”这水这么脏,鱼进去后还能活吗?”

长发女生莞尔一笑:”没事儿,这鱼是由畜道里的死鬼所变,本就属于肮脏污秽之地。”

许茉云吓得浑身一哆嗦,手里的鱼趁机滑落,掉进了黑水沟里。之后她感觉自己也落入水中,脚被人拉着直往下坠。她朝下一看,见一个半边脸溃烂的男人正抓着她的脚踝,阴森森地盯着她,男人眼睛里的猥琐、暧昧和那条怪鱼一模一样。迷迷糊糊中,许茉云被拖进了一个透明的箱子里,当时箱子里还关着另外一个男孩,他便是邹子谦。

那个半边脸腐烂的男人和一个眼珠浑浊的女人时常会在箱子外面出现,眼中总是闪烁着猥琐和暧昧的目光。长发女生偶尔会过来撒下一些面包屑一样的东西,许茉云和邹子谦则会不由自主地吞咽下那些”面包屑”,之后便会感到身体酸软,陷入昏迷。

邹子谦:

邹子谦一直暗恋一个名叫赵可仁的女孩,六天前,邹子谦经过赵可仁家门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鬼使神差地透过门缝朝里窥视,却看到赵可仁正在和一个男生深情亲吻。

邹子谦一时激动,失手将门推了开来。男生被惊扰,猛地转过了身。邹子谦浑身一震,吓得汗毛倒竖,大叫一声:”鬼啊–“

眼前的男生整个胸腔都裸露在外,两片肺叶如同碳化了一般,纤维状的肺叶呈现出奇奇怪怪的形状,有人的舌头、牙齿、嘴巴,眼球……扭曲诡异。

邹子谦被吓晕,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和许茉云被关在了透明的玻璃箱里。

最后,他们隐约记得有人打开了玻璃箱,然后神智模糊地被他埋进了土里。

最后经过分析,众人认为许茉云遇到的长发女孩正是邹子谦暗恋的赵可仁。

相关人员来到赵可仁的家里调查,发现了三个巨大的玻璃箱:第一个是空的,里面有许茉云和邹子谦的指纹–第二个里面是透明状的胶体和一些半透明的人类内脏–第三个里面则是一个皮肤、肌肉呈半透明状的”人”,没有骨骼,五官模糊,少量毛发,扭曲蠕动,不能发声。三个箱子被相关人员带走,而神秘、可疑的赵可仁则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音信。

此后,许茉云和邹子谦经常会梦到自己被半边脸腐烂的男人和眼珠浑浊的女人拉扯纠缠,在漆黑的污水中沉沉浮浮。

一天中午,邹子谦在食堂排队打饭,一个女人忽然插到了他的前面。邹子谦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想告诉她不要插队,谁知女人一回头,他吓得餐盘都掉在了地上。

女人眼珠浑浊,灰白色的舌头伸在外面。她舔了舔嘴唇,”咯咯”笑道:”你看上去很美味,我想尝一尝。”

接地气

邹子谦转身就跑,逃出食堂后正好遇到了要去吃饭的许茉云。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她说:”不要去食堂,那个女人在里面。”

许茉云吓得脸色苍白,跟着邹子谦急忙调头就走。二人来到人多的图书馆,许茉云再也沉不住气,”嘤嘤”地哭了起来:”那两个鬼阴魂不散,被它们一直纠缠下去,咱们早晚都要死。”

这时,一个声音从二人身后传来:”怎么是你们两个?”

许茉云和邹子谦不约而同地转身看去,见身后站着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嘴角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微笑。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邹子谦问。

男生笑道:”连救命恩人都忘记了?我叫曾黎,之前我在学校外的出租屋里发现你们被人施了邪术,圈养在玻璃箱里,再多过一天就会三魂飞、七魄散。是我救了你们,我把你们埋进土中接地气,捡回了性命。”

虽然曾黎看上去玩世不恭,但他所说句句属实,原来他就是解救许茉云和邹子谦的神秘人。

许茉云和邹子谦表达了感激之情,同时也道出了一些疑问:”对我们施邪术的人叫赵可仁,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另外,当时其它两个玻璃箱里有一些透明胶体和一个不明生物,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正好我也想找你们了解一些情况,赵可仁心术不正,我非得找到她,收了她,免得她再害人。”曾黎愤然不止,继而娓娓道来:

很多人都见过餐馆里被养在水箱中供客人挑选的活鱼,而许茉云和邹子谦当时的处境就和水箱里的活鱼一样,不过挑选他们的不是人,而是畜道里的恶鬼。

赵可仁给他们喂食一种能让人失掉魂魄的污秽之物,七天后,他们的身体会变成半透明的胶体,一见阳光就会化作一摊黑迹,不复存在。而他们的魂魄则被恶鬼拉进畜道,与之结下阴缘,沦为它们的伴偶。

当时另外两个玻璃箱里的人已经都没救了,曾黎把许茉云和邹子谦埋进土中接地气,让大地化解他们体内的阴气,同时吸收天地之气,丢失的魂魄便重新回归到了身体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