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

已经入冬了。

在这个北方的城市,每天早晨打开门的第一眼,总会看到一地的霜露。

学校外面有一条小河,周末忙完了功课,我便会同陆夕一起去河堤上逛逛。

有句话说得好,该来的,总会来的,躲也躲不掉。

这是普通的一天。

到河堤拐角处时,天已经黑了,路灯投下微弱的光,我照例叫住了陆夕。拐过去,视线穿过马路,能清楚地看到学校外面那片墓地。萧林的事情发生后,我总是莫名其妙地害怕看到那里,因为从始至终,我心里都存着一个疑问:薛雪到哪儿去了?推荐微信:aigushi360

她被掘开的墓中,除了留给萧林的带字手帕,什么也没有。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在我们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几声清脆的女孩嬉笑声传了过来。

我闻声四下观望,怎么也找不到声音来自何方。倒是陆夕先说了话:”她们难道一点儿都不冷吗?”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发现在不远处的河堤下河入口的正下方,有三个女孩在水中嬉闹。

其中一个长发女孩扑向另一个短发女孩,嘴里叫道:”你拿错了,这是我的。”

似乎,两人在抢什么东西。

短发女孩一边躲避一边叫道:”晚上还给你就是了。”

“不行,太不习惯了。”长发女孩不依不饶。

剩下的一个女孩静静地坐在旁边,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打闹的两人。

三个女孩都泡在水里,又隔有一段距离,借着投过来的昏暗路灯光线,我看不清她们的容貌。虽然还未到冬天,但我穿着外套站在堤上都觉得冷,更何况是泡在河水里。

“喂!你们不冷吗?”陆夕突然对着她们大声叫了出来。

女孩们停止了动作,同时朝我们看了过来。

长发女孩慌忙躲到另外两个女孩身后。

她们都穿着衣服,她的样子也不是在躲偷窥,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与恐慌。

三个女孩,两个男人,五双眼睛在四合的暮色中撞在了一起。

场面尴尬了几秒钟后,女孩们慢慢上了岸。

“对不起,我们只是路过。”

我边带着陆夕快步离开,边责备他刚刚的冒失。

我并不是觉得偷看到女孩游泳有任何道德上的问题,只是心里有种预感–这三个冬天泡河水的女孩,肯定有问题。

但我没想到的是……

“先生,请留步。”走在前面的女孩叫住了我们。

我回头,三人居然已经站在了我们身后,因为距离近,我看清了她们的样子,都很漂亮,应该是姐妹。

刚刚嬉闹的两人站在后面,看样子应该不到20岁,相互拉着手,警惕地看着我和陆夕。前面的叫住我的女孩,年龄稍大些,表情也显得自然。

三个人的穿着,都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却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劲。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梅妍。”女孩见我和陆夕紧张地看着她们,笑着转身指着后面的两个女孩,”这是我的两个妹妹,兰妍和竹妍。”

“梅兰菊竹,好名字。”我也礼貌性地笑了笑,心想,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的时代了,为何一家还有三姐妹?

“你们有什么事儿吗?”

这个问题好像难倒了她们。

三个女孩表情木讷地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姐姐梅妍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可否知道二位先生的名字呢?”

这时候,河堤上吹起的风刮在脸上,给人一种冬日的凛冽感,旁边的陆夕下意识地裹了裹外套。

这一幕,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叫李陆凡,这是我的弟弟李陆夕。”我并没有掩饰。

我话刚说完,后面的竹妍和兰妍惊恐地对望了一眼,紧张地拉过姐姐梅妍的手:”他们姓李,陆字辈儿的。”声音充满了惊讶之味。

“呵呵……李先生别见怪。”梅妍立马回过了神,”我这两个妹妹,就喜欢大惊小怪。我们刚刚也在逛河堤,没想到母亲留给我的手镯掉下去了,我们就没顾忌到温度,下水去捞了。”

果然,兰妍和竹妍手上都带着一个银色的手镯,惟独梅妍没有。

“哥,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时候,一旁的陆夕神色紧张地看了我一眼。

“那,李先生再见。天气太冷,我们也先回去了。”梅妍接过陆夕的话,转身拉着两个妹妹走向了另一边。

当她们走远了我才发现,三人的身材极不协调,不是腿太长,就是身子太短;不是手太细,就是脖子太粗。她们走路的姿势都一跛一跛的,似乎双腿的长度不一样。

难道三个女孩都是残疾人?

河上的风从三姐妹的方向吹了过来,我似乎从里面闻到了肉体腐败和淤泥的气息。

我看到陆夕欲言又止的表情:”到底怎么了?”

“那两个女孩,就是兰妍和竹妍手上的手镯,和萧林的女儿萧微手上的一模一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