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惊魂

“怎么了,李博?”赵安全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解地问道。

“太诡异了,我、我看到–“说到这里,李博不经意地朝刘阳床铺扫了一眼,顿时脸色煞白,颤抖着说道,”刘、刘阳怎、怎么还在……”

李博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咝咝”的声音,从大门外由远而近地传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地面上蠕动似的。

李博立刻闭上了嘴巴,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紧紧盯着大门。随着”咝咝”声越来越近,一个骷髅脸出现在门口的地面上,诡异的是,这个骷髅脸的头顶上竟然燃烧着一团巴掌大的火苗。

骷髅脸看到了李博,一扭头拖着又长又白的身体朝寝室爬来。李博和赵安全吓得后脊梁直冒冷汗,眼前这个鬼,除了有一张骷髅脸外,其余和他们想象中的鬼根本就不一样。这个鬼长着长长的身体,看不到手和脚,整个身体非常光滑,就像一个表皮光滑的巨型白色毛毛虫。

李博和赵安全吓坏了,”吱溜”一声,两人同时钻进了床底下。这个头顶着火光的鬼,阴阴一笑,跟着也爬进了床底,来到了李博和赵安全的面前。

“啪哒”两声,两滴混浊黏稠的液体从鬼的嘴角落下,分别滴在了李博和赵安全的脸上。这种液体又烫又热,而且腥臭无比。李博和赵安全长这么大,哪见过这种恐怖的场面,眼睛一黑,都吓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赵安全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朝四处看了看。赵安全发现他仍在床底下,可是李博却不见了。

赵安全连忙从床底爬出来,叫醒了仍在熟睡中的刘阳。

“你是不是看到一个头顶正在燃烧的骷髅鬼?”见刘阳一脸茫然,赵安全就把刚才发生的恐怖一幕,跟刘阳说了一遍。

“我不知道,我一直睡着,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刘阳摇了摇头,恐惧地说道。

赵安全掏出手机,一连拨打了李博好几次电话,均显示没人接。赵安全知道不好,连忙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姚小彬,这么晚打扰你了,你快过来吧,我有一个室友被鬼拖走了……”

赵安全挂断手机没多久,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男生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赵安全一见,连忙把夜里发生的一切,对姚小彬详细说了一遍。

“姚小彬,你一直自称祖宗是崂山派嫡系传人,现在有鬼了,作为崂山派的唯一后人,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把李博救出来啊。”赵安全最后说道。

“李博回寝室前,肯定遇到了什么事,不然不会那么慌张。”姚小彬思索了一会儿,又说道,”这个鬼的来路非常古怪,它把李博拖走,现在很可能已不在学校。对了,学校后面有一座小山包,是鬼藏身的最好之处。”

姚小彬当机立断,带着赵安全和刘阳一路朝后山赶去。

怪异的坟墓

后山不大,却非常荒凉,平均温度要比周围低好几度,处处透着一股瘆人的寒意。

当姚小彬三人一路寻找到山的背面时,看到十几米开外的半山腰上,居然有一座新建的坟墓。这座坟墓通体白色,外部看上去非常光滑,它的前端有一扇小门,小门的顶端悬空燃烧着一团巴掌大的火焰。

“这是什么墓,这么古怪?”赵安全心惊胆战地问道。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姚小彬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朝这座坟墓走去。赵安全和刘阳一见,跟在姚小彬后面,也朝坟墓走去。

姚小彬来到坟墓前,透过坟墓小门朝里一看,心里不禁一沉。坟墓里漆黑一片,一副深不见底的样子,李博直挺挺地睡在墓门旁,脸色惨白,一动不动。

姚小彬蹲在坟墓门口,手伸进坟墓里就要试李博脉搏。李博猛地一睁眼,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与此同时,坟墓小门上燃烧的火苗,忽然毫无征兆地熄灭了,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不好!”姚小彬大叫一声,一纵身,跳离坟墓口,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纸符,咬破舌尖喷一口血在符纸上,符纸顿时燃烧起来。符纸燃烧的光芒,照亮了四周。

“奉劝你少管闲事,否则,我叫你生不如死!”只见李博顶着一张铁青色的脸,从坟墓里跑出,大叫一声,龇牙咧嘴地朝姚小彬扑来。

“破!”姚小彬一扬手,纸符带着火焰朝李博飞去,”啪”的一声响,纸符正打着李博的脑门上。李博一下子僵在原地,一秒过后,”轰”的一声,仰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