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自从死了一个学生之后,整个剧校的校园里,悄悄弥漫着鬼影重重的恐怖气氛,一入夜,不时有人传出撞鬼的怪事。

死掉的学生,是第三期的一个小男生,据说是因为学业压力太大,一时想不开,趁着夜深人静,拿着练功用的黑色腰带,在男生宿舍厕所最后一格的厕格里上吊自杀。

至于闹鬼的传说,则源自于学生在夜间经过或使用这问厕所时,不时听见厕所最后的厕格里,传出一阵阵若有似无的啜泣声。有些胆大的学生打开这间厕格的厕门查看,却始终找不出哭声的来源,于是乎,厕所里有鬼的传闻不胫而行。

恐怖的传闻犹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学生们绘声绘影,搞得整个校区风声鹤唳、人心惶惶。校方见闹鬼事件愈演愈烈,只好封锁那间厕所,将厕所附近划为禁区,派了名老保安进驻看守,禁止学生接近此处,同时下令不准学生继续谈论这件事情。

这一招显然颇有效果,在禁区与禁止谈论的双重限制下,闹鬼的传闻渐渐淹没在学生的耳语之间。经过了一个学年,闹鬼事件渐渐平静下来,大家似乎已经淡忘了这件事情。

于是,在新的学期一开始,校方便撤除了禁区的限制,重新开放那间厕所。老保安仍驻守在最靠近厕所的宿舍里,成为一年级男生宿舍的舍监。

乍看之下,整个校园似乎已经恢复平静,却没有人知道,这其实是一连串抓交替恐怖事件的开端……

厕所有诡

老保安是个壮硕的山东汉子,大家都叫他老杜。

老杜的胆子很大,常自夸说他睡过乱葬岗,在尸体堆里打过滚,死人见多了,什么鬼都不怕。冲着这一点,老杜就成为看守闹鬼禁区的最佳人选。

在看守闹鬼禁区的这段期间,老杜相当尽忠职守,每天都去巡视那间闹鬼的厕所,虽然偶尔也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但从来没发现过任何异状。

对于老杜而言,撞鬼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凭着他的胆气,就算遇上最凶狠的厉鬼,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但,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这天深夜,老杜在晚点名后,到厨房和伙夫们喝了点儿老酒,带着些微醉意,一派轻松地哼着小曲,一颠一晃地踱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当他经过男生宿舍的厕所时,忽然听见厕所里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

“呜呜呜……呜呜呜…”

老杜觉得有点儿奇怪,侧耳在厕所外倾听了一会儿,确定厕所里果然有人在哭,满腹的酒意登时消散了不少。

难道真的有鬼?

仗着些微的酒意壮胆,老杜立刻按亮厕所里的电灯泡,粗着嗓子大声说道:”谁啊?谁在厕所里头?”

昏黄的灯光亮起,厕所里晕晕黄黄的,哭声不见了,只有老杜的声音在厕所里空空洞洞地回荡着。

老杜走进厕所里,从清洁工具间内随手抓起一支拖把横在身前,恶狠狠地撂下狠话:”谁在里面装神弄鬼?快出来!再不出来,可别怪老子出手无情!”

话刚说完,从厕所的厕格里,传来一阵喀喇喀喇的声音。老杜没来由地心头一寒,下意识抓紧手中的拖把,索性摆出刺枪术的姿势,一步一步慢慢往厕格的方向走去。

咿呀一声,老杜用拖把顶开了第一间厕格的门。没人!

又咿呀一声,老杜顶开了第二间厕格的门。还是没人!

老杜深呼吸了一口气,顶开了第三间厕格的门。里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老杜迟疑了一下,顶开了最后一间厕格的门。厕格内昏昏暗暗的,看不出有什么异状!

该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吧?老杜如此想着,搔着头顺手关上厕格的门,正想离开厕所,却听到身后响起闷哭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

霎时,老杜遍体生凉,猛转身盯住最后一间厕格,试着确认哭声是否是从这里头传出来的。

“呜呜呜…呜呜呜……”啜泣声再次幽幽响起。

这一次,老杜终于可以肯定哭声的确来自最后一间厕格,心里却传来一阵微弱的警告声,使得他不敢贸然打开门查看。

不要打开,千万不要打开!

老杜呆立在厕格前,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呜呜呜……呜呜呜……”厕格里的哭声越来越清晰,老杜的胆气却越来越消散。他紧抓着拖把,脑子里倏地闪过一个念头–看一眼就好!一眼就好!

于是,他缓缓蹲下身体,侧着头伸向厕格门板下方的空隙,眯着眼睛努力朝里头探看。

“呜呜呜…呜呜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