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穿越

2012年7月26日,正值盛夏,骄阳似火,林小乐站在冰果铺子前,捏着瘪瘪的钱包,将目光从八块钱一碗的什锦水果刨冰上艰难地移开,买了一根一块钱的冰棍儿。

对面街上有个西装革履白领打扮的家伙扛着一块纸板作高人状,上书几个黑体大字:“和谐拯救地球”,旁边儿还有个穿着很凉快满身名牌的美女见人就散发传单,时不时还跑一辆豪华宝马x6里取冰水送到高人嘴边。

林小乐蹲在商场门口吹冷气,吸溜着冰棍,很是不屑地转了转乌溜溜的大眼睛,有钱人就是瞎折腾,大热天的不干点正事,如果和谐能拯救地球的话,拜托先来拯救拯救她吧!

吃完冰棍,林小乐抓起塑料袋往家走,袋子轻飘飘空荡荡的,里面只有两个番茄一根小黄瓜,以及一个超市里很常见的廉价奶油小蛋糕。

从繁华的商业街出来,林小乐拐进了被光鲜亮丽高楼大厦掩盖住的旧街道,这块住宅区简直是这一带的一块牛皮癣,破旧不堪,林小乐所居住的那座四十年代的老木楼更是摇摇欲坠,踩着嘎吱嘎吱作响的楼梯上到二楼,右边第一间就是林小乐的家了。

旧写字台上的台式风扇据说还是父母结婚时的纪念品,林小乐插上电源,摁下了按钮,绑在铁丝上的红布条飞了起来,徐徐微风一吹,林小乐眯起了眼睛,大声道:“爸妈,我回来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林小乐从冰箱上的塑料袋里抽出三支香,点燃后插在了小小的香炉里,香炉后面,有一张靠墙放着的合影,林小乐的爸爸妈妈在上面笑得开怀。

“爸妈,今天我满十七了,我买了个蛋糕,咱们一家人一起吃。”林小乐从塑料袋里捧出蛋糕,揭开盖子,将香炉推后一点,把蛋糕盒子摆了上去,香烟寥寥而上,楼上的空调下雨一样滴水,屋子里只有风扇因为转轴生锈发出的吱吱声。

香燃了一半,林小乐把蛋糕捧了下来,闻着那诱人的甜香,她的肚子咕噜咕噜直叫,用塑料勺子狠狠戳了一坨奶油送进嘴,林小乐正吃得高兴,却听见窗户那催命一样的猫叫,她愤愤地拍了下桌子,不情不愿地把剩下的半块蛋糕端了过去。

“吃吧吃吧,臭大黑,不是我说你,鼻子怎么跟狗一样灵!”林小乐郁闷地咕哝,大黑本来是邻居的猫,邻居搬家以后将它遗弃,从此它就在附近流浪,林小乐自己的生活虽不宽裕,却经常从牙缝里挤出点粮食给它,最近它又怀了孕,饿得挠心挠肺,更是见天的往林小乐家里蹿。

瞅着大黑的贪吃样,林小乐给它弄了碟水,又笑嘻嘻地用手去挠它的背,这猫爱干净,虽然没怎么洗澡,皮毛还是又顺又滑,本来蛋糕就小,大黑几口就吃光了,又啪嗒啪嗒喝水,林小乐摸得乐呵,正要把它抱进屋里来,大黑却陡然将背脊黑毛乍起,软哒哒的尾巴也竖得跟把刀子似的,喉咙里那凄厉的嗷嗷叫声把林小乐吓了一跳,大黑又叫唤了一声,往外一跳,飞也似的跑了。

大黑发什么神经?林小乐刚转过这念头,脚下的地板猛然跳动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地底下又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巨响,林小乐被强烈的震动一下甩在了地板上,地震!她的心顿时抓得紧紧的,伸手扶住了椅子腿想站起来,怎料震动越来越强烈,别说站起来了,保持身体稳定都很难做到。

难道今天就是她的死期?林小乐攥住在地板上到处滚动的一只西红柿,尽力蜷缩在桌下,拼命祈祷着这破烂的小木楼能像传说中那么抗震,显然并没有任何神收到她的祈祷,在她失去意识前,只看到楼板撕裂垮塌,扬起一阵浓浓的灰烟,眼前便是漆黑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左脚脚踝的剧痛使林小乐醒了过来,她睁开眼恍如在梦中,那可怕的记忆一点一滴回到了脑海里,等等,她分明被楼板压在了下面,现在为什么能看到一整片的星空?!难道解放军行动这么迅速,这么快就把她挖了出来,人民子弟兵,就是有效率啊,只是不知道这次震级是多少,感觉不比汶川那次轻,林小乐慢慢活动着身体,惊喜地发现经过了这么强烈的地震,她居然没有受多重的伤,连痛的最厉害的左脚也可以稍微扭动,真是爸妈在天之灵保佑。

不过,为什么周围这么安静,安静得完全不像是刚刚发生了地震的城市,没有挖掘机械的声音,甚至连一点人声都没有,林小乐打了个哆嗦,放眼四下一望,立即傻了眼,四周一片茫茫黄沙,几座歪歪倒倒的建筑物耸立在沙漠中,星光下狰狞的黑影昭示着不祥。

林小乐呆住了,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超出了她的认知,难道2012年真的是世界末日,那么她又是被谁搬到这里来的?

“喂!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林小乐的叫喊声从响亮变得沙哑,手上一直握着的半个西红柿早就被她吞下了肚子,那一点点水分根本无法滋润她的喉咙,林小乐感觉自己体内的水分在不停流失,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变得越来越冷,夏天穿的单薄连衣裙根本无法保暖,林小乐不得不把自己紧紧抱住,试图留住一点体温,她的牙齿冻得直打架,连叫也叫不出声来了。

林小乐一向很坚强乐观,奈何城市里长大的她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绝境,更加不知道如何在沙漠里自救,一时也没了半点主意。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林小乐一直保持清醒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当她看见远处那一队人影时,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沙漠中的海市蜃楼,直到那些人越走越近,她才确认了自己遇到了活人,这下无穷的求生欲自林小乐单薄的体内爆发,她用嘶哑的声音啊啊地喊叫着,跳了起来挥着手,拼命往那边跑去。

林小乐连滚带爬,忍着脚痛往人影处狂奔,那一队人似乎迟疑了一下,也向着她这边走来,及到近前,林小乐见到他们身上背着的枪支以及黑色制服时大喜过望,全当是遇到了亲人解放军,也没去注意解放军制服几时变成了纯黑色。

领头的一个高大男子从背包中抽出一支细管子,随便扭了一下,啪地一声,管子散发出幽幽冷光,冷光照亮了男子的脸,这是一张棱角分明,带着军人气质的坚毅的脸,虽然黑发黑眼,但五官却不似亚洲人一样平板,眼睛深邃而鼻梁高挺,总而言之,这个解放军长得不错,第一感觉十分靠得住。林小乐傻乎乎地冲他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干裂的嘴唇蠕动着说道:“同志,c市今天地震了,我一醒来就到了这里,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是c市的市民!”

男子借着冷光管看了看林小乐脏兮兮的小脸,又在她全身上下扫了一圈,眉宇间似乎大为吃惊,他又从腰间解下一个水壶,林小乐渴望地看着水壶,正想伸手去接,男子却掏出一块帕子,从水壶中倒了些水润了润,在她脸上擦拭起来,脏污被抹了个干净,林小乐抿了抿嘴唇,觉得这解放军的动作有些怪异,救出灾民的时候不先给她喝水,倒先给她洗脸!林小乐终于忍不住伸出手碰了碰男子放在一边的水壶,冲他不好意思地笑笑,飞快的抓起那只水壶,拧开盖就仰头就喝了起来。

只顾着灌水的林小乐当然没注意到这些“解放军”的诡异神色,喝光这小半壶水,林小乐在胳膊上蹭了蹭嘴,将盖子盖好递了回去,一个劲儿地满口道谢。

男子一把抓住了林小乐的手,他将水壶挂回腰间,一探身就将她抱了起来,林小乐大为窘迫,一是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男人,哪怕他只是一个解放军,二是他的手穿过她的腋下,恰好托住了她的胸侧,几根指头似乎故意往她胸部上压,林小乐扭动了一下,夹了夹胳膊,男子可能不懂她的暗示,照旧大步流星向前走,于是林小乐有点儿不高兴,但还是客客气气道:“同志,你的手,那个能放过去点么?或者你背我更好走路一点?”她倒是知道自己脚疼,没逞强要自己走。

男子倒也干脆,意识到自己的手放错了地方,便往上挪了挪,这下林小乐舒舒服服地躺在了他怀里啊,要不怎么说咱们天朝救灾就是有一套呢,她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至少也要在废墟下埋个几天,现在却成功获救,换国外试试,只怕她现在还在楼板下面趴着呢!

很快,林小乐获救的喜悦就被重重疑云所取代,这一行人行进速度这么快,怎么周围景色还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书名:林小乐在末世
作者:小瓢瓢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