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位画家,但是艺术往往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因为大部分的人都不懂艺术。我最擅长画的是人体写生,但是因为我画的画很少有卖出去,所以我也没有多余的钱,来请人体模特给我绘画。

但是对于人体写生,我还是希望坚持下去,于是,我总是想着法子去搞点钱。于是我就想到,能不能去街上摆个画摊为人画像。说干就干,在天气睛好的每天傍晚去闹市区设摊,因为晚上没竟争对手。

一天傍晚,如往常一样,我到了我经常设摊的地方,拿出了一些画好的明星人像,架起素描画架等待顾客上门。

生意出奇的差,过了二小时,已到了晚上九点多了,对面的商场也关门了,还是没有人要画,我低着看着过往人的脚步,人行已越来越少,我考虑着是不是如果再出五分钟再没人来就收摊了。

就在考虑之中,一双白色露趾高跟凉鞋出现在我的眼前,细细的带子在鞋跟上划出美丽的曲线,高跟凉鞋上踏着一双精致的美脚,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那双脚上穿着趾尖透明的肉色丝袜,轻薄无比,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趾甲油,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我猜想这双脚的主人顶多只有二十五六岁,不禁抬起头慢慢地一路顺着这双美丽的脚踝看了上去,那细滑如丝的小腿曲线无法掩饰地柔美,那修长的大腿上被肉色丝袜紧紧包住,我看到了一条白色的超短连衣裙,那女子似乎穿着裤袜,但大腿根部却未见裤袜的分界线,以我蹲坐的姿势抬眼望去,在昏暗的路灯下,见到了裤袜里紧贴在大腿根的两旁有蝴蝶结的白色叁角裤,叁角裤很透且有中空,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纱底裤中。我不禁多看了一会裙下风光,正着迷时,突然,那女子用酥酥软软的声音发话道:“可以画个素描么?”我忙将视线离开她的裙底,低下头道:“当然可以,小的十元一张,大的叁十元。”一边指着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