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那我先睡觉了。

好吧,继续更。五点睡觉。

自己出来干,我成了香精代理商。

还找威等哥们借了钱。

我和威的关系很微妙。没和童分手的时候,几个月我才和威联系一次,本来是都是大男人,又不在一个城市,偶尔问候下就行。

一次无意间才听童说经常和威聊QQ。

当时觉得很意外。

每个太靠近童的男人都会让我紧张。

我以为几乎天天和我住在一起的童身边没有走的近的男人,除了我。

没想到她和我哥们经常聊天。

他们有什么可聊?我和威每次都是有事聊事–我们共同投资了两个彩票点–他和童哪有话题?

我很好奇,一个是哥们,一个是女朋友,却无法问,必须装出大度的样子。

从此在威面前便不太自然。

我不知道威和童的关系是朋友,好朋友,还是知己;和童分手后,威到底是站在童那边还是我这边。威从来不和我说童在他面前说过我什么,从来不评价我们以前的感情,从来不说谁对错,从来不提。只是威会冷不丁冒出一点童的消息。

“你要借多少?”

“你能借我多少,当然越多越好。”

“我刚买了房,手上没多少余钱,去筹筹看,应该一两万是不成问题的。”

“好啊,谢谢你。你尽量帮我多借点。到时第一批定单出去,就可以还。”

“没关系。童生了个儿子。7斤8两。”

威每次就是这样,说别的事情时突然带出童的消息,就在我几乎要忘了童的时候。

“那好啊,帮我恭喜她,静应该也快了。”

“静也怀了?”

我恹恹的说:“还没呢,最近不是忙吗。公司上正轨我们就准备要了。哼,不像有些人,急着先上车后补票。”

当晚没有一点兴致。可我粗暴的把静拖进房里,扒掉了她和自己的衣服。她看着我还是软趴趴的,眼神迷惑了。

“没事,等下就会硬了。为了造人,我们要努力啊。”

静不作声,低下头主动爱抚我。

和童在一起,性生活无比协调,除了几次“心理性障碍”外。我们有好多次都可以同时到达颠峰–这是性爱最完美的结局。

和童以前,和童以后,我其实都是喜欢后入式的,这样最省力,最刺激。可只有和童,我偏喜欢作传教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