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哭了。“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传染给你的?是不是你出去……”

“我操!你还怀疑是我出去乱搞找小姐传染给你们?我是这样的人吗?”

“不一定是找小姐,可能是一夜情呢?以前我们没分手的时候你就去搞过一夜情!”童哭喊着说。

我是找过网友一夜情,三年里唯一一次得手,可是因为那次对方年老色衰,索然无味,自己几乎都淡忘了。

我没有告诉过童,童也从没有提过。

“好啊,你还把那件事翻出来说,这么多年了,原来你一直知道一直记着,真阴!我还没说怪你,你倒先怀疑我了。不相信我拉倒,我们分手!”

已经清楚了。如果不是童,她怎么会得了性病也不说,背着我自己悄悄治疗呢?

童哭着过来抱住我。“你别走……你不要怀疑我……”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当我是傻子了。你放手,你说我要走凭你的力气拦的住吗?”

“好、好,我放手,那你是不是不走?”

不走?我脑子一片混乱,呆在这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何况,刚才出门都没跟静说。

“你放手,我不走。”我骗童。她倔起来、闹起来,今天一个通宵又会没完。

童这才放手,我夺门而走。

童在我身后号啕大哭。“你骗我!你怎么走了?你走了是不是永远不会再来了?”她声声凄烈,现在还回旋在我脑中。

我烦透了!我烦透了周旋在两人之间!我烦透了猜猜骗骗!

我没有回头就直接下楼。五分钟后,童开始打我手机,频繁的我按结束的时间也没有,直接关机。

那天半夜,下了好大一场暴雨,闪电,雷鸣。

第二天,放晴,好大的太阳,照得人心底空荡荡的。

早上我试着开机,想打去公司交代事情,没想到童的电话马上打过来了。

两年了,她其实没变。

静就在隔壁,我赶忙关了手机。

和静一起去看病,检查、化验、开药、吊药瓶,直到下午三点。然后把静送回家。

“我去公司转转。”

我去了童的家。不管是不是她传染的,终归割舍不下她。童昨晚那凄烈的哭声,更让我放心不下。

门没锁,推开门,看见童坐在地上,穿着我的衣裤,披头散发,折飞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