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童生活了三年,分手N次。

曾预想过一百种分手的情景,就是从来没想到能和平分手,

所以当她笑着用缓缓的语调说,“好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来好散”时,

我一点也不轻松,把拳头捏的紧紧,随时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她就是这样,每次答应分手,说的豪爽,可没有一次可以干脆的做到。

要死要活,哭闹争吵,没有一次肯真正分手。

说完,童起身离去。没有哭闹,没有纠缠。

我足等了半个小时,才走出餐厅的大门,左顾右看提防她从哪个角落冲出来,可她也没有等在门口给我突然袭击。

整个下午,在办公室都把手机调成无声,等待她狂轰乱炸、歇斯底里的发作,可是,居然一次也没有响,以至我怀疑办公室是不是屏蔽。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仍然那么平静,QQ,MSN,电话,邮箱,一点异动的情况都没有。

一个月过去了,这是她以前所能承受分手痛苦、我能享受单身的底限时间,依然平静。

这时我才掐了一下自己,做梦一般,和她真的结束了吗?

我终于可以晚上想玩到几点就几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泡妞,终于可以专注的工作,终于不用整点电话报到了。

我终于可以在办公室逗留到11点,在网上和众多MM耍贫嘴,还把H色图片存在硬盘上。

我终于可以和她禁止我交往的,爱搞一夜情的哥们去泡吧蹦的。可我还是随时做好了她杀回来的准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结束,要即时行乐。我疯狂的玩了一个星期,天天到4点,接下来又整整的睡了2天。周一上班,就要出差,去海南。海南的水果硕大新鲜,我捧起个木瓜,这是她最喜欢吃的水果,带2个给她吃吧,才记起,咱们已经分手了。

再也不用惦记着给她带好东西了。我终于解放了。

海船上海风徐徐,想起上一次在海船上给她发消息“我在海上想宝贝”,好象已经隔了很久,是有一个多月了。

转身看见一个裙角飘飘的女孩,便霍霍磨刀,把好久没用倍感生疏的泡妞技法拿出–等我找好了新女朋友,她想回头都回不了–果然宝刀不老,这个叫静的女孩于是成了我的新女朋友。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