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可能会杀你

杨露不自觉地又想起了那条短信,这塑料袋里的白色粉沫会不会是……毒药?

这个想法一出,杨露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檀威绝对有理由杀她,因为她握有他与女上司上床的视频。如果不是他”迷途知返”,她一定会利用手上的证据打垮那个女上司取而代之。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之间要有危机了。

半个小时候后,一桌丰盛的佳肴呈现在杨露面前。

“怎么样,我的手艺有进步吧?”檀威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

杨露不露声色地点点头:”真的很不错,而且自从那件事后,你对我越来越好了。”

檀威的脸色在瞬间有少许变化,但随即又恢复了温笑:”我们来喝杯红酒吧。”

“好。”杨露皮笑肉不笑。

檀威没有当着杨露的面倒红酒,而是自厨房厨房取了两杯倒好的红酒出来,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杨露。

杨露注意到檀威递给自己的那个酒杯底下似乎用油笔做了一个小记号。

为什么要做记号?

杨露的心突然沉了一下,她假装将筷子碰到地上,趁檀威去捡的时候,迅速将两个酒杯换了个位置。

檀威坐回到原位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只是随手拿起酒杯与杨露碰了一下,随即就喝了下去……

“我们下个月找个机会出国渡个假吧,我们好久都没有……”檀威的表情突然僵住,随即捂住脖子,发出”吱吱”的声音,然后挣扎地摔倒在地,口中吐出无数白沫。

杨露的心沉到了海底,原来他真的下了毒,原来那个短信是他发的。

“活该!”这是杨露对檀威说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现在又出现新的问题。

檀威死在她家,她嫌疑最大。

一名死者,一名活者

镇定!镇定!

杨露在苦想了十分钟后终于做出一个决定,制造一个自己不在场的证明。反正刚才回来的时候,小区的监控并没有拍到她,只要她被拍到,就可以证明她刚回来。想到此,她快速擦掉了酒杯上自己的手印,将椅子推回到桌下等等,让现场看上去像是只有檀威一个人。一切处理好后,杨露悄然离开房间。

一个小时候后,她将车停进了小区的停车场,故意在监控面前多停了一会儿后才步入居民楼,然后直接钻进了电梯,又故意抬头让电梯里的摄像头拍到了她。所有监控都记录了她回来的时候后,她才走到自己家门前,假装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门应该是虚掩的,就像她走时那样,然而,现在她却发现门是上锁的。难道刚才不一小心撞上了?

杨露没露出太多疑惑,慌乱中出事肯定是有的,于是,她快速找出钥匙开门走进去,准备装出吃惊的表情。然而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真的吃了一惊,因为她发现檀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秦雨。

她又回来了,不,她的尸体又回来了,正横在沙发上。

杨露瘫了,彻底瘫倒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死的人总是消失,不应该死的人却总是出现。

杨露头疼,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只得先将大门关上,背靠门坐着想着这些事,但她却理不清思路。

手机在这个时候突然双响了。

亲爱的,我可能会杀你

又是这条短信。

杨露要疯了,她猛地将手机扔向了墙。

手机散架了。

杨露艰难地站起身,将秦雨的尸体塞进了冰箱里,还上了锁。现在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她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做什么,但她真的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她洗了澡,洗了手,习惯性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咖啡,一口气全喝完了。她不想睡,她相信自己也睡不着,但是–

她竟然睡着了,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天亮,直到那个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她才被惊醒。

打开门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警察,她的心也随之一紧。

“你……你们找谁?”

“有人死了。”警察表情很严肃。

杨露的身子在颤抖:”死……死人……”警察怎么会知道的,他们不可能知道秦雨的尸体在这里,是谁出卖的她,难道是檀威?

“就在你们与下面那层之间的楼梯里有人死了。”警察的这句话给了杨露意外的结果。

“是谁?”

“我想你认识,是你男朋友檀威。”

杨露怔住:”怎么可能……他死在楼梯里?”

“有人报了警,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他……他怎么死的?”杨露当然知道他是被毒死的,但样子也是要装一下的。

“初步看,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像是被迷晕后流血而亡,应该是血小板过低导致的。”

杨露的嘴唇在颤抖,他不是被毒死的,是因为血流光而死的……这个死亡结果就好像她跟秦雨说的那样……

“啊啊–“就在这个时候,冰箱里突然传出声音,紧接着是敲击的动静。

“怎么回事?”警察警觉地看向杨露。

“没……没什么。”杨露本能地想关上门,警察却突然冲进来,将冰箱门上的锁撬开……

冻得瑟瑟发抖的秦雨自冰箱门内摔了出来,身上还挂着霜花:”救……救我……”

她活着。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