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肃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求学,他租住在老城区的一间平房里。他是中规中距的人,白天去上课,放学回来就是在简陋的房间里看书或玩手机。这晚,他照常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他的手机有蓝牙功能,闲极无聊他就搜索起来,搜索完毕名单中多出一个叫”幽蓝灵魂”的名字。手机提示输入密码,李肃随便输了个”123″,没想到竟然连通了。紧接着,手机提示对方要求传输文件,是或者否,李肃按了”是”。

这是一个视频文件,里面出现的都是木偶人物。首先出现一个女孩,她跳了一段舞后,出现了一个男木偶,于是他俩一起跳舞。此时画面一转,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在跑步,跑了很长的一段路,她们似乎都很高兴。然后三个木偶一起跳舞,跳了没多长时间,有个女孩不见了,又成了一男一女两个木偶跳舞,一直跳到视频结束。李肃感到莫名其妙,给对方传了几首歌,对方接受后,就再没了回信。

蓝牙的波及范围很有限,这个人很可能是他的邻居。住在他隔壁的是个女孩子,这个女孩身材修长,皮肤像雪一样的白,特别令人瞩目的是她那一头长至臀部的黑发。风一吹,左右飘洒就像扭动的蛇了一般。在这中性社会里,这种长发是很难见到的。找了个机会,李肃问那女孩:”你是不是幽蓝灵魂?”女孩疑惑地说:”什么灵魂?我叫刘语。”李肃尴尬地把话岔开,说了些别的事情,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

这天晚上,幽蓝灵魂发来一个文件,李肃打开文件,一个女子凄凄楚楚的哭声从话筒里传出来。这哭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李肃赶忙把文件关掉,浑身打了个激灵。可刚把手机放下,哭声又从听筒里传出来,奇怪了,他已经把那文件关闭了。他拿起手机把电池扣了下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哭声倒是停止了,可李肃总感觉屋里有什么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跑了进来,躲在阴影里在窥视他。他打开收音机听起了音乐,欢快的音乐声让他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他自嘲道:真是自己吓唬自己!可在音乐声中似乎还夹杂了别的动静,那种声音听得让人心寒。李肃关掉收音机,那声音也跟着停止了。

有次李肃录了个音频文件,问幽蓝灵魂,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顷刻,对方发回来一个音频。她回答:”我是鬼,我要报仇。”李肃问她在哪里。她答道:”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啊,我就在你的下面!”李肃听得头皮都发麻,嘴上却说:”既然来了,就出来见个面吧!”她回答:”还是不出来了吧,我怕我吓到你!”李肃说:”没关系,知道你们女鬼都是活雷锋,心肠好着呢,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还能来个’人鬼情未了’的续集呢!””是吗?那我出来了,你可不要害怕啊!”她答道。

等她说完,李肃就听到房间里有异常的动静。他想起来了,这动静和上次听收音机时的动静一模一样,就好像是指甲在地板上挠的声音。李肃汗毛倒立,循声找去,还真就在自己床底下。可能是老鼠,李肃对自己说。可那声音太刺耳了,挠得他心慌意乱。李肃于是说:”别开玩笑了,你是刘语吧?我就知道会是你!”对方回话:”别提那贱人,我没有她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说完挠地板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敲击地板的声音,似乎她被激怒了,想要破土而出。李肃一慌神,手机掉在了地上……

贱人?李肃感觉这件事与刘语有莫大的关系。李肃辗转难眠,好奇心驱使他非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可。他暗中跟踪刘语,发现他与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交往密切。闲谈中李肃知道,那个男孩叫罗毅,是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在一家不错的公司上班。他和刘语是在一家饭店认识的,罗毅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刘语还谈了她的一些家事,她说她家就她一个孩子。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