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楼

这栋废弃楼房的顶部就是陈枫的跑酷团队的据点。

今天,他只叫来了副队长李尧朝一个人。

“为什么只叫我一个人来?”李尧朝问。

陈枫说:”dream要从我们队伍里招一个人。”陈枫说这句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李尧朝却无比激动。玩跑酷的人都知道,自从跑酷从法国流传到中国后,发展一直不尽人意,如今能获得俱乐部支持的,全国就那么几个团队,而dream就是其中之一。

李尧朝问:”那准备怎么办?”

陈枫说:”我拒绝了。我告诉他们,我们兄弟要靠着自己的努力朝着梦想前进。”

李尧朝的脸抽搐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他转身看着四周。这是一片即将被开发的老城区,楼和楼之间的距离不近也不远,他们经常从这栋楼出发,然后在各栋楼之间跳跃。看着看着,李尧朝突然来了兴致,说:”不如我们今天来斗一斗?”

陈枫明白他的意思,当即表示:”好啊!”

话音刚落,两人就一齐朝着楼房的边缘跑去。

从前他们一直都没出事,可是今天……

按照常规的跑法,两人应该一直加速跑到楼房边缘,然后纵身跳过去。可是,当陈枫到达楼房边缘后,却没有跳起来,而是在继续跑。后果可想而知,他刚跨出去一步,身体就向下倾倒,然后直直地摔下了楼。

李尧朝当时跟他肩并肩,当他察觉到异常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甚至在半空的时候本能地伸手去抓陈枫,差点儿让自己也跟着掉下去。

李尧朝到达旁边那栋楼房后赶紧转身,正好听见”轰–“一声。

飞来人头

李尧朝看见地上躺着的陈枫尸体时惊吓得连路都走不动了,一直等警察找到他,他才支支吾吾地把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其他三个队员都来了。

苏青松二话没说,冲上来就一把将李尧朝推倒,怒不可遏:”是不是你干的?”苏青松一向跟李尧朝不和,此刻队长陈枫遇难,怒火当然全数发泄到李尧朝身上。

李尧朝不停摆手摇头,脸上满是惧色:”不是我,不是我,当时……”他又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谁都知道,你觊觎队长的位置很久了。”

“那我也不会杀他呀”

“肯定是你想去dream,所以杀了陈枫,是不是?”苏青松的话引来了旁边警察的注意。

“就算我想去,也不用杀他呀。”

汪大海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查案的事就交给警察吧。”

“你干什么护着他?你也有份?”因为女友被汪大海抢了,苏青松一直都对他怀恨在心。

“你别跟只疯狗一样乱咬人!”

余天赶紧冲上去拉住蠢蠢欲动的苏青松:”别闹了行不行?丢不丢脸?有事我们回去说不行吗?”

三人这才安静下来,一同回到了学校。

学校门口,汪大海的女朋友柳颜远远迎了出来,挽住他的胳膊:”听说陈枫出事了?”

苏青松瞥了眼柳颜,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加快脚步走开了。

余天见状,追上来,拍拍苏青松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青松回头看了一眼,冷冷道:”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指的是李尧朝和汪大海。

余天叹了口气,他不好多加评论。

见余天不说话,苏青松开口了:”你真相信陈枫的死是意外?”

“什么意思?”

“按李尧朝的说法,陈枫像中了邪一样,居然都不知道起跳,直接就掉下了楼,这可能吗?”

余天没说话。

身后,一阵咯咯的笑声响起,一群女生正在打排球,柳颜则拉着汪大海一起加入了。

“陈枫一死他多开心。”苏青松恨恨道。

余天又叹了一口气,苏青松显然太恨汪大海了,所以看他什么都不顺眼。

见话不投机,苏青松也不多说了,转身走开,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再说汪大海。

汪大海被女朋友柳颜拉着一起去打排球,玩得不亦乐乎,满腔压抑的情绪很快便消失了。

排球场地的旁边就是学校的围墙,有一人多高。

玩着玩着,不知是谁用力过猛,竟然一下将排球顶到了围墙外。

“这可怎么办?”众女生哗然。

身为男生,汪大海当然挺身而出,道:”小意思,我去拿回来。”说着,发挥他跑酷的能力,刷刷刷,几下便上了围墙,然后纵身一跃下去了。

排球场上,柳颜满脸得意,满心欢喜地接受着众人的羡慕。

很快,汪大海便将排球抛了回来。

球在空中呈抛物线模式,升空,落下。

柳颜没有接到球。球跃过柳颜的时候,有几滴水落在她的脸上。她用手抹了抹,一看,愣住了。

“啊–“远处响起了尖锐的叫声。

是接住球的女生,她将刚刚接到手的”球”抛到一边,狂奔而去,一边跑一边尖叫,仿佛有恐怖的东西跟着她。

接着是群体的骚动,因为在场的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被抛到一边的”球”,根本就不是一个球,而是一个人头!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