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死在车上

姚莹莹的头靠在车玻璃上,那一角玻璃冰冷地贴着她的额头。她看到窗外的风景正飞快地向后闪去,再也不会回来。

一只冰冷的手搭上姚莹莹的肩膀。姚莹莹一转头,只见同车的杜晓妮脸色苍白,双眼迷离。杜晓妮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我的心跳得厉害,非常不舒服,就像是……快要死了。”

“你是不是晕车了?”姚莹莹关切地问。

杜晓妮摇摇头,把脸贴过来低声说:”我有一种预感,今天我们会死在这辆车上。”

姚莹莹全身一个激灵。

这个时候,杜晓妮捂着胸口问道:”姚莹莹,我们为什么要上这辆车?”

姚莹莹拍拍脑袋仔细想了想,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上这辆车?姚莹莹环顾四周,只见车上所有人都表情呆滞,脸色像杜晓妮一样苍白,那副模样就像是死人一般。

此时,杜晓妮虚弱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看到前面那个抱着罐子的人了吗?他怀里抱着的是骨灰罐!我听人家说过,和抱骨灰罐的人同车,必死无疑。”

听到这话,前面那个抱着骨灰罐的人突然转过头来。他的面孔很模糊,但是姚莹莹能够感觉到他在淡淡地笑着。这人晃了晃怀里的骨灰罐。突然,一只手从罐子口伸了出来,指尖蜷曲着向姚莹莹狠狠抓来……

“天啊!”姚莹莹大叫一声,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眼前,晨光已经照到了床上,刚刚她不过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姚莹莹擦了一下额角的汗,然后目光落在了闹钟上–已经八点了她要迟到了!对于上班族来说,迟到是比噩梦更让人颤栗的事情。姚莹莹去年大学毕业,在市里一家著名的旅游公司上班。对于姚莹莹来说,这个工作来之不易,不可怠慢。更重要的是,那个年轻又帅气的老板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怎么能让帅气的老板看到自己如此懒惰呢?于是,姚莹莹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向门外冲。

“吱–“刚刚跑到楼下,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便钻进了姚莹莹的耳朵。她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只看到一辆黑色的公交车正用不可思议的缓慢速度从眼前驶过。同时,一股寒风伴随着车体的移动扑面而来,整个公交车仿佛一个巨大的棺材,神秘而恐怖。

驶到姚莹莹的面前时,一扇车窗缓缓摇下,半个青花罐子从窗缝里露了出来,似曾相识。

“姑娘,你发什么呆呢?”突然,路过的居委会大妈拉了姚莹莹一把。

姚莹莹一下子回过神来,再看眼前,宽敞的马路洒满了晨光,一片祥和。姚莹莹急忙问大妈,”刚刚的公交车您看见了吗?”

大妈笑了起来:”姑娘,咱们小区离公交车站远着呢,怎么会有公交车々你快去上班吧,不然要迟到啦。”

“对了!”姚莹莹急忙告别大妈,以最快的速度向公司奔去。

一冲进办公室,好友兼同事杜晓妮就把她拉到一边:”你怎么又迟到啦?刚刚老板来找你了。据说这次有个任务要交给我们,很重要的啊”

“什么任务啊?”一想到帅气的老板给自己布置任务,姚莹莹的心就乱跳起来。

“我也不知道。走,咱们一起去老板那里吧。”说完,杜晓妮很亲密地拉起了姚莹莹的手。

很快,姚莹莹就弄清了自己的任务–这一次,公司要对所有旅游线路的运营及服务情况进行考查,为了保证考查的真实性,老板决定派遣几名员工装成普通游客,全程感受公司的服务。姚莹莹和杜晓妮有幸被选中到去往阿穆镇的线路当中去。

“哇,可以免费吃喝玩,这可是个肥差。”杜晓妮傻笑着说。

然而,姚莹莹并没有那么高兴,她多问了一句:”去阿穆镇要坐大巴吗?”

“当然。”老板点点头。

昨晚那个不祥的梦一下子涌上了姚莹莹的心头。怎么会那么巧呢?和杜晓妮一起,坐在大巴上………

“这个工作你们没有什么问题吧?”老板看到姚莹莹的脸色有些发白,急忙问道。姚莹莹仰视了一下老板帅气的脸,急忙说:”没问题!”

老板似笑非笑地看了姚莹莹一眼。

只这一眼,便让姚莹莹的心里涌上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这眼神,似乎别有深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