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包裹。

就在星期一的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打开大门要拿当天的早报时,发现一个方形的小纸箱孤零零地放在早报上,让我想不注意都不行。

没有来信地址、没有署名,有关寄件人的资料一概空白。我惟一能知道的,就是这个包裹指名要寄给我,且毫无理由。

小纸箱以层层牛皮纸包裹,像是害怕被人看破里头的秘密一样。我轻轻掂了掂,很轻,几乎感觉不到里头有任何东西。搞什么?会有人特地寄一个空箱子给我吗?或者我该问――会有人特地拿一个空箱子,放在我家门口吗?并且上头还清楚地写着我的名字!

带着满心疑惑,我将箱子连同早报一同拿进屋内。大概是好奇心作祟吧,即使知道这东西来历不正常,我还是想一窥箱内究竟装有何物。毕竟,打开装有秘密的东西乃是人之常情,不是吗?再说,就算里头没装东西或者装着垃圾,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

但,事后,我深切理解到一句话――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

“干!这是什么啊?”我愤怒高吼,因为包裹内的东西。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拆开那厚厚的一层牛皮纸,原以为里头可能会有不义之财,亦或是空空如也。

然而,没有钱,这包裹更不是空的――打开,里头填塞了一大把的棉花。

如果只有棉花,我不会这么愤怒。可是,之所以要塞满棉花,十之八九都是为了盒子正中央的东西。

那是一块深红色的物体

外表软嫩,因为空气氧化的关系,颜色开始有点儿偏紫,甚至于发黑,外表更带着些许红黑色的糙腻液体,一股可怕的气味更是与之同来。望着那挟带恐怖腥臭的不明物体;我压根不想知道这会是什么东西。

迅速盖上盒子,我直接将它塞入垃圾桶中的最底层。为了心安,早报也不看了。

原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闹剧,然而,它还没有结束。

隔天早上,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我看到了同样的包袭。牛皮纸包装。且完全没有寄件人的任何信息,只写着我的名字。

当然,我拆都没拆,直接将它扔进垃圾桶中。

只不过,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在一大早收到同样的包裹。那暗藏令人反胃肉块的东西,我怎么也不想再看第二次。所以,每每收到,垃圾桶~定是包裹最后的去处。

我曾试过要亲手逮到这寄送包裹的变态,但无论我起得多早,包裹一定会抢先一步待在那儿。就算熬夜,只要稍微离开,包裹便会赫然出现,完全不带任何蛛丝马迹。

就算出动人民的保姆――警察。依然一无所获。

好吧,我得承认,自己根本没有那种能耐,只能请求他们延长在我门口巡逻的时间而已。可想而知,他们当我神经有问题。

既然无法找人来帮忙,那也只能动用科技的力量了。

“哼哼……”我不怀好意地笑着,要是眼前有个镜子,我一定会被自己邪恶的嘴脸吓一大跳。

望着眼前那套几千块的针孔摄影器材,想要忍住笑意真的很难。有了这套设备,还怕抓不到恶作剧的真凶吗?连我都开始害怕起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嘿,就让我好好看看你这家伙是什么模样吧一变态!”

那晚,我终于能安心入睡。

隔天一大早,失望与期望同等。

电源没有问题、角度没有问题,我事前也测试过,画面当然更不会有问题’然而,就在那关键的时间点嚏,傧偏整套器材就给我出了问题!

画面回朔,早报到达后没有几秒,整个影像便猛然变为黑白交杂的线条。量然几秒后就已经恢复,但包裹早已出现在其中。怎么来的?完全没有拍到。

原以为这一切只是凑巧,可是当我发现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同样情况时,就不再这么认为了。

对,每次到了那关键性的几秒,器材总会莫名其妙地发生故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