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病

苏蕾最近得了一种怪病。她的皮肤上出现红斑。先是出现在腹部,然后是背部。

苏蕾以为是什么过敏症状,去医院做了检查,却查不出具体病因,医生给她开了点消炎药。

苏蕾涂抹了之后并没见效,红色斑点开始变成条状,半弧的形状像波浪一样以规整的秩序连接。

腹部、胸部、大腿、小腿,最后蔓延到全身。

苏蕾像披了层鱼鳞一样,全身上下除了脸竟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苏蕾的”鱼鳞”像用刀子划上去的一样,伤痕陷在肉里,有的甚至能摸出皮肉外翻,令人触目惊心。

这使得她即使是在炎热的盛夏,也必须要穿上长衣长裤,围上围巾,把全身捂得严严的。

大街上的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心想这个人肯定有病吧。

自从得了这种怪病以后,苏蕾把工作辞了,性格也变得孤僻扭曲起来。

她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厚厚的窗帘隔绝了外面明媚的天气。她躲藏在黑暗里像个女鬼,从一个时尚漂亮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腐女”。是的,因为屋里长期不通风,苏蕾的家里充斥着一股腐败的味道。

苏蕾曾四处求医却找不到治疗的办法,”鱼鳞”怪病已令苏蕾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弥漫着各种怪味的黑暗房间里,苏蕾一身黑衣几乎和黑暗同化,只有电脑屏幕亮着。

电脑音箱发出了提示音,是论坛中有了新回复。

苏蕾曾在各大论坛发帖求助,回复很多,却没有一条有用的信息。

更多的网友是当奇闻怪事看,有人同情,有人惊叹,却没有人给予帮助。苏蕾坐到电脑前,即使不抱希望,她还是点开了回复。

回帖写着:你这种病只有一个人能治,你可以去试试。

下面是一个地址。

苏蕾瞪大了双眼,这小网友不是在耍她吧?她的病真的有治了吗?

诊所

苏蕾来到论坛上写的地方。

这里看起来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居民区,不像大都市那样喧闹繁华,不似贫困山村那么落后不济。

这里没有医院,也没有诊所,更不像住着世外高人的样子。

苏蕾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她怀着仅存的希望敲开了面前的大门。

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她好奇地看着苏蕾的打扮问:”请问,你是?”

苏蕾说明来意。这时屋子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有新病人到了?”

“是的,”中年妇女恭敬地回答道。

“把她带进来吧。”

“好。”中年妇女把苏蕾带进屋,走到一扇雕花门前,对苏蕾说:”进去吧!”

苏蕾有些紧张,但还是坚定地推开门走进了那间神秘的”诊室”。

与其说是”诊室”,不如说是一个老人的普通卧室。

老式的木制家具,褪色的窗帘,塑料的桌布,还挂着床帐,桌上有扑克牌、几本经书、老花镜、念珠,屋子光线并不明亮,弥漫着木头腐朽的味道和檀香味。

一个头发斑白,满脸皱褶的老人站在桌子前,她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苏蕾,眼中闪现出一种不敢置信和等待已久的目光。

苏蕾不明白为什么这两种全然矛盾的眼神会同时出现在这位老人眼中。

老人摇摇头,口中喃喃道:”想不到啊,想不到,真的会出现。”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