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心愿

病恹恹的祖母,常瘪着皱巴巴的嘴,不厌其烦地碎碎念:”我不盼别的,就想断气前能看一眼未来孙媳妇。到时候,两腿一伸,去了地府,见着你们祖父,也有个交代啊。”

刚刚失去毕业以来第二十份工作的刘沐希,坐立不安地听祖母念叨,伸手抓了抓头发嘀咕着:”总不能到马路上随便抢个女人回家当老婆吧?没工作、没房子、没汽车,谁愿意嫁给我。”

听力不好的祖母,这回却听得清楚,马上大声答应道:”房子和汽车?没问题啊!只要你把女朋友带回来,我床底下那些金条就给你买房子和汽车!”

“真的?”刘沐希无神的目光瞬间燃起希望的火焰,恨不得把坐在床边的祖母拉下来,掀开床板确认下金条的数量。

祖母笑眯眯地点着头,招手示意沐希把耳朵凑过去,压低声音道:”连你爸妈都不晓得这批金条的事。不过,你得先让我看看未来孙媳妇,金条才能给你。”

祖母如枯柴的手紧紧抓住沐希的手,发黄的指甲陷入沐希肉里,疼得他皱起眉头来,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母亲的确听某个爱八卦的远亲提起过,祖父年轻时赚了不少钱。

沐希挤出灿烂的笑容,忍着疼,没挣开祖母的手,小心翼翼确认:”那些金条,真的够给我买房子和汽车?祖母,现在的房子可贵呢,您知道吧?”

“放心放心,满满一箱子,想买两套都行!”祖母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趁着祖母上洗手间,沐希迅速把被子卷到一边,掀起床板。

一股类似腐臭的难闻气味直窜进沐希鼻子里,沐希眼里只有那个上了锁的大铁箱。

试着推拉铁箱,沉甸甸的箱子,纹丝不动,沐希心中暗喜──看来里面真的装满了金条。

不就是女朋友吗?沐希自信地扬起嘴角笑起来,现在网络上婚恋网站那么多,要找个临时的女友,容易得很。

待祖母从洗手间出来,沐希临走时笑嘻嘻地向她保证:”后天,不,明天!我就带孙媳妇来看您!”

祖母被皱纹缠绕得快睁不开的眼睛,落在枕头上,伸手往枕头底下掏出一张旧色的照片。

“乖孙,你们一定要实现我最后的心愿啊。”祖母颤抖的手指,轻轻抚过照片上血红色的婴儿。

刚刚出生的婴孩,浑身沾染着血液,眼睛还未睁开,嘴角却似乎泛着笑意。

冥中注定

沐希匆匆赶回家,却发现没带钥匙,只好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母亲才跑来开门,脸上一副慌乱的表情:”吃过饭了吗?给你留了饭菜,我热热去啊。”说着就进了厨房。

沐希没有在意母亲的异常表现,他有更重要的事──找女朋友!

他上网找了几个婚恋网站,大型又正规的婚恋网太慢热,沐希最终还是决定到本地交友网站,找个”速食快餐”类型的恋人。

沐希自认除了长相英俊,没其他吸引女孩的优势。

填写资料的时候,想了想,灵机一动,在”优点”一栏写下”有车有房”。心想自己不算谎报情况啊,只要得到祖母床底下那箱子金条,就有车子和房子。

沐希预览一遍自己的”征婚启事”,这样的相貌和条件,不正是女孩们最喜欢的”高帅富”吗?

就在前几天,沐希刚失去工作,离职前拿到的薪水,远远不够偿还累积下来的信用卡消费额。站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看着手机短信的还账通知,沐希觉得人生糟透了。

而现在,沐希觉得自己会得到渴望的所有东西。

一种难以言明的自信充斥胸间,沐希心情愉快地点下”确认”。信息公开不到三分钟,沐希已经收到几十位女孩的交友请求。

母亲热好饭菜,心事重重地伫立在门口,看着沐希正和一名烫染头发的年轻女孩视频聊天,还不时说着肉麻的调皮话,笑声明朗。

晚饭过后,沐希开始从刚才聊过天的女孩中挑选适合这次”祖母见面”任务的人。不是适合自己的好女孩,最重要的是能配合自己演戏,又不会死缠烂打的类型。

选定一名看起来很时髦的女孩后,沐希卖力地说了些甜言蜜语,两人便确定”交往”。对沐希贸贸然提出的”第二天去看我祖母”的要求,女孩也说着”好啊反正无聊”,爽快地答应了。

只不过,沐希正高兴事情顺利的时候,女孩有意提出最近看中了某款皮包,还有想看的电影上映了,附近有家不错的西餐厅。

沐希自然明白女孩的意图,可想想,和一箱子金条相比,这些物质条件根本不值一提,便大方地答应。这种女孩只是用来给祖母一”看”,等金条到手,自己可以随时把她”开除”。

总算把问题解决,洗了个热水澡,再次回到电脑前,沐希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失业的晦气似乎也消散了。

沐希从网页收藏夹里寻找常去的游戏网站,打算痛痛快快玩一场游戏再去休息。

一个不曾见过的网站地址保存在其中,看起来像是婚恋网的地址。刚才浏览了不少同类网站,或许不小心收藏了它?

沐希好奇地点击,打开的页面是纯白色,只有一行醒目的红色大字──寻找冥冥之中的缘分。

再往下拉去,是一张极为端庄的女人照片。

和刚才在本地交友网上勾搭的女孩不同,照片上的女子落落大方,美丽又不失气质。

“长得不错嘛,这女人。”沐希庆幸着自己收藏了网址,不然就错过这么优秀的女性了。正想查看自己是否注册过,酝酿着如何搭讪这位女子,屏幕上突然跳出对话框。

【来自张海琳的聊天请求。】

“张海琳?”沐希惊喜地发现,那张照片旁边姓名一栏填写的,就是这个名字。

毫不犹豫地点下”接受”,开始和这位说话富有内涵的女人畅聊。

沐希觉得,张海琳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女性──温柔、坚强、善良、真诚。不知不觉间,自己甚至向她吐露工作的不顺利、处心积虑想从祖母那里捞到好处的事情。

张海琳非但没有责怪和轻视自己,反而耐心地安慰他,告诉他–相爱的人就像命运共同体,无论生死苦难贫富,都不会分开。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已是凌晨3点。沐希想起明早约了”挂名女友”去见祖母,知道该休息了,又舍不得和海琳道别。

【我相信缘分的红线已经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等你处理了自已的事情,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来自海琳的新消息。沐希觉得明天之后,拥有金条和海琳的爱,自己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心情完全放松下来的沐希,眼皮早已快睁不开,半睡眠状态地发送了”我也相信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转身便倒在床上呼呼入睡。

死寂的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还亮着,闪动的光标开始移动起来,点击关闭,整个世界陷入黑暗。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