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开始

江玥买了一双红鞋。

某天某女给我来了一条短信,显示的还是雪敏姐的号,带点乞求带点急切:”你快给我回个电话吧!”

我打了这通电话,我向上帝忏悔。这通电话的直接后果是造成我的手机余额减少了七块四毛钱。我应该是直接给她回条短信,问她怎么回事,不,我甚至连这一毛钱也不该花!上帝,我错了!

当我担心雪敏姐发生什么事急冲冲回了一个电话后,非常不幸,我发现那头传来的是江玥的声音,更加不幸的是我发现她竟然在笑,而且笑得十分猥琐,然后给我来上一句”娜娜,你不要打我哈!我手机在我房间,我躺在雪敏姐床上不愿去拿。我就想告诉你,我买了一双红鞋。”

一句”我就想告诉你,我买了一双红鞋”,如果是席妞妞,就会此时一声不吭的挂了电话;如果是彬彬,就会大骂一声”去死!变态的女人”;如果是丛雯姐姐,她会来半玩笑半嗔怒的说一句”过分”;如果是灿姐,反而会反问一句”啊?”,而你根本猜不到她的表情;如果是蓉蓉,也许根本就不会理她,法国的长途还是有点贵的,如果……

世界哪有那么多如果,我的不幸在于我就是我。牺牲了宝贵的动画片时间,听她絮絮叨叨的将近一个小时,一半是关于她买这双红鞋的前因后果,一半是这双红鞋有多么好看,罗嗦得以至于我开始怀疑电话那头的女人是不是张玥。挂电话后,我沮丧得发现我打了七块四毛钱,都够买4个苹果了,心情无比郁闷。

临睡觉前,某女给我来了条短信”不如你明天来我家玩,我请你吃饭”。考虑到丛雯姐姐出差,考虑到我也确实没事,考虑到这七块四毛钱,我咬牙切齿的给她回了一条:

“好!”

一觉醒来,发现不到八点,觉得人生很失败,本来打算睡到十点的。看来周末的懒觉是无福消受了,觉得很不甘心于是就赖在床上懒得起来,回忆着昨夜的梦。

昨夜梦了一夜,可现在却记不起来。唯一记得是满眼的红色。好像是一个噩梦,却依然没有让我惊醒。被梦惊醒的时代似乎已经离我很是遥远。我已经学会以旁观者的姿态去对待我的梦境,噩梦就犹如看一场恐怖电影。没有如临其境,只有了冷眼旁观。任它恐怖血腥,我亦波澜不惊。一直以来她们都爱和我一起看恐怖片,觉得非常有安全感,每一个恐怖点我都可以事先猜到并加以点化,顺便再来点影评。其实我也无奈了,即是看恐怖片就是追求恐怖的刺激,没有了刺激又何苦看恐怖片?

红色?似乎有一些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了。想想也许是昨天听江玥说了红鞋的缘故。我告诉自己没事的,应该没事。想到这里,竟莫名其妙的冷笑了一下,笑得自己心中一惊,煞是慎人的。你说说,我要是被自己吓死在床上,是不是也太秀逗了。

初见红鞋

5号线的开通真的让我家附近的交通变得很方便,我也就理解为什么那些家伙们爱来我家蹭饭。

看到了那双红鞋,很红,仿佛……

那双鞋很漂亮,很正的中国红上闪着皮质的光泽,鞋口处的那圈暗花若隐若现,很浓郁的东方古典元素,美得妖娆。

妖娆,的确。如果比做女人的话,一袭红衣,没有过多的花俏,却是那种在举手投足间摄人魂魄。应如新娘般的端庄,却让人觉得妖娆的近乎邪性。

就是这么一双鞋,江玥让我来看的鞋。

“怎么样,漂亮吧!”

“还没到你本命年吧?不像你的风格啊,玥姐。再说也不太好配衣服啊!”

“哈哈,当时就是喜欢,也没想那么多就买了。再说吧!”

“哪买的?多少钱”

“一家无名小店,400。本来要480,我还了半天价才下来”

“你真舍得。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

“舍得舍得,没有舍哪有得”

“靠,老大。不要就买双鞋,至于搞得这么有哲理吗?杨袅袅呢?”

“和雪敏买菜去了,本来想等你来一起去买的。谁知道你这么晚来。”

“买菜?你不是说请我吃饭的吗?”

“对啊,请你来家吃饭啊!”玥姐边笑边答,依旧很猥琐。

我心一沉。

果不出所料,这顿饭还是我做的。我发现现在的我做饭好吃,其实没有什么好处。也许结婚后我会成为牢牢掌控丈夫的胃的巧妇,而现在我只能成为某帮女人的厨娘。

在她们家玩得很晚,干脆就不回家了。娟娟不在,于是我理所当然的征用了她的床。

梦游味道

一双,两双,三双,四双……

是鞋店吗,这么多的鞋。不对,这不是在鞋店,这些鞋根本就不是一个时代的。高跟鞋,盘底鞋,三寸金莲的绣花鞋。真美啊,不是漂亮,是美,而且它们都是–红色的。

一个梦,我睡在娟娟的床上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红鞋的梦,许是白天的那双红鞋给我的印象很深,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为什么会醒,这让我很是郁闷。我往旁边望去,江玥的床是空的。上厕所去了吧!想到这里,自己也觉得有想上小号的感觉,晚上的确不该喝那么多可乐,只好等她回来了我再去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