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即将高考的学生,听从老师和父母的话占高考成功率的百分之十。为了保证能有大学之后无忧无虑的生活,我从叛逆青年成功蜕变成乖乖少年,被母亲送往长沙学习特长为一年之后的高考作准备。

我学的特长是国画,顺带书法。因为老师说高考分数高的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字迹工整,像我那种鬼画符式的字体是绝对过不了关的。

刚到长沙时,从来没有接触过毛笔的我不免将宣纸弄得一团糟,自然少不了被内行人的嘲笑,除了赵琛。自然而然,我和他成了好兄弟。

操办这个特长班的王老师是湖南某大学的教授。四十有五,头顶却秃了一半。眼角的鱼尾纹像一道道裂痕深深刻进皮肤里,眼镜比玻璃瓶底还厚,每天的穿着倒是休闲。看起来像一个精神矍铄的慈祥老人。可表面依旧是表面,其实王老师除了在课堂上多说几句话,课后他几乎不曾开过口,连面部表情都没有特别表现过,整个人冷冰冰的如同一尊不为所动的雕塑,私下我和赵琛没少议论过他。

我请的是一个月复习课的假期。加上暑假刚好三个月。第一个月。我学会握毛笔的姿势

和简单笔画以及国画步骤。

第二个月。开始练习各种字体和基本国画。

到了第三个月的一天,王老师捧着一个密封的箱子走进书法教室。对讲台下的二十五个学生开口说道:”暑假的第一天。你们就从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学校来到这里,为的就是一个目的–高考。在前两个月里,你们的进步很快,但是希望你们能督促自己,领悟到大学梦想距离的远近,在最后这一个月里,竭尽全力。”

我看了看四周,见其他人都是一脸亢奋的模样,心中不免叹口气。难道他们就没想过,考特长的人这么多,滥竽充数的能顶上去吗?

王老师难得的笑容荡漾在脸上,是我看错了吗?那他眼中刚刚掠过的是什么?

“今天我给你们布置一道作业,三天后我会来检查。”说完便打开纸箱,只见他从里面掏出一块块方方正正被打磨得光滑的石块,晶莹剔透像圆润的玉石。

将石块一个个发到手,大家都疑惑地望着王老师,见他拿出一把细长的小刻刀,在一块石头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是一种质软的大理石,在石头朝下光滑的那一面。你们可先用铅笔写上小篆,记住一定要写反字体。”王老师边说边示范,”然后用刻刀摹刻。下刀深一点。这样才有痕迹。”说完,他又拿出一块成色看起来更好的石印。四方的棱角都被磨得圆平,刻上字的那一石面上沾染着红泥,嵌入字体深刻的轨道中像一条条扭曲蜿蜒的血河,看得我感觉身上爬满了鸡皮疙瘩,脊背升起一股寒气。

“三天后你们必须完成,努力创作出最完美的作品。”王老师说道。

这时,我看见了他嘴角笑意的阴沉和眼底的冰冷阴郁。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