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穿喉

这年元宵节的晚上,徽州城里好不热闹。徽州府衙门前的大街上更是人山人海。前来观看花灯的男女老少一个个喜气洋洋。

忽然,街上传来了一阵吆喝声,观灯的人群纷纷向两旁闪开,一个身穿白色狐皮大衣的公子哥在一帮如狼似虎的家丁簇拥下,大摇大摆地向”八脚牌楼”方向走来。一看这阵势,大伙便知道是徽州首富方万财的独子方啸虎来了。

“八脚牌楼”是明朝大学士许国的学生为他建造的,据说只有北京城还有这样一座,所以一直是徽州人的骄傲。今天晚上,牌楼的石梁上也挂了十几盏大花灯,每盏花灯上各贴了一则字谜。

旱在正月初,大伙便听说城西王员外家的二小姐王璎璎要在元宵节的晚上”挑灯招亲”,而被人称作徽州第一美女的王璎璎亲自制作的花灯、设的字谜,就挂在这天下闻名的”八脚牌楼”上。

此番方啸虎前来,不用说就是冲着这些花灯上的字谜,因为他早对王璎璎垂涎三尺。要不是王员外跟知府大人沾亲带故,他早就带人上王府抢亲了。

方啸虎还没有走到”八脚牌楼”下,他手下的家丁就将那些聚在牌楼下苦思冥想猜着字谜的小伙子们驱赶开了。大伙不禁纳闷,这方啸虎除了欺男霸女、寻花问柳的本事外,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大草包,要是他能猜出王家二小姐设的灯谜,那刚才被赶跑的小伙子们早向一旁等候的王府管家星送谜底了。

却不知方啸虎乃是有备而来,在那些耀武扬威的家丁中,就隐藏着他花重金请来的两名猜谜高手,这回他是下定决心要抱得美人归了。

可正当方啸虎绕着”八脚牌楼”,装腔作势地朗读着花灯上的字谜时,忽然一排强劲的短箭从正北方向疾射而来。一片惊叫声中,围观的人群立即四散躲避,方啸虎的家丁们也一一抱头鼠窜,躲在了牌楼的石柱后面。

慌乱之中,只听得方啸虎一声惨叫,随即四脚朝天栽倒在青石街面上。见主子被乱箭射中,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发出”咿咿呀呀”的惨叫,几个家丁硬着头皮走了过来,扶起地上的方啸虎一瞅,只见一支利箭已射穿了他的咽喉,直透后颈,白眼珠儿直往上翻,眼看就要不行了。

有个家丁还算冷静,大喊道:”快送少爷去陈氏医馆,迟了恐怕性命难保!”一帮家丁赶紧抬起昏死过去的方啸虎,分开众人向小北街的陈氏医馆跑去。

他们刚刚离开,带领捕快在街上维持秩序的赵捕头就赶到了现场。因为担心还有冷箭射来,观灯的男女老少都站得离”八脚牌楼”远远的。

赵捕头在牌楼下的青石街面上找到了五根短箭,一看就是用弓弩发射出来的。加上射中方啸虎咽喉的那一支,应该是六支齐发。

就在赵捕头向旁观者询问方啸虎中箭时所站的方位时,方啸虎的两名家丁匆匆胞到了他跟前,带着哭腔道:”赵捕头,我们家少爷已经不治身亡,你可要赶紧抓住凶手,为我们家少爷报仇呀……”

听说欺男霸女坏事做绝的方晡虎死了,围观的男女老少都在心里暗暗叫好。赵捕头轻轻叹了口气,向那两名家丁道:”你们速去知府衙门报案,我马上去抓捕发射短箭的凶手。”

秀才认罪

根据方啸虎当时中箭倒地的位置,赵捕头很快确定那六支短箭是从”八脚牌楼”正北方向的”百味书屋”里发射出来的。

“百味书屋”距”八脚牌楼”大约五十步之遥,眨眼工夫,赵捕头就带着手下捕快冲到了”百味书屋”门前。

见里面亮着灯火,赵捕头一脚踹开”百味书屋”的大门。却见屋子里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瘦削男人,此刻他手里正摆弄着一副弓弩,瞧也不瞧破门而入的赵捕头一干人。

赵捕头不禁勃然大怒道:”吴秀才,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发射短箭谋杀方公子,难道你不知杀死人是要偿命的吗?”

没想话音刚落,这吴秀才就站起身傻笑道:”哈哈……看来那姓方的淫贼是被我射死了,真是老天有眼,玉琴妹子,我终于为你报仇雪恨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