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公寓地点僻静,并且这个时间也很少人进出。莫小容小心地四下望了望,走到楼底前的大榕树下,把钥匙塞进了树干底部的一个小洞里。

当她站起身时,听到头顶有动静。一抬头,就看到一只猴子,蹲坐在枝叶间,诡异地盯着她。

莫小容吓得心里突突直跳,急忙逃走,再回头看时,那只猴子却已不见。莫小容定定神,上了楼。

A2204号的门上用粉笔写着”请勿打扰”的字样,屋里传出电视的声音,和往时一样地向她传递着”安全可进”的信号。

她看了一眼腕表,按响了门铃。

没有人来开门。

莫小容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她想钱总可能临时有事出去了。

莫小容走回电梯前。电梯正在慢慢升上来,数字依次闪烁。莫小容看着闪亮的数字,忽然想到:上来的会不会是她?

莫小容转身推开安全楼梯间的门,闪到了门后。不一会儿,她听到”叮”的一声,从门缝里望去,她看到钱总的妻子梅雪开门进了A2204号房间。

莫小容刚要转身下楼,忽然听到一声恐怖的惊叫。

莫小容来不及思考,冲进了A2204号,眼前的景象一下子让她吓呆了–

钱东倒在地上,表情痛苦,一只手按着心口,脸上、手臂上到处是血淋淋的伤痕,衣服也被撕出好几道口子,地板上散落着许多绿色的玻璃碎片,空气中飘散着一丝酒的气味。

莫小容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旁的梅雪揪住了。她语无伦次地说:”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你要作证……”

在警察取证调查的时候,莫小容把自己说成是奉命送一份报表来给钱总过目。

录完口供天已经黑,梅雪执意要开车送莫小容回家。停车以后,莫小容刚打开车门,就被梅雪叫住了。梅雪将一枚钥匙递给她,说:”这是你的吧?为什么要给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

莫小容动容道:”原来你知道是我?”

梅雪叹道:”听你说多几句就听出来了。我曾经是配音演员,对声音很敏感。你是去和钱东幽会的?”

莫小容垂下头来,说:”我不想这样,可他说我若敢不去,就把我和他的事全告诉李可,还有视频录像。没办法,我就想通过你控制他……”说着说着一滴泪落下来。

三年了,当年的莫小容是那么青涩单纯,钱东说什么她都信,等到发现他有老婆孩子,她已经成了他的人,无力自拔。后来梅雪发觉了丈夫的外遇,逼他断情,钱东就将分公司一个叫李可的年轻人介绍给莫小容。不知情的李可很快就爱上了美丽可人的莫小容,莫小容也打算借此机会洗尽铅华堂堂正正嫁为人妻。然而,钱东却念念不忘莫小容,没过多久又找到她,要她和他保持情人关系。莫小容不肯,钱东就以向李可告发她为威胁,逼迫莫小容就范。莫小容无奈,只好背着李可继续与钱东私下来往,但她不甘心,一直在想办法摆脱钱东。

这天在赴约前,莫小容打了个电话给梅雪,通知她前去”捉奸”,并告诉她在哪里可以拿到A2204号的钥匙。

谁知道,钱东却忽然死了,死得蹊跷。

然而梅雪说:”也许人根本就是你杀的,然后打电话骗我来,还把钥匙留给我,自己却装作比我晚到的样子,我就成了替罪羊。”

莫小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梅雪却又淡淡地笑了:”不过我想,你不会杀人,更不会陷害我,因为我们俩都是为情所伤的女人。”

一句话令莫小容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心里暗自伤感。莫小容在心底也是同情梅雪的,设身处地想,若是她自己结婚多年徐娘半老了,李可却在外面玩外遇,她也会愤怒和伤心,也许,她会索性玉石俱焚。现在,不管是谁杀了钱东,莫小容总算是解脱了,这岂不是很好?

梅雪也怅然道:”现在人死了,再没什么好争的了。不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只是要记住,不要完全相信男人,包括你的李可。”

那枚钥匙,莫小容还给了梅雪,说:”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那里还有一些钱总的东西,也许你想要取回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