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煮了

夜深之时,两个学生迅速跑出校门口,来到离学校一百米之外的一块阴森而又空旷的荒地上。

“还好,没耽误什么,你看,苗浩就在那里。”姚其正指着荒地一角蹲着的一个男生,对吴段段说道,”傍晚的时候,我就觉得苗浩不正常,你还不信,现在你信了吗?”

吴段段没吭声,一双眼睛紧盯着苗浩。苗浩先是拿出一卷大白纸,叠成一个一尺多高一尺多宽的正方体大盒子,然后又拿出一个大玻璃瓶,玻璃瓶里装了整整一瓶像墨一样黑的液体,他把瓶里的黑色液体全倒进了纸盒里。

苗浩点燃火,把空纸盒架在火上煮了起来,然后,捡了一根小树枝,开始在纸盒里不停地搅拌。此时,苗浩的一张脸,在火光的衬托下,闪烁着兴奋而又诡异的光芒。

吴段段愣了一下后,从躲藏处站起来,朝苗浩跑去。姚其正一伸手没拉住吴段段,只好跟在吴段段后面,也跑了过去。

“苗浩,你大脑受了什么刺激,怎么做出这么诡异的事情来?”吴段段惊恐地问道。

“诡异的事情?不!不。”苗浩摇了摇头,说道,”我恨自己长得丑,瘦得还像根竹竿似的,所以我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可是正常情况下,一个人要想变帅,是很难做到的,幸亏一个高人指点了我。”

苗浩神秘地笑了笑,张了张嘴,还想继续说什么,扭头一看,纸盒里的黑色液体已经烧开了。他连忙闭上嘴,迫不及待地走进纸盒里,盘腿坐在沸腾的黑色液体中。

姚其正和吴段段都看傻了,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到他们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苗浩的整个身体已经溶化在黑色的液体里了。

目睹这一幕,可把姚其正和吴段段吓坏了,两人站在原地双腿不停地哆嗦着,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火灭了,黑色液体停止了沸腾,周围又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姚其正和吴段段互相望了对方一眼后,壮着胆子走到了纸盒前,同时弯下腰观察起纸盒里的黑色液体来。

突然,一个圆圆的东西,从黑色液体里冒了出来,姚其正和吴段段吓得尖叫一声,同时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从黑色液体里冒出来的竟然是一个人的脑袋,紧接着,是颈部和躯干的上半部分。

“嘿嘿,我脱胎换骨了。”这个人望着姚其正和吴段段,咧开嘴阴森森地笑了。

“鬼、鬼啊!”姚其正吓得毛骨悚然,抬起右脚就朝纸盒上踢去。”咚”的一声,纸盒踢翻在地上,没完全冒出来的这个鬼,惨叫一声,重新溶入黑色液体中,随着黑色液体流淌到地上。

这个鬼挣扎着还想从黑色液体里冒出来,然而,这些黑色液体很快顺着泥土的缝隙,渗入到了地下。

姚其正和吴段段互望了一眼,长松了一口气。

一个骷髅鬼

姚其正把吴段段送回寝室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室友刘理没睡,正躺在床上发呆,一见姚其正回来,像是受到惊吓似的,双眼慌乱地朝姚其正床底下匆匆一瞥,就闭上了眼睛。

姚其正感觉莫名其妙,本想把苗浩的事跟刘理说说,见此就闭上了嘴。睡觉前,姚其正想到了刚才刘理诡异的眼神,就探出头朝床底下看去,顿时吃了一惊–床底下,竟然乱七八糟地放着一小堆枯枝败叶。

显然,这些枯枝败叶就是刘理放的。姚其正心一动,似乎明白了刘理的用意,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

夜渐渐深了,确定姚其正熟睡后,刘理无声无息地爬下了床,同时手从被子下抽出一个小玻璃瓶来,玻璃瓶里装了一瓶漆黑如墨的液体。

刘理蹑手蹑脚地走到姚其正床前,轻轻打开玻璃瓶瓶盖,把里面的黑色液体沿着姚其正身体的四周倒下,很快,这些黑色液体就被床上的被褥吸了进去。

刘理阴阴一笑,”嚓”的一声,燃起了一根火柴,就要点燃床底下的枯枝败叶。姚其正再也忍不住了,一挺身跳下床,一口吹灭了刘理手中的火柴,愤怒地责问道:”刘理,你什么意思?我们俩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恨我,非要把我烧死不可?”

“不,姚其正,你误会了。这一小堆枯枝败叶,离床板还有一大段距离,还没等床板烧热,枯枝败叶就烧完了,你想想看,怎么能够烧死你呢?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周围出现鬼了,我这样做,是想看你有没有被鬼附身。”

说到这里,刘理脸露恐惧之色,瞧了瞧周围压低声音说道,”我在你身体周围浇下的那瓶黑色液体,是一种特殊溶液,沸点很低,遇热就会沸腾。这种黑色液体一旦沸腾后,能把一切不管以何种方式存在的鬼,都剥离出来溶化掉。”

“你知道我们中间出现了鬼?”没容刘理回答,姚其正一连串地惊问道,”还有,这种消灭鬼的方法,你从什么地方听来的,这瓶黑色液体又是什么液体?”

“昨天晚上,我从网吧出来时,夜已经很深了,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当我走到离学校不远的十字路口时……”说到这里,刘理的嗓音突然颤抖起来,显然遇到了什么恐怖事情,他稳了稳神,继续叙述起来:

“刘理!”一声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喊声,把刘理吓了一跳,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心顿时一紧,悬到了嗓子眼儿。

同时,一个骷髅鬼凭空出现在刘理的面前。刘理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要跑,不料骷髅鬼说了一句话,把刘理吓得停下了脚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