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

我们终于进入了主墓室里。

我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太对劲儿。沈家花了20万雇我们三个互不认识的摸金校尉来找翠金心,这虽然称不上是一笔大钱,但却也和这一路的安稳不符–这墓穴简直安全得像是学校里的花园一样。除了主墓室前有一个需要鲜血才能关闭的阵法之外,这一路上竟然连尸鳖都没碰到一只。

然而在我踏入主墓室的时候,心脏突然猛地向上蹿了一下,差点儿从嗓子里跳出来。我强忍着心中怪异的感觉,用强光手电四下照了照。

沈家的20万果然不是好拿的,至少我还没有见过比眼前这个墓室更诡异的。

这墓室相当奇怪,目光所及之处只有六十多平方米–我这么说不是因为这个墓室只有六十多平方米,而是这六十平方米之外,都被黑暗”包裹”着,甚至连强光手电都无法照亮笼罩在墓室里的黑暗!而在这墓室的正中央,则吊着一个长五米宽三米的棺椁。这棺椁离地半米高,黒木为材、金漆描边,一看便知是达官贵人所用之物。

我没说话,对着大毛挥了挥手,大毛点点头,俯下身把耳朵贴在棺椁上,轻轻叩了几下,棺椁发出沉闷的”咚咚”声。过了好一会儿,他直起身来,冲我点点头,示意这里面没有什么”活物”,我才和坦克从背包里拿出撬棍,一起围到棺椁的两边,将撬棍的扁头塞进接缝处,做好了开棺的准备。

“一,二,三!”喊号子这事儿向来是我负责,而我等这个”三”刚一出口,就和他俩一起将撬棍向下一压,只听”嘎吱”一声,这棺椁的盖子就被撬了起来。

突然,一个惨白的东西从棺椁的缝隙中伸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大毛。这东西的速度太快了,还没等大毛反应过来,就将大毛的身体缠了个结结实实!

“大毛!”我大喝一声,抽出别在身后的弯刀,猛地扑了上去。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东西并不如何坚韧,竟然被我一刀砍断了。

“这什么破玩意儿,敢缠在你爷爷身上!”大毛叫骂着,把这东西摔在了地上,恶狠狠地跳上去踩了几脚。

“赶紧拿东西,然后赶紧走!”我拦住了大毛,把撬棍塞进他的手里。

这墓室给我的感觉太过诡异,还是早点儿离开的好。

“咣当!”第一层棺椁的盖子被我们撬了下来,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这套棺椁只有两层,里面这层要小得多,只有两米长,看样子翠金心就放在里面。

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两层棺椁间有二十厘米宽的缝隙,而这缝隙竟然是用白骨碎片填满的!

我小心翼翼地捻起一块碎片来,发现那碎片上竟然有几个牙印,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啃出来的。

就在这时,大毛惨叫一声,他手中的撬棍被扔出了七八米远,直接滚入了黑暗当中!

我扭头一看,魂差点儿都吓飞了:只见大毛的嘴里伸出了一个惨白色的东西,像是一个舞动的触手一样向坦克抽去–大毛被那奇怪的东西寄生了!

坦克大喝一声,灵巧地一闪身,紧接着一刀劈断了那惨白的触手。那东西竟然发出了一声悲鸣,”嗖”地缩回到大毛的嘴里。

紧接着,大毛的双眼中竟然喷射出大量黑色的雾气来,只用了两秒钟就弥漫了整座墓室!

“大毛,坦克!”我一边呼喊着他俩的名字,一边用强光手电四处照着。

可是,这强光手电的光,竟然只能在黑雾里照出一尺远,就被黑暗彻底吞噬了……

黑雾

我又叫了几声,可是黑暗中根本没有人回应我。

不过我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在我每次喊完话大概半秒钟之后,就会有微弱的回声传来,也就是说这个墓室至少有七十米长,大得超出想象。而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这个墓室极小的一部分。我们在这一小部分墓室里还能见到一套制作精良的棺椁,就说明这是一个被黑暗分割开来的连环墓室,每一个被黑暗分割而成的”墓室”里都应该有一套棺椁,这样才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只怕我们要在几十套乃至上百套棺椁里去寻找那个什么翠金心了。

不,说不定沈家的目标不是翠金心,而是更有价值的东西。

但让我十分不解的是,黑色的雾气并不是活物,更不可能有意识,那么它是怎么”避开”棺椁,让那棺椁看起来像是放置在被黑雾包裹起来的墓室里的呢?

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古怪的想法,于是慢慢地向那副棺椁的位置走去。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那副棺椁就在我右边两三米远的地方。

我手中强光手电的光突然照出去很远,直接射到了那副黒木棺椁上–我从黑雾中走出来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