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窗帘

我翻了个身,眉头却越皱越紧–我快被那一声声似有若无的挠墙声折磨疯了。邻床的李林却像死人似的沉寂着,不知道是已熟睡还是自欺欺人地选择了充耳不闻。

终于,我忍无可忍地下了床,想去看看隔壁为什么会在深夜发出如此让人心惊肉跳的异响。

“别多管闲事。”我拉开门的一瞬间,李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看得出,他和我一样听到了隔壁的古怪声响。

“不行,这么吵下去我实在睡不着。”我摇了摇头,走到隔壁门前,敲响了门。

许久,门开了,张恒出现在门后,睡眼惺忪地看着我。

“兄弟,麻烦提醒你的室友注意点儿影响,一个人睡不着别折腾得大家一起失眠。”我没好气儿地抱怨道。

“室友?寝室里就我一个人。”张恒边说边不耐烦地打着哈欠。见我将信将疑,他索性敞开房门让我看了看空荡荡的寝室。

我快速地扫了一眼黑洞洞的寝室,发现那一直传来挠墙声的墙壁后竟然只有一张空床。

“那你之前听到过什么古怪的声音没有?”我犹豫一下,问道。

“听到了,你室友的磨牙声可真够响的。”他苦笑着说道。

我的心顿时一紧: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我又仔细地在他的寝室里扫视了一圈,可除了正在月光下闪着血色光芒的窗帘让我觉得有些不寒而栗外,并没有发现别的异常。

“窗帘抽空换了吧,那颜色瘆的慌。”打了个哆嗦,我好心地提醒道。

“窗帘?”张恒顿时一愣,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们寝室根本就没挂窗帘。”他边说边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昏暗的光线下,那让人不安的血色窗帘正微微地颤抖着。

张恒呆了一下,刚想上前看个究竟,一阵诡异的骨节摩擦声中,窗帘的顶端竟露出了一张腐败的脸。那张脸的下巴已不见了,全凭一排上牙爬犁似的拖动着那颗残破的头颅在墙壁上缓慢地移动,而那血色窗帘竟是那颗头颅披散而下的一头血淋淋的长发。

张恒顿时惊叫着跌倒在地。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那散发着血腥味的发丝突然卷向地上的张恒,转眼就将他卷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粽。

兴师问罪

看着不断蠕动着发出”呜呜”声的张恒,我忙踉跄地逃回了自己的寝室。

“李林,血头发,张恒……”我惨白着一张脸,语无伦次地向李林描述着我看到的惊恐一幕。

费了半天劲儿,李林总算听明白了我的意思,一张嘴顿时张得仿佛要将我吞下去。愣了几秒,他突然抄起一把椅子冲向隔壁寝室,我忙颤栗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推开那扇虚掩的房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可是,黑漆漆的寝室里却早已不见了张恒的影子,寝室里的窗户大敞着,一条一尺多宽的血迹拖痕一直向窗外延伸而去。

“要不,报警吧?”许久,我咽了一口唾沫,征询着李林。

李林白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拉着我退出了张恒的寝室:”别犯傻了,你打算怎么跟警察说,张恒被鬼拖走了?”

我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用不住的颤抖表达着内心的恐惧。

“早叫你少管闲事,没听说过吗?半夜挠墙,猛鬼上梁。我就知道这里今晚会出事,你非要把自己也卷进来。”李林叹着气,眼神无比复杂地看着我说。

“那我现在怎么办?”我求助地问道。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希望那个鬼没有看清你的样子,否则……”

随着李林的一声叹息,我整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缩在被窝里,我颤抖着暗示着自己:今晚的经历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我不想多事,可事情却偏偏找上了我。

第二天午饭后,我被一脸阴沉的陈浩和吴东堵在了食堂的角落。原因是有人告诉二人昨夜依稀听到我和张恒说了些什么,之后就传来了张恒的惨叫声,这让我顿时成了张恒失踪最大的嫌疑对象。

面对气势汹汹的二人,我支支吾吾地解释着,可是二人对我的”鬼魂索命”之说根本不屑一顾。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把张恒弄哪儿去了?”陈浩怒吼着,拳头第三次狠狠地砸在了我的鼻梁上。

“我说了,他被一个鬼魂拖走了。”我捂着淌血的鼻子奋力地挣扎,可在膀大腰圆的二人面前却根本无济于事。

“我看你还能犟到什么时候!”陈浩眼睛里喷着火。就在他第四次向我抡起拳头时,却被吴东抓住了胳膊。

吴东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先说说,那是个什么样的鬼魂?”

“只有半张脸,头发上全是血,头发大概有这么长……”我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却看到二人对望了一眼,脸上随即流露出了一丝莫名的惊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