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艺人

一个卖艺人坐在街边,他手脚头并用,用五根线绳控制一个木头偶人的手脚头,它就舞动起来,引得很多人观看。

我也是围观者之一。

那个偶人像1岁婴儿那么大,只是脑袋很小,跟鸡蛋差不多一样。我想,就算它的脑袋里真的装着大脑,也不会有多少智商。它脸上的五官都是画上去的,一副笑吟吟的表情,当然,它只能一直笑着,不管白天还是黑夜。

只是它的眼睛涂着黑漆,太假了,没有一点神采,于是它的笑就显得有点吓人。

卖艺人的技术很好,他牵动着那个小小的偶人,一会儿跳街舞,一会儿扭秧歌,一会儿跳大神,大家纷纷给钱。

天一点点黑了,卖艺人给大家鞠躬,然后收拾行头,要回家了。围观者渐渐散去,我也要回家了。我走进旁边一家小卖店,买了瓶水,朝窗外看看,那个卖艺人刚刚离开,奇怪的是,他没有把那个偶人收起来,而是用线绳操纵着它行走。

我离开小卖店,突然萌生了跟踪他的想法,于是,我悄悄尾随在他身后。

他一直朝前走,最后竟出了城。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看着一个真人一个假人走在幽暗的夜色中,我有些害怕,可是这样就离开了,就觉得不甘心,鼓了鼓勇气,我追上去说话了:”师傅,你为什么不把偶人装起来呢?”

卖艺人停下来,目视前方却不说话。我回头看了看,我背后没什么啊。

没想到,那个小小的偶人抖了抖它和卖艺者之间的五根线绳,说话了。它不再笑,口气冷冷的:”是我在操纵他。”

禁忌游戏

甲和乙是好朋友。

他们听到一个禁忌游戏,一直想试试,却不敢。其实这个游戏很简单――午夜零点,两个人,找一个没人的屋子,需要光线幽暗,然后两个人脸贴脸,间距大约5cm,大脑都保持无意识状态,不说话,一直对视……

据说,没人能坚持7分钟。不知道为什么。

甲和乙非常好奇,一直想试试。

这灭,两个人在医院的锅炉房替甲的爸爸值班,到了零点的时候,甲说:”我们玩那个对视游戏吧?”

乙说:”会不会……出事?”

甲说:”能出什么事!”

乙小声说:”要是不出什么事,那又没意思了……”

值班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灯光也昏暗,两个人把椅了搬到一起,开始脸贴脸对视。

很静,时间一点点滑过去,他们感觉对方越来越不像对方……两个人都坚持着。

熬到第7分钟的时候,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惊叫出来――他们看到什么了呢?

甲看到了甲的脸,乙看到了乙的脸。

愣怔几秒钟之后,他们才渐渐回过神来,没什么啊,一个甲,一个乙,乙来陪甲替他爸爸值班。

……天亮之后,他们离开医院,各自回家了。甲以为自己是甲,乙以为自己是乙,一切正常。最大的恐怖在于,这个世界都很正常。

痛的级别

一个姓周的患者来到医院,挂了个内科。

医生戴着很大的口罩,基本看不清长相。

患者在他对面坐下来,讲述了病情,然后说:”很痛。”

医生用听诊器听了听,淡淡地说:”你患的是心绞痛,它在医学里属于一级痛。”

患者顿时很好奇:”还有什么痛?”

医生说:”比如,把刀了插进心脏,那种感觉属于17级痛。”

患者:”真恐怖……那算是最高级别的痛了吧?”

医生似乎不想跟他再废话了,瞪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低头拉开了抽屉。患者隔着桌角,盯住他的手。突然,医生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刀子:”还有十八级痛――把刀子插进心绞痛患者的心脏!”

……杀了人之后,这个医生摘下口罩,悲伤地说:”姓周的,你夺走了我的女人,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那才是最高级别的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