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

“王总,贵公子心脏病极为严重,顶多支撑半年,也就是说,半年之内必须换心脏,否则将危及生命。”从病房出来,李锋医生对王明昌以凝重的口吻说。

王明昌今年60岁,儿子王锵今年28岁。儿子从生下就患先天性心脏病,经过多方医治,心脏病逐渐得到控制,并不影响他正常的生活。谁能料到,正到处对象的关键时刻,儿子的心脏病又复发了,而且还严重到要换心脏的地步。怎能不让做父亲的王明昌焦灼不安呢?

李锋医生告诉王明昌,人的心脏不同于其他器官,对捐赠者要求极高,不但血型要相配,而且在身高体重方面也要与他儿子相仿,差距大了都不行。李医生的一番话对焦灼不安的王明昌来说无疑雪上加霜,本来心脏捐献者就天下难觅,而且还要求血型相同,身高体重相仿,这无疑于要儿子等死。但作为父亲,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于是,他便在网上,在新闻媒体上连篇累版地做寻求脏器的广告。并承诺给家属酬金50万。常言说,工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他终于接到了捐赠者家属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是一个少妇,少妇在电话中悲痛欲绝地说,她叫安妮,新婚不到半年的丈夫吴蒙刚刚发生车祸,吴蒙在生前留下遗嘱,自愿将器官捐献给需要捐赠的病人。而且吴蒙的血型与王锵的血型相同,身高体重也相似。

王明昌听罢安妮的电话,顿时就像一艘大船在黑夜茫茫的大海中见到了航标灯,就像在暗无天日中见到了大救星,顿时感到儿子生存有希望了。

儿子手术很成功。为了答谢捐赠人吴蒙的家属安妮,王明昌在金华大酒店设宴盛情款待安妮。并当场将存有50万元的银行卡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安妮,并情真意切地说:”没有您的热情相助,就没有我儿子今天的生存。按约定,我理应支付您50万元的酬金,请收下。”

安妮并没有接银行卡,而是轻轻地推开王明昌的双手,异常平静地说:”救死扶伤,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这钱我不能收。”

安妮的高风亮节,使王明昌父子大为感动,父子没有想到,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安妮竟有这般襟怀。

再说王锵,康复后,便回到父亲的软件开发公司上班。王明昌年轻时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留学,毕业后曾到美国硅谷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工作三年,做工程师,后来便回国创办了自己的软件开发公司,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积累上亿元的资产。

王锵几乎三天两头请安妮吃饭喝茶,理由是答谢安妮的救命之恩。安妮每次都愉快地赴约,理由是,每每见到王锵的身姿,就像见到吴蒙的音容笑貌。

常言说,日久生情,经过半年多的交往,王锵感到自己已经爱上了安妮,而且达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于是便当面向安妮求婚。

安妮真切地说:”能得到你的爱,我感到很荣幸,只是我曾结过婚,你父亲会同意吗?”

王锵回到家,便向父亲坦露心声。王明昌说:”做人应讲良心,只要你俩愿意,父亲就支持。”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