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旧案

1947年1月15日,平常很晚才起床的家庭主妇贝蒂伯辛格竟然起了个大早,她要去商店修鞋。在头一天睡觉前,贝蒂就对修鞋这件事念念不忘,她那双鞋的款式在当时的洛杉矶非常走俏,贝蒂第一眼就看上了它,于是花了不菲的价钱把它买下来,但是没过多久,鞋子就出现了问题,这让贝蒂感到非常不高兴。草草洗漱完毕,贝蒂带上女儿从家里走了出来。

贝蒂的家位于洛杉矶的西南部,在诺顿大街附近。那里原来十分空阔,战争使大片的土地闲置,长满了杂草和低矮的灌木,但战后迅速复苏的房地产业以迅猛发展的态势抢滩了这片土地,没过多久,那里便不见了以往的空阔,而变得高楼林立,商铺鳞次栉比。

贝蒂打算穿过诺顿大街,去附近的一家修鞋店。时间太早,冬日宽阔的大街冷冷清清,沉寂的城市还没有车水马龙和摩肩接踵的行人。去商店的路上,贝蒂看到了可怕的一幕,这一幕在今天看来仍然让人感到触目惊心,这一幕令贝蒂呆若木鸡,这一幕,揭开了使洛杉矶全城轰动的谋杀案的帷幕。

贝蒂带着女儿,步履匆匆地走着,途中她们经过了一片空地,那片空地是惟一一块保留着战前原貌的土地,空阔的地面上长满了低矮的灌木丛。

突然,贝蒂的女儿看到路边的灌木丛里有东西,便告诉了贝蒂,贝蒂扫了一眼,开始以为那不过是一张废报纸之类的东西,所以就不以为意,又看过一眼之后,贝蒂心里不安起来,直觉告诉她,那可能是一个人。于是,她就壮着胆子走上前去–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个人!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她的身体已经僵硬了。

贝蒂吓得手脚发麻,半天才缓过神来,她跌跌撞撞地跑到最近的房子里,语无伦次地向**报了案,这就是困惑了洛杉矶**和民众半个多世纪之久的不解迷案–“黑色大丽花”案件。

在**到来之前,洛杉矶《先驱快报》的记者却捷足先登,到达了发现尸体的现场。

记者威尔福勒当时在报社供职,他和同事们赶到后,他先拿着相机去现场拍照。威尔胆战心惊地向前走去,在距离死者20码远的地方,他看清楚了眼前的惊人一幕,声音有些发颤地告诉同事菲利克斯:”菲利克斯,这个女人被切成两半了。是谁这么残忍,竟然对一个年轻姑娘下这样的毒手?”菲利克斯显然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对威尔的话竟然充耳不闻。

几分钟后,**和其他媒体相继赶到现场,到场的人中,即便是目睹过最残暴凶杀案的人也不得不这样说:这件谋杀案令人发指。他们看见受害的女人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她被拦腰截断,胳膊向后举过头顶,脸朝向一侧。

**竭力想在现场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收效甚微,现场留下的惟一能够算作证据的物品,就是一个可能是用来装尸体的布袋。

验尸官的结论是:”案发现场没有发现明显的血迹,由此可以推断,这只是第二现场,真正犯罪的所在不是这里,而是另有他处。她的直接死因是头部遭到重击,罪犯是一个惨绝人寰的冷血动物,在将她杀死后,竟然将她从腹部截成了两截。”

托尼瓦尔德兹当时是洛杉矶《KTTV报道》的记者,他对”黑色大丽花”案件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他认为死者的尸体是经过罪犯精心摆放的。托尼对此感到疑惑不解,为什么死者的尸体不是从卡车或货车的后备厢里扔出来,而是被人花很大工夫仔细摆好姿势?难道凶手和摆放尸体的不是一个人?这里面是不是隐藏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由于死者的身上没有穿衣服,在洛杉矶**局的档案中又没有她的指纹记录,所以**无从知道她的确切身份,只好印下她的指纹,把指纹送往华盛顿,让联邦调查局帮助核实。在死者被发现32个小时后,她的身份被确定了。她的名字叫伊丽莎白肖特,当时22岁。

警方得知,伊丽莎白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女人,容貌美丽,正值花样年华。她打算去好莱坞实现她的明星梦,却不知怎么在洛杉矶终结了生命。

警方开始竭尽所能地寻找有关伊丽莎白的线索,新闻界也闻风而动,但新闻界的目的是为了大肆的炒作,而警方则是为了尽早破案,将罪犯绳之以法。

警方检查员找到了伊丽莎白母亲的住址,但《先驱快报》的人再次抢先一步,在**之前采取了行动。新闻主编吉姆理查森让记者韦恩萨顿跟踪报道这件案子的整个过程,韦恩给伊丽莎白的母亲打了电话,谎称她的女儿在选美大赛上获胜了,虽然韦恩知道这样做很不地道,也知道这样做有些残忍,甚至带着欺诈的性质,但作为一名记者,他不得不这样做。韦恩不费吹灰之力就从毫不知情的母亲口中套出了死者的全部情况,然后,对站在一旁的吉姆说:”把事情告诉她吧,我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了。”于是擅长演戏的吉姆接过话筒,告诉那位母亲:”哦,您好,我想告诉您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是关于您的女儿的,是这样的,您的女儿在洛杉矶遇害了,请您不要难过,亲爱的太太。”电话那头,伊丽莎白的母亲先是一阵沉默,接着号啕大哭,然后重重地扣上了电话……嘟嘟的声音充斥着吉姆的耳朵,很显然,他的话带给了那位母亲很大的打击,但是,吉姆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他也为此事感到无能为力。

第二天,《先驱快报》的头版赫然印着伊丽莎白的大幅照片,头条新闻的标题是:黑色大丽花之死。

一时间,众多媒体相互效尤,争相报道,”黑色大丽花”案件成为洛杉矶地区民众关注的焦点,那么,到底伊丽莎白的”黑色大丽花”绰号从何而来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