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西部有个灌阳县,灌阳县多山,附近的老百姓大多靠开垦荒山和采石为业。邻近其他一些县的穷人们也纷纷来到这里,也靠着开山和采石谋生。

有个叫王乙的人,就是多年以前从外地独自一个人来到当地采石场做工的。王乙有个远房的侄子叫王大有,每年都来探望王乙,来了就住在王乙家里,一般总要住上两三个月才走。由于王大有常来常往,所以王乙的左邻右舍都认识他。

有一天,日头已经老高,大家都去采石场做工了,可是却一直没瞧见王乙来。午间歇工时,有几个平常和王乙关系不错的人怕王乙病了,便一同来到王乙家门口。大家一敲门,没人答应,敲了一会儿,还是一点儿响动没有。大家觉得挺奇怪,担心他出什么事,子是使劲儿把门撞开,涌进去一瞧,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个遍体鲜血的尸首横在床上,却没有脑袋,从腔子里往外流的血已经凝成一大片黑紫色,看去不象刚死的,大约死去有些时候了。

大家瞧着眼前这番情景,不觉得又摇头又吐舌头,纷纷说:”不好不好,祸事到了,祸事到了!”

大家为什么都嚷嚷”祸事到了”呢?这是因为当地一发生杀人的案子,官府便要前来勘察。而官府一来勘察,工匠们便不能去采石场做工了,要随时等着被官府传讯、审问,还要为办案人员供应吃的喝的以及住宿的地方,就这样还免不了要被勒索敲诈。

大家越想越害怕,可是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这时,有个平素胆子就比较大的人说:”埋了吧。”大家听了这个人的建议,议论了一会儿,觉得也只能如此,于是由大伙儿凑钱,买个棺材把王乙悄悄埋了,然后大伙儿又聚到一块儿,立下誓言,对外边统一口径,只说王乙得暴病死了,谁也不能说出真情,否则就会给所有人招来杀身之祸。

过了几个月,忽然一夭,王大有又来探望王乙。邻居们瞧见他来了,便主动上前告诉他,”你叔叔头几个月突然得了暴病死了,因为他是独自一个人在这儿,又不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没法通知你,我们大伙儿就凑了点钱把他埋了,也算尽了我们跟他朋友一场的心意。”王大有听了,顿时放声大哭,十分悲伤。哭完了,又问了问他叔叔埋葬的地方,然后谢过大家便走了。

王大有一走,大家都感到心里轻松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没过几天,王大有突然又回来了,而且将王乙周围的邻居挨个儿找了一遍,请他们在某天某时到王乙家吃饭。有的邻居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想去,可王大有一个劲儿地请,也只好勉强来了。

等到大家都坐好了,王大有端起酒杯说:”我叔叔因为家里贪穷,才扔下老婆孩子,到这里的采石场做工。这些年承蒙在座的各位长辈帮忙照应,生活得不错,家里的日子也宽裕了不少。没想到老天爷不长眼,现在得了暴病身死,实在让人可怜。各位前辈代我凑钱买了棺材,埋葬了我叔叔,真是大恩大德,让我给前辈们磕个头,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说完,王大有马上趴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大家连忙把他扶起来,都说不必如此,这是应当做的。王大有掸掸衣服,为每个人都倒上酒,劝大家喝,又再三表示自己对大家的感激。大家一瞧,觉得王大有是实心实意地请客,也就都放下心来,于是放开了大吃,个个面红耳赤酒足饭饱。

等到吃尽喝光,王大有送大家出门时,他突然拦在门口,说:”我有一件事想麻烦一下各位前辈。”

“你尽管说,我们一定帮忙。”大家都点头应允。

王大有瞧瞧大家说:”我想请你们到我叔叔的坟上走一趟。”大伙儿一听,心里虽然都不怎么乐意,可刚才答应了又不好拒绝,只好随着王大有到王乙的坟上来。

到了坟前,王大有又说:”我这回来的时候,我婶嘱咐我,要我把我叔叔的尸骨带回老家埋葬。这件事还得请各位前辈帮忙。”真是语出惊人,众人一听就象掉进冰窟窿里,浑身不住发抖,你看我,我看你,因为他们知道,棺材里躺着的是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

这时有个人连忙劝他说:”你叔叔既然已经安葬了,又何必千里迢迢地弄回老家去呢?来来回回的搬弄尸体,又花钱劳神又让死者不得安宁,何苦呢?不如你回去好好劝劝你婶子,算了吧!”

王大有这时却将脸色一变,态度十分强硬又不近人情,不管大家如何劝说,一定要将棺材运回老家。大伙儿眼瞧着劝他没用,也就只好帮他把棺材从坟里搬出来,看着这口棺材,大家一个个脑袋冒汗心里发毛,胆战心惊,就怕王大有打开棺材看破真相。

王大有把棺材看了半天,又在棺材旁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查看了好几回,突然说:”我要开棺!”

“这何苦呢?”有人劝他。

王大有却说:”我叔叔一向穷苦,我要看看他安葬得怎么样。衣服鞋袜是不是整齐,日用之物是不是够用,这样才能尽我们叔侄的情份。”话音刚落,王大有便将棺材盖儿猛然一掀。

大家见了一愣,不禁齐声喊叫起来,胆小的吓得扭身就跑。

王大有往棺材里一看,顿时将脸往下一沉,厉声问道:”头在哪儿?”

没有一个人回答。

王大有两眼凶光四射,厉声盘问众人:”你们既然说他病死,怎么他的尸首的头会不见了?”

大家实在没办法,只好将事情真相告诉了他。

收藏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