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时空

第四百三十章 意外消息

“带我去通讯室。”赵立见上校十分的识趣,也不想多说什么,直接下命令。上校毫不犹豫的带着赵立离开,只留下几个军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校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就投降了那个人?”一位上尉十分的不解,下级军官没有听过赵立名号十分的正常,对此不理解,更加的容易理解:“我们整整一个团的人,就向一个人投降?”

“这是长官的命令,不用多说什么,执行命令!”上校的副官,一位少校同样的十分不解,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允许下属质疑长官的命令,很是严肃的说了这番话之后,他看着上校和赵立离开的方向,飞快的追了过去。

赵立熟练的艹作着那些通讯器械,手上的速度让旁边跟着的上校也一阵眼花缭乱。解码器的拆卸和重新安装,简直比起专业的通讯兵都要熟悉,难道这位传说中的军区司令赵疯子赵老爷,居然是通讯兵出身吗?

这个时候,赵立却没有什么心思和上校解释,他自己带着白鸟军区最新的通讯解码器,只要替换掉原本通讯设备的解码器,就可以直接和白鸟军区的专线取得联系。大家都是源自联邦,设备也同出一辙,只要有解码器,联系的事情十分的方便。

毕,一声轻响,赵立已经开始启动了通讯器。屏幕上,启动的标志闪现,随后,就是一片白茫茫,没有任何的景象。

这中现象,只能说明一点,在装上全新的解码器之后,这台通讯器无法通过通讯中转卫星的验证,依旧是无法取得和外界的联络。

赵立沉思了片刻,飞快的关闭了军用通讯器,然后拆下解码器,将原有的解码器还原,吩咐上校:“接通指挥部。”

“接通指挥部?”上校自然知道,现在自己所属的星球,和赵立是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阵营,赵立俘虏了他们,这已经很让人惊讶,但现在赵立居然要他接通指挥部,刚刚赵立所做的一切他都已经看在眼里,很明显,这不是让他接通赵立白鸟军区的指挥部,而是这边宣布读力的最高领袖。

“是,长官!”上校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上面的人都知道赵立的厉害,自己面对赵立的时候选择投降,谁都能谅解,他倒是不怕被人追究责任。上前两步,上校飞快的输入了自己的身份验证码,然后开始呼叫指挥部。

“上校,什么事情?”指挥部的最高领袖,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也不是什么人想要通话就能通话的,有专门的通讯员负责接待,然后向上级请示,赵立的指挥部当中,有不少美女就是专门干这种事情的。

“我要和你们的最高领袖通话。”赵立将上校拨开,自己站到了通讯器的前面,冲着里面的通讯员回答了一句:“告诉他,白鸟军区赵疯子和他通话。”

作为指挥部的通讯员,自然知道赵疯子大名,不敢带埋,飞快的报告了上去。不一会,通讯就被直接转到了最高领袖的办公室当中。

出乎意料的是,最高领袖和赵立见面,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互相敬了一个军礼,让旁边的上校看的莫名其妙。不过,上校并没有机会再看后面会发生什么,赵立已经挥手,示意他离开。

上校不敢多说什么,冲着赵立和屏幕中的最高领袖各自敬礼之后,飞快的退了出去。离开通讯室,想了想,也没有敢走远,直接站在门口,似乎在替赵立站岗一般。旁边,他的副官早就在这边等待多时,见他出来,两人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很遗憾。”通讯器两端只有赵立和最高领袖两个人,两人都在沉默,最终,还是最高领袖先开了口。这句话说出来,似乎还带着一点变相的道歉的味道在里面。

“我也是。”赵立的话却有了另一种味道,他似乎对最高领袖的办公室十分的感兴趣,突然笑了笑:“你怎么会喜欢在战舰上办公的?”

“星球上有你,我不能冒险。”最高领袖在面对赵立的时候,直言不讳:“以前我一直不知道最高统帅为什么会在意校长和老长官,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可惜,知道的有点太迟了。”

“你觉得,这样就能困住我吗?”赵立摇了摇头,不置可否,不用说最高领袖,就连他自己在内,以前又何尝想到过,老监狱长和校长居然有如许之大的震慑力?老监狱长常常说自己的存在是威慑,赵立还不怎么相信,但现在,当他自己也成为可以威慑别人的人之后,他才真正明白,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力量。

“不能。”最高领袖飞快的摇着头:“这种程度的封锁,最多只是能让你在一段时间内和你的人无法联络而已,你想要离开的话,总还是有办法的。“最高领袖的坦言,倒是让赵立也很欣赏,这个人,拿得起放的下,的确算是一个高人。他有野心,也知道抓住时机,但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走出针对赵立父母的昏招。不过,他刚刚自己也承认,有些遗憾,看来也是别有内情的。

他坦言只能暂时封锁赵立,但赵立却不能用隐形战舰冒险,一旦在太空中失败,留给赵立的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慢慢的等待,只要白鸟星球发现不对,他们的舰队开来,赵立就有了脱困的时机。

“经营了十年的星球,就打算这样放弃?”赵立不问他封锁自己的理由,只是问他有没有这样的决心。

“从我意识到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之后,我就已经无法回头了。”最高领袖苦笑一声:“就算是我现在向你赔礼道歉,你也不会放过去。何况,我也不是那种摇尾乞怜的人,怎么也要为自己争取一下。”

“争取这几天时间的机会?”赵立眉头略微的皱了皱,从最高领袖的话里话外,他听出了一丝针对未来的阴谋的味道,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或许吧!”最高领袖也不承认,也不否认,反正虚虚实实的,大家玩的都是这一套,他没有必要向赵立解释,赵立也不会追问他具体的计划。到了这个层次,大家就算是争斗,也是更高层面的对决,而不是两个人面对面的对抗。

“你真的不打算落地了?”赵立又问了一句。

“所有的战舰,我都已经带走,能带的人我也全部都带上了,地面基地,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去接收,我无所谓。”最高领袖这句话,才是真的让赵立动容。他居然真的把所有的地面基地全部抛弃,估计留下的,也只是类似这个军营驻扎的普通士兵,就算是赵立全部掌握,没有战舰,也无法离开星球,同样的,没有通讯手段,也一样无法和他的人取得联络。

能让最高领袖做出这样的决定,绝不是什么普通的事情,赵立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近期内,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一定会发生大事。

一个星球的军政大权,不是什么人想放就能放掉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已经有了什么可以拿回这些权力的办法。而这些办法,不会在这几天出现。到时候,只要能对付了赵立,哪怕整个星球都已经投降赵立,他还是可以轻松的接手过来。

赵立思考的焦点,就集中在对方到底是打算进行什么样的阴谋,以及打算采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对付自己上面。

两人已经通话,最高领袖似乎也已经觉得无话可说,主动的掐断了通讯。通讯室当中,赵立一个人,开始慢慢的思索,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一时想不明白,赵立也不多想,既然对方已经说他暂时放弃了地面基地,赵立对呆在这个偏远的小型驻军基地当中也觉得没有什么意义,直接问清楚了地面指挥部的所在,然后离开了基地。

和班韵婵简单的商量过之后,赵立就直接向指挥部飞去。不出赵立所料,指挥部里几乎是空空荡荡,只有一些负责警戒的卫队留着,还有一些在指挥部没有什么作用的军官,其他人,全部都已经跟着最高领袖上了战舰,飞翔在外太空当中。

赵立毫不客气,直接鸠占鹊巢,占据了这个先进的指挥部。严格说起来,最高领袖在这里经营了十年之久,他的指挥部,可比赵立那个赶时间新建的指挥部要强上许多。

最让赵立惊讶的是,这里的军队对于他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惊讶,十分平静的向他投降,几乎都没有费他一点的力气。诧异之下,赵立也问了问这里负责的最高长官,这才知道,就在赵立和最高领袖通话过之后不久,空中指挥部就传来消息,要他们不要和赵疯子冲突,反正见到人,听从他的指令就行。对下级军官和士兵,赵立还从来没有过赶尽杀绝的先例。

很快赵立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这表明,对方不想在这个时候和赵立硬碰硬。上次的几万人的事件发生之后,对方已经改变了策略。都是带兵的人,谁愿意让自己手下数万人去换取一个人的姓命?光凭这一点,赵立就已经不可能放过最高领袖,最高领袖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给地面上无法带走的士兵们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这样,大家都不用有什么伤亡。

对这个比白鸟军区要坚固了不少的指挥部,赵立很感兴趣,在进入指挥部最高领袖的办公室之后,赵立就开始飞快的感应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说实话,的确比赵立的白鸟军区指挥部要气派。

当然,赵立更感兴趣的,却是留在指挥部没能跟着离开的那些人。这些人没能被带走,只能说明一点,第一,他们很多事情都不知情,第二,他们不重要。但赵立还是开始一个一个的接见他们,每个人都要问很久的话。

不出赵立所料,留下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接近过指挥中枢,全部都是外围的一些服务和后勤人员。这样的人,在战舰上都有完整的配备,带他们上战舰也只能是浪费有限的战舰携带的资源,所以全部都留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最高领袖会有什么样的动作,赵立也一直在担心着什么。不过,对白鸟星球,赵立还是十分的放心,有老监狱长和校长坐镇,加上自己这边表现出的力量,没有哪个家伙会在白鸟星球家门口来惹是生非的。

莫非,他们想要对付的是自己?赵立瞬间把念头闪到了那个神秘组织的身上。迄今为止,都没有能够得到那个组织的完整的消息。如果是他们的话,说不定这些家伙会利用汉斯教授留下的技术,然后大量的生产高手。赵立虽然厉害,但是再怎么样,好手也不可能架住人多,总会有疲累的时候,到时候,就是赵立束手就擒或者殒命的时刻。

赵立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为了得到这些家伙的最终目的,赵立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和留下来的这些人谈话,试图从他们口中得到一点的消息,以便启发自己的思路,可惜的是,连续的两天过去,赵立没有得到任何值得注意的消息。

“什么?你在清扫卫生的时候,偶然发现过通讯官屏幕上的一个大人物?”某个负责清理指挥部卫生的家伙,不经意的说出了这样的一个消息,让赵立立刻精神了起来:“是谁?是哪个大人物?”

“是亚瑟统帅。”对方被赵立的态度吓了一跳,急忙说出来。

“亚瑟统帅?”赵立目光一亮:“你没有看错?”

“没有,我知道亚瑟统帅已经死了,但是,我那天的确是看到了亚瑟统帅。”对方开始指天发誓,他看到的,就是已经被证实死在火场中的亚瑟统帅。

(未完待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