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时空

第三百六十六章 层层追索

不是每个人都有赵立的好运气,在有生之前曾经有一段时期是以红樱果果汁为饮料的,在体内已经产生了大量的抗体;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吃过神秘的沙粒,自身代谢和恢复速度十分的惊人;更不是所有人都是九级高手,内力在体内,完全可以变成另一个循环系统,辅助恢复的。

自然,这三种好运气或者说十分严格的条件综合在一个人身上的话,那就更加的是凤毛麟角。很显然,被注射了超级坦白剂的上校既不是凤毛,也不是麟角,所以,X-3型超级坦白剂在他身上严格的按照它对生物体的作用机理开始发挥作用。

“上校,请你仔细叙述一下,关押赵疯子的那个房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赵立的声音十分的平静,但是大家却都能感觉的到他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如同火山即将爆发一样的愤怒。

“……中将让我们给赵疯子换了一杯茶,茶水里放入了迷幻剂,麻醉剂,镇静剂,以及一支X-3型超级坦白剂。”当上校在注射了坦白剂以后稍微显得有点不怎么正常的语调中,上校慢慢的把经过说了出来。

“……后来,我们在监控屏幕上播放了内务部特勤人员监控赵疯子父母的实时视频……”说到这里的时候,中将和另外的三个上校已经彻底的闭上了眼睛。到了现在,就算是王尧统帅亲自说情,也救不了他们几个。何况,他们和王尧统帅之间,似乎并没有好到足以让统帅为他们屈尊降贵去说情的地步。

事实上,这个时候不要说让统帅去给他们说情,王尧统帅本人恨不能立刻将这些人全部都枪毙。只不过,他久经事故,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保持什么样的情绪,或者说,应该给外人看到什么样的外在表现,所以,一直在那里很镇静而已。

可是,其他人却没有他这样的好修养,当派系斗争突然上升到要不择手段的置人于死地的时候,这就已经不是派系斗争,而是生死仇敌了。

上校的话还在继续,赵立和中将的谈话他们虽然没有录下来,但是却不影响脑子里的记忆。当听到赵立就算是合作之后,也依然还是难逃被处死的下场之后,李立清统帅已经当场在屏幕中摔了杯子。

“亚瑟,这就是你所说的按照正当程序调查?”李立清统帅的嗓门之大,几乎已经快要赶上用了十倍的声音放大器:“谁他妈的给你的权力,让你未经统帅部的批准,就随便的处决一个军区司令的?”

屏幕中的亚瑟统帅,此刻却只能低着头,假装喝水来隐藏自己的尴尬。心中却已经将查尔斯将军骂到死。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没用,获取一个口供都弄出这么多的波折来,而且还触犯了所有人的底线,就算是他想要保,都不敢开这个口。这个上校的话一出口,内务部现在就已经是全体军方高级将领的死敌,祸及家人的卑鄙手段,就算是拿到了赵立的口供,他们也会被唾沫给淹死。

至于查尔斯上将,心中同样将那个负责的中将骂了个狗血喷头。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简直就是该死一万次。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中将把这个责任全部都背下来,来保全整个内务部。就算如此,内务部也不得不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低着头做人了。

没有人会追究赵立为什么会夺取内务部的战舰并且命令他的护卫舰控制这些人了。如果赵立不反击的话,那么在战舰上他就会变成一个死人,这种情况,再怎么说,也都是正当防卫。他又一个人都没有杀,更加不会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

现场的观察员们议论纷纷,而视频中的统帅们在李立清统帅大喝一声之后,谁都没有开口。形势已经很明朗,派系斗争某些人超出了底线,那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大家琢磨的是,在这件事情中统帅部的格局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而自己的派系又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嘟嘟嘟,轻声的提示音提醒大家,有人在试图进入会议系统。统帅部的机要秘书几乎马上就接通了那些通讯申请,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飞快的向王尧统帅请示。

“长官,其他的军区司令都得到了消息,正在申请加入会议,是否允许?”秘书的说话让等待上面决议的观察员们也都是心中一喜。有那些军区司令在,他们可不是观察员这个级别,根本没有说话的地位,那么如何处理,相信会很快有个结果。

“查尔斯你个王八蛋,他妈的竟敢威胁赵疯子的家人,我他妈的杀你全家!”通讯一接通,一个火爆的声音就吼了出来,完全不在乎这是在统帅部的会议上。声音十分的熟悉,正是赵立原先的顶头上司卢卡斯将军。

“卢卡斯,住嘴!”能这样喝斥卢卡斯将军的,就只有李立清统帅。虽然他自己也十分的愤怒,但是却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如果我们也这么做的话,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他们先挑起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在演双簧,但是卢卡斯将军这话一出口,那边查尔斯将军的脸色瞬间变得灰白。想说点什么,却一时竟然找不到开口的理由。

“有人做错事,那就一定会遭到惩罚,我们不能以这个理由去犯同样的错误。”李立清统帅紧紧的盯着亚瑟统帅的屏幕,一字一顿的说着。

“那赵疯子的家人现在怎么样了?”卢卡斯将军好像也接受了李立清统帅的意思,转而问赵立家人的情况。卢卡斯将军的话一出口,大家才意识过来,内务部似乎还没有撤销任务。想到这一点,查尔斯将军和亚瑟统帅都是一阵心悸,如果赵立的父母真的出了事情,那么这个事情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谢谢将军关心。”赵立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出声:“负责执行任务的内务部的几个外勤人员也全部都已经抓获,正在押解的路上。”

“呼”,出气声很明显,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声音。只要赵立的父母没有出事那就好,至少已经有了转寰的余地。欣喜之余,大家甚至忘记了问赵立是如何办到的。

新加入的军区司令们,很快得知了上校的供词,开始私下里议论起来。眼前的这个事情,到底该如何处理?

“各位统帅,各位长官!”赵立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冲着周围的人一个敬礼。众人知道,现在赵疯子是受害者,有权提出他的筹码了。

“这件事情,我要求一个交代!”赵立的话很平静,仿佛两个知心朋友对面谈心一般的平静,丝毫没有愤怒。

但听到的人却不这么认为。刚刚上校十分清晰的转述了发生的一切,其中就包括赵立的那句,所有任务的参与人和他们家人的姓命,那几乎就是赵立没有亲自向大家说出口的要求。听到这样的要求,就连王尧统帅都开始头疼,如果赵疯子真的要坚持的话,接下来该怎么样收场。

“咳”,李立清统帅干咳了一声,将大家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我还是刚刚的意见,有人犯错误,要受到惩罚,但是,我们不去犯同样的错误!”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却是让几乎所有人都暗暗点头。

李立清统帅一开口,那么让大家最头疼的问题立刻就不复存在。赵立站在原地没有开口,但是却也没有表示反对,很明显,他这是默认了。

尽管如此,却不表示就不用头疼,因为赵立说过,发布这个命令的人,同样也在他追究的范围之内。现在的情形,中将还没有开口,但谁都知道,中将绝不是发布命令的人,而且大家同样都知道,中将如果够聪明的话,那么一定会将所有的罪责一个人扛下来。

最终,赵立所要的结果,估计就会变成只处理中将和这次相关的几个上校以及几个微不足道的外勤队员。这样的结果,能让赵疯子满意吗?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这事情又会闹到多大?统帅部又将如何的协调取舍?这些都是问题。

“长官,我要求追究下达命令的人的责任!”赵立终于妥协开口,不要那些人家人的姓命,但至少主要责任人还是要追究的:“而且,我要求现场亲自审理,并采取一定的合理手段!”

似乎赵立的这个要求,也同样是给了统帅部一个体面的台阶下。大家都清楚,赵立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能够追究到的最高责任人不过就是那个中将,但他依然还这样提出来的话,想必是卖统帅部一个面子,现在就看统帅部如何来补偿赵立的这次遭遇了。

至于赵立要求的亲自审理,这个谁都不会反对,换成任何人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驳回赵立的要求,除非他真的是个傻子。

“同意!”经过短暂的接触之后,王尧统帅代表整个统帅部同意了赵立的要求。当赵立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甚至连李立清统帅都觉得有点可惜,这么好的机会,还是没有把内务部拿下,赵立在这种斗争上还是经验太少。

正在李立清统帅心中暗暗惋惜的时候,赵立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表的动作。他直接把已经被控制的中将拉了过来,当着大家的面,问了中将一个问题。

“这次行动的命令,是谁下的?”赵立的问话很简单,简单到让人怀疑赵立的脑子是不是坏了。这样问,能问出个什么来?

可是,更加让人惊诧的事情却紧跟着发生在大家眼前,被赵立的人控制,此刻已经早已认命的中将,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清清楚楚的说出来一句话:“我在战舰上接到了查尔斯将军的命令,他要我不惜一切代价,在战舰落地之前,拿到赵疯子的口供!”

轰,这一次,不管是现场的观察员,还是视频后面的那些军区司令或者统帅部成员,全部都被中将的一席话震惊到失态,随即马上就是议论纷纷。中将看起来不是一个傻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乱说什么?血口喷人!”事关查尔斯将军本人,他又在现场,第一反应就是站起身来冲着那个中将大喝一声:“你是不是被赵疯子收买了?或者他威胁你?”

赵立听到查尔斯将军的话,却嘴角含着冷笑,十分不屑的冲他摇了摇头。

“长官,瞒不住的,赵疯子手上现在有X-3坦白剂,我就算是现在不承认,到了该承认的时候,也一样会承认的。”中将十分无奈的冲着查尔斯将军露出了一丝苦笑。随着他的苦笑,赵立却把一支早已准备好的超级坦白剂举到了眼前。眼中的笑容,说不出的玩味。

李立清统帅现在终于知道赵立为什么会提出那样一个看似不合理的要求,和大多数人一样,他甚至已经因为之前的事情太过于愤怒,以至于忘记了赵立手上的那个密码箱子里,还有八支超级坦白剂。内务部完了,这是李立清统帅在惬意的坐回沙发之后,第一个念头。

正当大家正等着统帅部如何处理查尔斯将军的时候,赵立却一挥手:“把查尔斯将军请到这里来!”大家听的清清楚楚,赵立身边的四个美女高手,一言不发,直接冲到了查尔斯将军身边。

查尔斯将军听到赵立的话,第一反应却是马上掏出手枪把枪口送到嘴里。可惜的是还没等他做完这个动作,人就已经被牢牢的控制住,就连想要运功自杀都没有可能。

“查尔斯将军,这次行动的命令,是谁下的?”赵立手里拿着那支超级坦白剂的针剂,慢慢的举到了查尔斯将军的面前,缓缓的问出来。

“我是上将,你无权对我使用这种永久损伤姓药物!”查尔斯将军依然想着最后的挣扎:“如果没有人命令我,你也一样逃不掉!”

“放心!”赵立冲着查尔斯将军笑了笑:“我的血液中含有十分有效的抗体,等审问完之后,我可以将你完全的治好。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位中校可以为所有人证明。”

听到这话,查尔斯将军身子一软,几乎瘫倒在座位上。而赵立却已经举着针头,慢慢的靠近了查尔斯将军的胳膊。

“查尔斯将军,这次行动的命令,是谁下的?”

(未完待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