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时空

第三百六十三章 获取口供

“岂有此理!”一张纸质的报告被李立清统帅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内务部什么时候又这么大的权限,可以在统帅部都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抓走一位军区司令?”

送报告进来的秘书大气都不敢出,他从来没有见过统帅有这样愤怒的时刻。呆了一会,觉得自己呆在这里并不是一件聪明人应该做的事情,偷偷的看了看统帅没有其他的吩咐,慢慢的走了出去,随手关上了门。直到这时候,他才从震惊中缓和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出了一口气。内务部居然敢这样让统帅发怒,估计他们上上下下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好,我就看看你内务部能做出个什么样子?”李立清统帅疯狂的发了一通火气之后,自己也慢慢的坐下来,想了想,直接拨通了亚瑟统帅的通讯。

“内务部的人好大的胆子!协助调查,竟然带了一千多特种战士,当面给赵疯子带上了手铐,你们有种。”李立清统帅极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冲着亚瑟统帅就是一通:“很好,很好。”

“赵疯子的身手高明,我们不能不考虑他有反抗的可能。”亚瑟统帅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像是为自己人辩解。

“反抗?一千多个特种战士在赵疯子和他的二十个贴身侍卫面前给他戴上手铐怕他反抗?”听了亚瑟将军这种蹩脚的解释,李立清统帅的火又冒了出来:“不是我小看你们那些人,真的要动手的话,赵疯子一个人就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种情况下,更需要对他可能的行为进行约束。”在维护自己人上,亚瑟统帅和李立清并无二致,尽管他已经在心中把内务部的人骂的狗血喷头,但对外人的言语中却没有一点不满,尽力的维护:“赵疯子是危险的嫌犯,我们不得不慎重对待。”

“谁给你们的权力把他定为嫌犯?”这一点上,李立清统帅寸步不让:“连王尧统帅都说只是协助调查,你们有什么权力把他定为嫌犯?”

“这是内务部的工作方式,并不需要外人来指导。”亚瑟统帅依然还在维护着自己人:“而且,内务部有赵疯子贩卖军用管控物资的证据,这点毋庸置疑。”

“好!你们调查!”李立清统帅大怒:“我等着,我等着你们内务部的调查结果。你最好能让你的人能很幸运的得出结论,否则的话,赵疯子说过,想要取下他的手铐,叫内务部的老大换人!”说完这句,李立清统帅也不和亚瑟将军再寒暄什么,直接挂断了通讯。

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屏幕,亚瑟统帅也是一脸的铁青。克利夫兰他们到底在搞什么?现在谁都知道,赵立是被王尧统帅指明要协助调查的,怎么可以用哪种手段?就算在赵立的手下面前把赵立折辱了一顿,又能怎么样?

不过转念一想,亚瑟将军马上明白了下面人的想法。赵立是个年轻人,年轻人,一定会压不住火气,或者说,有很大的可能压不住火气。否则,赵疯子的这个名号,就有点言过其实了。毕竟赵立当年也是能头脑一热就带着两百人阻击五千人,或者是和某个军区司令叫板的热血青年。

只要当时亮出命令,赵疯子发现是在协助调查的情况下还要被戴上手铐,那么一发火,最好还是能把随队的那些特种战士打死打伤多少个,这样一来,名正言顺的把赵立逮捕,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这个被人称作赵疯子的年轻人,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能够沉得住气,半点没有反抗,很是让人意外。更加让人意外的是,赵立身边的那些护卫,据内务部的人猜测,几乎全部都是九级高手,那种情况下,这些九级高手竟然也能沉得住气,而且对赵立的命令简直可以说是令行禁止,很是让人诧异。

没有激起赵疯子的火气让他发疯,却激怒了赵疯子的上司,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不光激怒了赵疯子的上司,而且还成功的激怒了整个白鸟军区。甚至连带的,激怒了整个李立清统帅的派系。

其他的统帅和军区大佬们,估计也都在观望,或者,他们都会有点危机感,内务部什么时候可以直接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逮捕一个现役的军区司令了?

这次,内务部是弄巧成拙,谁都没有料到赵立会完全的不反抗,这种冷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亚瑟统帅坚决不相信李立清会没有想到这点,或者,在他火气过后会抹着冷汗说好险,但这一切已经都无所谓,现在,内务部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如果在短时间内没有什么突破姓进展的话,这些军方大佬们联合起来的势力,足够让内务部吃不了兜着走,到了那个时候,正如赵立所说,想要解下他手上的手铐,除了把内务部拱手让出来,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如果一直还霸占着这个部门的话,内务部从此将永无宁曰,而且会得罪一大批的统帅和军区司令。

想到这里,亚瑟统帅也不由得再叹一口气,拿起了桌上的通讯器:“给我接内务部!”

“是我!”亚瑟统帅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那位戴着上将军衔正在给他立正敬礼的将军,挥了挥手:“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打开赵疯子的突破口,拿到他的口供。否则,我也无法保证你还能呆在这个位置上。”

“是,长官!”对面的将军也知道这次事件的严重姓,重重的答应一声,挂断了通讯。

亚瑟统帅看着屏幕上消失的将军的影响,忽然觉得一阵遗憾。好像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刚刚说的那一幕会很快的实现。但到了这个地步,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是前面死路一条,他也只能看着自己的手下一条道走到黑了。

“哗”,赵立伸手抖了抖面前的杂志,引得周围看管的那些战士一阵紧张。

“别紧张,小心走火。去,给我弄杯茶来!”赵立好整以暇的调整好姿势,慢慢的看着杂志,头也不回的吩咐着,把这些负责看押的特种战士们,完全当成了勤务兵。

尽管赵立现在算是阶下囚,但是,他的要求却没有人会拒绝,要杂志给杂志,要茶水给茶水。

看着一直有两个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指使的滴溜溜的跑个不停,赵立的嘴角也忍不住露出意思弧度。现在赵立已经想明白为什么内务部会如此不合常理的动用那种手段。

那些人一定没有想到,自己早有了后续的招数,那些人打算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来试图激怒自己,真的是找错了时机。原本自己并没有什么反击的机会,那些人走的完全是合理的过程,最多计划里就是让他们损失一些物资。没想到,瞌睡就有人送了个枕头上来,而且还是最舒适的那种,内务部,这是自己一头撞上来的,怪不得赵立。

“咚咚咚”,赵立喝了几口茶水,突然猛地在桌面上敲了几下,引得看管的战士又是一站紧张。

“干什么?去问问驾驶舱的家伙们,没事绕圈子很好玩吗?”赵立突地大声的叫了出来。

此刻驾驶舱里的一群人,正在满头大汗的看着雷达扫描和舷窗外的情景。内务部的战舰周围,密密麻麻的被一群战舰包围着,而且这些战舰大明大量的发送过来明码的消息,他们是为自己的长官护航。

这个长官,绝不是内务部的中将,而是赵立。护航归护航,但他们却在空中不停的变换着战斗队形,换到攻击位置的战舰主炮,马上开始充能,然后锁定内务部的战舰,这也是战舰的驾驶员们满头大汗的原因。

中将坐在指挥室当中,同样毫无办法。赵立的护卫舰队十分聪明,明码发送消息,想用威胁内务部战舰的理由都没办法,人家说了,除了护卫长官,还在时刻不停的进行战斗演练,内务部可以安全不用考虑他们的存在。

妈的,中将恨不能马上冲到对面的战舰里,然后揪着他们舰长的领子问他,战斗演练需要不停的用攻击雷达锁定他们的战舰吗?可惜他做不到,就算能够和护卫舰队的指挥官通讯,却不能命令他们更改他们的行为,他们不具备上下级的指挥关系。

通讯器的不停的鸣叫,让中将迅速的打开了屏幕,随后就看到了他的长官的面孔。

“是!不惜一切代价,尽快获得赵疯子的口供!”中将听完长官的命令,立正敬礼,随后,拿起自己的军帽,戴在了头上,转身离开了指挥室。

“立正,向右转,齐步走!”中将很快出现在看管赵立的舱室当中,直接命令看管赵立的战士们离开。

“赵将军!”中将看了看坐的十分舒服的赵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然后目光转到了赵立已经喝的差不多的那杯茶上:“给赵将军换杯茶!”

片刻之后,两个战士拿着两杯茶分别给中将和赵立摆上了一杯。

“尝尝吧,这是我珍藏的。”中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端起面前的茶水,就着热乎劲,喝了一口,满意的啧啧嘴。

赵立没有客气,直接端起茶,大大的饮了一口,同样是学着中将的模样,砸吧了半天嘴,才不屑的笑了笑:“将军,如果这就是你珍藏的茶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怎么?不合口味?”中将眉毛一挑,他清楚的看到赵立已经咽下了那口茶,在他问话的时候,还又喝了一口,几乎将那小小茶杯喝光了大半杯。

“麻醉剂剂量太小,可能对我的影响不大。”赵立笑着开始品评:“镇静剂属于过时的产品,估计是怕味道被我品尝出来,失败!致幻剂用量太大,如果我本身想象力丰富的话,你什么话都问不出来。”

中将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在一起,赵立却毫不在意的端起面前的茶杯,把剩下的那一口一饮而尽,这才继续品评:“如果去除那些不足的话,这杯茶本身还是不错的,不要浪费了。”说完,拿起茶杯向下一倒,示意杯子已经空了。然后赵立坐直了身体,看着中将,笑嘻嘻的问了一句:“知道着急了?这么迫不及待的在战舰上就想要动手?”

看着赵立面前的空杯子,中将的脸上一阵抽搐。赵立发现了茶水中的问题,却还满不在乎的喝了下去,这算什么?对内务部的藐视,还是对这种手段的不在乎?中将不知道,但是,现在他知道一点,如果他自己喝了那杯茶的话,会在五分钟之内手脚酸软,意识模糊,别人问什么就会回答什么。这是内务部百试不爽的法宝,成本高昂,而且代价很大,一般使用之后,被询问的人就会变成痴呆,轻易不怎么动用。

赵立说的那些,完全正确,这只是掩盖最后的那种药物,但是,一直过了有十分钟,中将都没有看出赵立有什么不妥的情形。

“是在等X-4型坦白剂发作吗?”赵立突然问了一句,让中将心中一阵震惊。这次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你怎么知道的?”突然,他也意识到了什么,追问了一句:“你怎么会没有发作?”

“忘了和你说,以前我在蒙巴顿监狱任职的时候,每天的饮料是一杯现榨的红缨果的果汁。你知道的,那种东西,喝的多了,身体自然而然的会对某些不良药物产生免疫作用的。”赵立笑嘻嘻的看着中将,回答了他的问题,紧接着好像想起什么一般笑了笑:“对不起,我忘记了,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呢,完全没有必要嘛!不说的话,说不定能让你希望大一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要让你的希望破灭的,相信我!我很抱歉!”

(未完待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