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时空

第二百四十章 新的方向

“第二股势力?”克芮丝汀呆了一下,从扳倒那个军区司令到现在,还不到几天的时间。赵立去了一趟天才学校,也不过半天的时间,回来出去转了转,就找到了第二股势力?

不过,在公事上,赵立的话,克芮丝汀还是没有任何的质疑。不管她内心有多少的惊讶,赵立现在是下命令,而不是和她讨论。

“是,处长!”克芮丝汀直接答应一声,飞快的进入了工作状态。

“这里条件很普通,比不了你那里豪华。”赵立招呼班韵婵坐好,指着自己相对简陋的办公室对班韵婵抱歉。

“这样很好,我如果不是生意上需要,也不喜欢那种风格。”班韵婵微微笑了笑,大大方方的坐在赵立说的简陋的沙发上:“其实,还是在监狱的那段时间,过的最是安心。不用想太多的事情,安安静静的看点书,没事和你聊聊天,比现在应付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要好多了。”

“辛苦你了!”赵立有点感慨,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说不定现在班韵婵还在过着自己喜欢的曰子,不过,也说不定会没事把联邦银行弄点问题出来。

“没有什么,这样的曰子也轻松,比起呆在那个家里,要舒服很多了。”班韵婵不会在任何时候给赵立压力,这个时候也一样:“不过,你这里简陋的太过分了,连点像样的喝的都没有,我让我的秘书送点过来。”

尽管班韵婵不在乎简陋,但对生活的品质却要求很高。即便在监狱的时候,她的特别供应也是十分高级的,对这里普通军方准备的饮料和茶,可看不在眼里。

“处长,报告准备好了。”班韵婵在安排这些的时候,克芮丝汀的身影也出现在办公室当中,拿着一份刚刚起草的报告给赵立过目。

报告很简单,只是一个猜测姓口吻的报告,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什么绝对的证据,克芮丝汀也只能用这样的口气来拟出这份报告。

“把这上面的猜测姓语气全部改成肯定的。”赵立扫了一遍,立刻找到了其中不合适的部分。

“可是,处长,我们没有证据。”在办公室的时候,尤其有外人的时候,克芮丝汀会称呼赵立处长。赵立这样说,如果报告上去的话,会有很大的麻烦,克芮丝汀不得不提醒赵立。

“没事,提交报告的同时,提交一份外交申请,要求叛军对此事做出答复。”赵立示意克芮丝汀无妨:“放心,他们会承认的。”

赵立约见叛军的人克芮丝汀知道,只转了一圈回来就有这样的报告出炉,很明显是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听赵立这么说,克芮丝汀再无疑问,转身出去,不一会,一份正式的报告和外交申请都放上了赵立的桌面。

再次查看过一遍,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赵立终于点了头:“好,克芮丝汀,先给卢卡斯将军发一份,然后等待回复。对了,让那些秘书们联络,恩,不管联络什么人,最好都要把对方迷的晕头转向,这是命令,让他们合法的练功。”

这样的吩咐,让克芮丝汀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即马上变成了那种风情万种的微笑。赵立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要让那些负责接线的家伙们,都要知道赵立现在正在一个风流窝当中。

“处长,你不签字确认吗?”克芮丝汀又问了一句。这样的报告上去,却是有点草率了,没有调查处处长的签字,至少功劳不会被认在赵立头上。

“不用,直接给将军发过去,口头说明一下是我的报告就行。”赵立心里早有主张,示意克芮丝汀让她照做。

赵立这个特别调查处虽然挂靠在军情部下面,但是,却是读力的一个编制,并不需要向军情部直接负责。基本上,谁控制特别调查处,就向谁汇报。

将军的回复很快,赵立刚刚才吩咐报告打上去,还没等到班韵婵的好茶送到,将军的通讯就已经拨通。

“处长,卢卡斯将军的通讯,要不要转进来?”负责接线的,是新来的美女中的一个,在通话器当中娇滴滴的问赵立。

“接过来!”赵立不假思索的命令接了过来。

“小子,你在搞什么?”卢卡斯将军的大嗓门好像要把整个办公室都吼塌下来:“几天的时间,就多了这么多的美女,找你还要经过她们,怎么回事?”

对卢卡斯将军,赵立倒是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自己的顶头上司,相处这么多年,属于那种能绝对信任的人。不过,自己要借着这个事情达到的目的,却不能和他说,只能用天才学校那边的事情来解释。

“将军,天才学校的校长非要给我一批人,不得已,只能笑纳了!”赵立冲着卢卡斯将军一个敬礼:“他说,这是补偿,要人给人,要功法给功法。”

“那你怎么不多要几种高级功法?”听到赵立说校长执意要补偿赵立,卢卡斯将军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没有意义,将军。”赵立冲着卢卡斯将军解释着:“如果没有相应的教官指点,只靠着几本功法的说明,那需要多高的淘汰率,将军!”

“有道理!”卢卡斯将军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很清楚的知道这个道理。不能太过贪心,上次已经弄了三种,还有教官培训,那才是实质姓的好处:“不过,这些人你能绝对控制吗?”

“她们不会接触到实质姓的机密。”赵立向着卢卡斯将军保证着。

“要说,给你接线的小女孩也不错,什么时候,也替我向那个老家伙要几个?哈哈哈!”打趣了一下赵立之后,将军开始转入正事:“监狱的事情还有叛军参与,这个有没有证据?”

“我已经向他们的人交涉过,他们也私下承认了。”赵立没有说出自己是和陈永交涉的事实:“现在需要外交途径的接触,让他们自己承认。”

“私下承认?”将军皱起了眉头:“如果他们在外交场合上不承认的话,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武装读力都敢做,劫狱算什么,没什么不敢承认的。”赵立认真的回答着:“何况,几十个人劫了我们最高等级的军方重犯监狱,说出来,也是脸上有光的事情。虽然现在大家和平停火,但这种能够打击联邦军方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还要替我们隐瞒。”

“这样的话,政斧那帮家伙,说不定会为了面子上的问题,不同意这次外交交涉。”卢卡斯将军也同意赵立的分析,但又开始头疼政斧方面的事情。毕竟那不是军方,无法直接干预。

“劫狱事件上次的余波还没有平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得罪特别调查处吧?”赵立对这个问题,却是早有想法:“上次可因为劫狱事件,倒下十几个部级高官。虽然没有证据说明和军方有关,但那些家伙也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绝不会和军方作对。”

“你最近的风头有点大了!”将军也算是个人精,不然不可能爬到军区司令这种实权高位上,一句话就想明白了关键,同时也知道了赵立的处境:“美女用的好,如果再加上点其他的享受,就有点意思了。”

“其他的享受?您指什么?”赵立问了一句。

“吃喝玩乐,随便什么,顺便来点小小的滥用职权,犯点小事情,可以追究但是却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实质姓影响的东西,你自己发挥吧!”卢卡斯将军很认真的指点着赵立:“另外,光是自己人传风声出去没有用的,最好是带着一群美女招摇过市,左拥右抱。小子,什么样的名声,是自己做出来然后让别人说出来的,不是自己人传几个风声就能迷惑人的。”

“是,将军!”赵立忍住笑,一本正经的向卢卡斯将军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这份报告,我会安排其他人去做。”卢卡斯将军也笑了笑,挥挥手结束了和赵立的玩笑:“不过,你的功劳相对会小一点。”惋惜的说了一声,却马上安慰赵立:“恩,这样也好,至少注意力不会都集中在你身上。”

“是,将军!”这就是赵立的本意,之所以不再报告上签字确认,也正是这个原因。

“不管这次是谁,都先替他谢谢你。”将军扬了扬手中的报告,冲着赵立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一份报告,加上叛军的承认,马上就可以解开劫狱的第二股势力的秘密,这可是一份不小的功劳,放给谁,都逃不脱一个立功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借机提拔一个自己人,还是很容易的,将军明白,赵立也明白,所以将军会提前道谢。

结束了通话,赵立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个人思索。两股势力已经找到,剩下的那一股,到底是什么人?

剩下的这些人,实际上是劫狱事件的最关键的人,没有他们攻破监狱的最终防御系统,那么所有的行动最后都只会化为一片灰烬。

敲门之后,班韵婵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口。扬了扬自己手上那个精致的瓷罐,班韵婵冲着赵立笑了笑:“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好东西,要不要尝尝?”

“班姐来的正好。”赵立精神立刻提了起来:“将军让我尽量表现的纨绔一点,还要请教你该怎么做。”

“好啊!真正的纨绔也一定是懂得生活品质的家伙,你可以先从这些茶开始学习!”班韵婵从来不会对赵立的做法有什么质疑,就算是有不同意见,也会十分委婉的从其他的方向提出来,绝不会让赵立觉得难堪。

在赵立刻意的纨绔过程中,伴随着他的第二个外号的传开,另一件事情,也飞快的传遍了军界上层。

特种监狱劫持案件的第二批势力,也在这个时候浮出了水面。经过某些军官认真负责的调查,并经过了政斧外交手段的确认,叛军已经正式的承认了他们参与了劫狱。叛军的军方在承认这件事情的同时,还特别提出了对于联邦军方所谓最高等级监狱的蔑视。充分的表现了区区几十个人就消灭了一个加强连并顺利把人救出如入无人之境的优越和自豪感。

一时间,整个军方高层狂震,连政斧部门也有了不小的震动。所幸的是,这次是叛军作案,没有要把哪个大员拉下马的意思,但既便如此,也让政斧不少人都心惊胆颤了一次。

听到这个消息,赵立也出了一口气。他并没有把握让陈永公开承认这些,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担心。

叛军参与劫狱的事件曝光,听到消息的那第三方的势力一定会紧张。军方既然已经解决了两个势力,那么,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第三方的人。紧张就会容易犯错,就会容易被赵立抓住线索。

现在赵立手头上的线索,明显的只有两个。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那批人的目标是汉斯教授,至于要汉斯教授做什么,现在还不清楚,但是,汉斯教授一个双腿俱断的残疾人,却是个十分明显的调查目标。

另外一个线索,还是需要从最终防御系统上想办法。那些可能参与过最终防御系统开发的人员,参与设计,开发,测试的所有人员,都在怀疑范围之内。另外,一些资深黑客,也要进入调查的视线。只是,这个范围实在是太广,需要筛选的目标太多,而且时隔好几年,想要从这上面找到证据,可就需要看上帝到底是不是站在调查者这一边了。

“老宋,有没有兴趣把这些人揪出来?”赵立得到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把宋距明叫到了身边。

“难度很大!”宋距明没有回答赵立的问题,直接给了另一个答案。

“难度低的话,就不需要你们出手了。”赵立点点头,他是充分了解这些囚犯们的本事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也不遗余力的刺激他们一下:“的确很麻烦。战舰的通行记录已经被那个愚蠢的家伙命令删除,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那些人的面目,包括我在内。时隔这么多年,想要找出来,几乎就是大海捞针。”

“或者,可以从汉斯教授身上找找原因。”宋距明也同样在思索,适当的提醒了一句:“他可是个基因专家。”

“基因专家!”赵立听到这个词,猛地想起了自己和桑德斯去寻找神秘沙粒的时候,那个诡异的怪物,以及最后被莫名烧死的兽耳美女。

(未完待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