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块石头

周末晚上,段未来正在寝室看书,室友姚正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段未来,不、不好了,李明太疯了。”姚正叫嚷道,”李明太爱、爱上了学校东北角的一块石头,现在正在向石头表白,他要和石头谈恋爱呢!”

“真的?走,去看看。”段未来吓了一跳,当即拉着姚正冲出寝室,朝学校东北角跑去。

“我和李明太走到校园中心时,李明太就像中邪了似的,说有一个女孩子正在远处等他,然后就朝东北角走去了。”

在路上,姚正向段未来叙述着事发经过,他继续说道:”等到了东北角,李明太竟然向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奔去,然后就向这块石头表白,我觉得不对劲儿了,叫他,他不睬我,所以才跑回来找你。”

东北角确实有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这块石头是放置在校大门外作观赏用的,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此时,李明太已经向石头表白完了,正搂着石头作亲昵状,一副缠绵的样子。

段未来心里”咯噔”一下,吃惊不小,连忙和姚正上前把李明太从石头上拖了下来。就在这时,石头上忽然有光闪了一下,段未来凑近一看,发现闪光的地方,竟然刻有一个”阴”字。

“不会是有鬼缠上了李明太吧?!”段未来吓得一哆嗦,连忙和姚正拖着李明太,离开了这个地方。

走了大约一百米的距离,三个人来到了校园中心的花坛小路上,李明太忽然清醒了,茫然地看着段未来和姚正,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正和一个女孩在谈恋爱,那个女孩呢?”

李明太四处看了看后,转身朝东北角方向走了几步,几乎就是一瞬间,李明太像是中了邪似的,又朝东北角走去。段未来一见,连忙把李明太往回拉了几步,诡异的是,李明太又清醒了。

段未来一下子就明白了,只要和那块景观石达到一定的距离,李明太就会被迷惑住。段未来和姚正稍稍喘了一口气,李明太又朝东北角方向走了几步,姚正急了,使劲儿一拉,又把李明太拉回了原处。不过,李明太的上衣也被拉开了。

“我、我的胸口怎么有一个发光的’阳’字?”李明太望着自己裸露的胸膛,恐惧地惊叫道。

段未来和姚正一听,同时朝李明太的胸膛望去,果然,在李明太的胸部,一个如人血般鲜红的”阳”字,正闪着瘆人的光芒,

“鬼,你们一定被鬼缠上了。”段未来惊恐地叫道。

惊现骷髅

回到寝室,段未来就像有心事似的,一直沉默不语。姚正朝李明太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寝室,来到了洗手间。

“我就说周笑笑的死和段未来有关,你还不信,经过我们俩演的这场戏,这下你应该相信了吧?”见没有其他人,姚正对李明太说道,”你想想看,看到你对石头做出这么诡异的动作后,段未来第一反应就是说有鬼,这说明他一定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怕鬼上门。”

“不对啊,我们只是计划扮演被鬼吓,计划中并没有包含和石头演戏。再说,我根本就不记得对石头做过什么,我只是在胸口用荧光粉和红颜料写了一个’阳’字。”李明太摇了摇头,感到很不解,他来到水龙头下,用手沾了点水,想擦掉胸口上那个”阳”字。

然而,诡异的是,李明太擦了半天,这个”阳”字就像渗入进皮肤里一样,怎么擦也擦不掉。

“怪事,这个’阳’字是用颜料写的,应该很好擦啊!”李明太说到这里,”阳”字一闪不见了,紧接着,一颗狞笑的骷髅头出现在胸口上。李明太吓得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目睹这一切,姚正也吓傻了,半晌才想起把李明太扶起来。

“真有鬼啊,莫非周笑笑死后真变成了鬼?”李明太恐惧极了,再也不敢擦胸前的骷髅头像了,和姚正慌乱地走出洗手间大门。

就在这时,段未来匆匆走出寝室大门的身影,被李明太和姚正看个正着。两人对视一眼后,就一路小跑追上段未来,偷偷地跟在了段未来的后面。

段未来先在校外丧葬店买了些纸钱,然后朝学校东北角走去。李明太和姚正一直跟着段未来来到花坛小路,李明太再也不敢往前走了,就叫姚正继续跟踪段未来。姚正跟着段未来,来到了东北角,段未来走到那块石头旁,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周笑笑,我对不起你,也知道你恨我,但我们俩的恩怨,根本就和李明太无关,你就放过他吧,要想报复就冲我来。”段未来的说话声,在寂静的东北角,清楚地传到了姚正的耳朵里。

段未来继续烧着纸钱,突然一阵阴风吹来,不管是烧完还是没烧完的纸钱,全被这阵阴风吹散了。紧接着,石头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段未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半个骷髅头从石头里伸了出来。

“我不原谅你,我要你们死,全都死!”这半个骷髅头尖着嗓子,朝段未来凄厉地吼叫道。

段未来什么情况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吓坏了,一转身,跌跌撞撞地跑了。

半个骷髅头望着段未来的背影,阴阴地坏笑起来……

姚正回到花坛,把刚才所见的情景,跟李明太说了一遍。

“段未来人真不错。如果不是他害死了周笑笑,我早把他当铁哥们儿了。”说到这里,李明太皱起了眉头,继续说道,”骷髅鬼最后那一笑,很诡异,似乎藏着什么秘密。这就奇怪了,周笑笑不就是想报仇吗,还能有什么秘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