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重操旧业

布满荒草的道上,一辆汽车缓缓穿行。汽车在颠簸之中停在河边。河对岸的山被称为黑鹰砬子,地势险峻,并不适合安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发现山中有煤,于是出现了十几个煤窑,但根本不具备任何开采价值。

为此,政府先后将这些私人煤窑关闭,但最大的一个煤窑,由于矿主和当地的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一直无法执行,直到三年前发生了一次透水事故。

事故共导致八人遇难,震动省里。以此为契机,煤窑终于被彻底关停,当地政府为了表示决心,甚至将入山必经的小桥炸毁。

大自然的大手神奇无比,仅仅三年,便抚去了地表的创伤,这里被荒草吞没。有传闻说,自从矿难发生之后,山中便有野鬼出没,夜晚甚至还会听到沙哑的哭声。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李老三狠狠地说道。李老三便是当年的那个煤矿老板,矿难发生后,为了避风头,他整整消失了三年。如今风声已过,便打算重开他的煤矿。

此次,他找我同他一起进山勘查一下,看看原来遗留的设备还有没有用,以便尽量节省投入。

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叫小雅,是我的同事,听说我要到黑鹰砬子检查设备,便要一起来,因为那里的景色及传闻让她十分感兴趣。

三人小心涉过河水,正在前行,突然一声号叫传来,前方树枝摇动,一只獾子从树丛中蹿出,直奔我们而来。獾子眼看就要冲到我们面前,却突然翻倒在地,浑身抽搐了几下,七窍涌血,不再动弹。这只离奇暴毙的獾子给我带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脚步顿觉沉重了许多。

转过一个山丘,一座山闪现在眼前,煤矿关闭后遗弃的设备尚在,但荒凉之感扑面而来。

“看看这些玩意还能不能用,上次矿难,老子几乎赔了个倾家荡产!”李老三比画着,”我已经让供电局把这里的电送上了,你试一下。”

我把设备逐一检查了一番。

“当年关闭煤矿,这些设备怎么没拆除?”我疑惑地问。

“知道当年为什么炸桥吗?”李老三反问道。

“不知道。”

“呵呵!不懂吧,就是为了把这些设备留下来,炸桥,其实是我的意思。”

原来如此,我还真以为当年政府匆匆炸桥是要表示决心呢,这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最佳体现。

小雅小声说:”还要多久呀,我想回去了,感觉有点不舒服。”

是呀,时间已经不早,我看了看李老三。李老三说:”这里有三个井口,里面遗留了一些当年救援的设备,都是值钱的玩意,去看一眼。”

2.矿口遇险

一对铁轨从矿井口延伸出来,在距矿井口几十米远的地方,停着一台铁皮矿车,由牵引机拉住。铁轨的坡度不小,矿车仿佛会随时冲下来一样。我走上前去,黑漆漆的矿井仿佛深不见底。

“还是不要了吧,深处可能会有瓦斯。”我对李老三道。

李老三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挡不住贪婪:”这个深度不会有瓦斯的,进去看一眼就上来。”

我随李老三走入矿井,小雅跟了过来。我对她说:”你在外面等着。”小雅说:”我一个人在外面觉得害怕。”

我们小心前行几十米,李老三终于停下脚步:”还是算了吧,不看了。”看来,贪心终于不敌恐惧。

“那,我们赶快出去吧。”小雅颤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就在这时,甬道内的灯光突然熄灭了,身后传来隆隆的声音,脚底的轨道随之震动起来。

“不好!溜车了!”我大喊一声。

矿车怪叫着闯入矿井口,甬道并不比矿车宽多少,完全无法躲避。小雅一声尖叫扑到我的怀里。我的脑袋完全陷入空白,只能等死了。

“吱吱咯咯”的响声传来,矿车震动了几下,在离我们几米远处停了下来。劫后余生,我们三人惊魂未定。

“你怎么检查的?差点儿要了老子的命!”李老三张口骂道。

我气不打一处来:”这烂玩意儿风吹雨淋这么多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吗?就你的命是命?”

“先别吵了,赶紧想办法出去吧。”小雅带着哭腔说道。

微弱的亮光透过甬道和矿车间的间隙,下面和侧面的缝隙都太窄,但上面勉强能爬过去人,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看了一眼李老三,他也不客气,费劲地爬上矿车翻入车斗之中。肥硕的身体将本就不多的光线挡住,甬道内变得更加黑暗。

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李老三扭头爬了回来,从车斗中直接翻落在地:”外面,外面有,有……”

“怎么回事,有什么?”我心里发毛,问道。

李老三哆哆嗦嗦,完全没刚才的霸气,却不再作答。

“不可能吧。小雅,你先爬出去看看。”本来我想先出去看看,但是不放心把小雅留在这里。

小雅爬出去之后,我也紧跟着爬了出去,外面一切如常,哪有什么鬼怪。我告诉李老三先别爬了,我去把矿车升起来,免得再次溜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