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三都四十多了,在村里儿还是个吊儿郎当的光棍,其实呢,他也没什么毛病,就是爱喝点小酒,说点小胡话。可就最近这几天,天气热了,这孤苦伶仃的小男人每天都能被墙后面的蝉给嚷嚷醒。本来他也不是个轻睡的人,不过每次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都能隐约听见房子里回荡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就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传出来的,太诡异了!这可经常把他给吓得大半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一天,秦三在外边受了点小委屈,灌了壶酒后晕乎乎地睡着了,谁知半夜又被吵醒。这晚,蝉没有叫,床板下发出阵阵咔咔的声音,吵得这个半醉半醒的家伙一肚子恼火。”妈的!”秦三碎叨一声,骨碌一下滚下床,猛地掀起床板。见鬼了这是,他家从爷爷辈开始就住在这,可从来没遇过这么邪门的东西,今天他倒要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半夜出来吓人的!

谁知这床板一掀开,秦三就看到有一个小老头蹲在底下,光着膀子,秃秃瘦瘦的,活像个小鬼。”你,你是谁?”秦三向后趔趄几步,吓得两腿发软,这小老头嘴里咔嚓咔嚓的,像是在啃什么东西。”嘿嘿……”,小老头抬高眉眼,反而冲秦三笑了笑,咂巴咂巴嘴,说:”老兄别喊别喊,我就是借个地方!””你妈的借地方?”秦三怒了,瞪大眼睛,呼着酒气,上去就给小老头一脚,”你妈的借地方居然借到老子家里来啦?滚!快滚!”那小老头揉了揉屁股,又嘿嘿两声,死乞白赖着不肯走,”老兄,就借个地方嘛!你睡你的,我借我的,各不相干不是?”

“哟!还各不相干?”秦三听这话更气了,什么各不相干,这就算是狗窝那也是他的地儿,三更半夜地借地就不干他事儿?秦三哼了哼气,从屋角抡来一根长棍,戳着小老头就要把他赶出去。”兄弟别打我!别打我呀!”小老头一边躲躲闪闪一边求饶,”你要是让我借地儿,我就不把你那些事儿说出去!”

“我那些事儿?”秦三停下来,喘了喘气,别看这小老头瘦得只剩个骨架子,那跑起来跟一阵风似的,晃棍子也碰不着他。”是啊”,小老头捂住嘴嘿嘿地笑了,”就是你前几天到村尾偷看小寡妇洗澡的事情啊……”。一提起这个,秦三就臊红了脸,他脑子里浮起了村角小寡妇丰满的曲线,还有那白白嫩嫩的腚子。”你这个小老头,胡说什么!我,我什么时候去偷看小寡妇洗澡啦……”,秦三胀着一股气,据理力争,可这口气说着说着就泄了。

“嘿嘿……”,小老头咧开一排又小又尖的牙,眼睛骨碌骨碌的尽装着诡异,”兄弟,你今晚要不让我借地,我明天就把你这些事儿说出去,看村里的人不打断你的腿!””你!”秦三瞪了瞪小老头,一下子哑巴了,他狠啐一口,把棍子往地上一扔,嚷嚷:”好,你借借借!床底又脏又臭,你喜欢借多久借多久!”说完,秦三拾起床板往架子上一放,扑腾上去一翻身就睡了。

第二天秦三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秦三挪到床边把脑袋往下一坠,左右看了看,昨晚那个龇牙咧嘴的小老头居然不见了,秦三晃了晃还有点儿晕乎乎的脑袋,怀疑昨晚是不是做噩梦啦。

这阳光灿烂的,秦三当然要出去找找乐子,谁知这一出门,就碰上了村里整天踩着个破车子穿街走巷收废品的老头。”哟,三儿!刚睡醒呢?这太阳都晒屁股喽!”老头笑呵呵地冲着秦三露出被烟熏黑的牙口,揶揄道:”别睡太多哦,小心有老鬼专门来啃你们这些懒骨头!”秦三皱了皱鼻子,扬起脚后跟子往地上飞踹,喷着唾沫骂道:”滚你妈的!”一颗石子飞了起来,哐啷哐啷地钻进了三轮车的车轱辘里,之后又没了动静。老头嘿嘿地笑了几声,继续踩着废品车往巷子深处驶去。

在这村子里,秦三不太受待见,可他有他的活法,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不过这村里,可有个他最在意的人,那就是隔壁街头的王妮子。说起这王妮子,那可叫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家里有地有钱,可这姑娘都长三十岁了都不肯嫁人,整天穿着件花衣服长裤子在村头村尾悠转,可奇怪着呢,村里的老婆子私底下有嚼舌根说这王妮子天生有生理缺陷所以才嫁不出去。而这每天秦三要找的第一件乐子,就是去村头村尾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碰上王妮子。

村口有条河,走过那条松松垮垮的石桥就能通往外边了,可这村子实在太偏僻,平时根本不会有外头的人进来,只有在天刚刚亮的时候有些婆子挑着扁担到外面集市卖瓜果蔬菜什么。这天,好巧不巧,秦三刚走到村口,一眼就看到王妮子一个人坐在桥下啃着瓜子儿。一声刺眼的红衣裳,又长又黑的鞭子绕到前边来,水里还泡着她那双白白的脚丫子呢。

“臭痞子,你瞅着我干嘛呢?”王妮子也瞧见秦三,他正蹲在桥墩上看着自己,眉眼都乐开花了。”妮子,那瓜子好吃吗?”秦三歪歪嘴,问非所答,眼珠子简直要发光了。王妮子翻了翻眼皮,她左右看了看,这大热天人人的不愿出来了,河水咕噜咕噜地冲着她的脚趾,冰凉冰凉的,王妮子打了个寒战,她想起了昨儿个家里那老妈子说的话。”呸!”王妮子瞪了瞪秦三,把满手的瓜子壳往后面草丛一撒,匆匆忙忙穿上鞋就跑了。

“哎哎哎!那婆娘跑什么呀?”秦三挠着后脑勺,难不成是自己刚才那鬼祟的样子吓着别人姑娘啦?好了这下,乐子跑了。秦三悻悻地叹了口气,想着还是回巷子里喝口就吧,可就在他刚从桥墩上跳下来时,突然传来一阵哐当哐当敲锣打鼓的声音,吓得他差点一头扎落河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