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多钟,在达河弯小区门口,年轻女子梧桐正要骑车回家,一辆汽车闪亮着大灯从她身后驶来,停在她旁边。汽车的车窗被摇下,从车里伸出一个男人脑袋,他喊住梧桐:”喂,妹子,啥时还钱啊?”

“等着,过两天,不知道今天三归一吗?钱都被你们赢走了,还穷追啥啊?”梧桐恼怒着说。

“妹子,咱商量商量,有个法子,你不用还我那二千块了。”车内男子谄媚着声音说。他一直惦记梧桐,可总没能够上手。

“啥法?我告诉你陈哥,别打我注意,想歪心眼啊?”梧桐知道她的心思,打牌的时候,就总对她不怀好意,常在下面捏她大腿,还说一些勾引人的话。

“哈哈,妹子,还是你了解我。人不就那么回事吗,想开点,别把自己捂得太严实,要不,自己吃亏。”说完,陈哥下了车,走到梧桐身边。

“别废话了,你这人花样太多,色大胆小,老婆管得太严,回家就得把钱上交吧?”梧桐取笑着说。

“妹子,你要真答应我,我那钱真不要了。”陈哥语气坚决。

“真的?”梧桐问到。

“真的!”陈哥口气很重。

梧桐想了一会儿,说到:”还是算了吧,我这几天得赶紧找忙活旅行社了,要不下次都没钱玩牌了。”说着,她推起自行车要走。

“妹子,先别走。只要你从了我,一个月,行吗?就一个月,我再给你两千,你拿去打牌翻本。”男人心急如渴,自己又加个砝码。此时他拽着梧桐的车,一手拉住她的胳膊。

“说话算数儿?”梧桐心想,自己都这把年纪了,怕啥。其实,她刚35岁,一年半以前离婚。她的长相还好,身材更是诱人,饱胸翘臀的,要不陈哥不会那么缠她。

看梧桐有些动心,陈哥搂了一下她的肩膀说:”等一下。”说着,他从车内拿出包,从里面抻出一打钱,塞到梧桐手里说:”给。”

“多少啊?被哄我吧。”梧桐手里捏着钱,媚眼翻了陈哥一下。

陈哥劲头来了,他上去,搂住梧桐的腰说:”早数好了,两千没错,嘿嘿。怎么咱去哪儿啊?”他迫不及待地问。

“我不知道。我家里不行,我和我娘还有闺女一起住。她们现在正睡觉呢。”梧桐把钱装进包里,随即说到。

“那,咱去车上?”陈哥此时手已不老实,一只手捏了捏梧桐的丰臀。

“去,别乱摸。”梧桐扭了一下身子,然后说到:”在车上可不行,憋屈。”

“哪咱只能开房去了。”陈哥说.

有些无奈地说:”也只能那样。可,我自行车怎么办?”

“好说!放我车上。”说着,陈哥走到车后,打开后备厢。又走到梧桐跟前,搬起她的自行车放了进去。

梧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跟陈哥说:”我把车放旅行社去吧,咱先去那儿。”

“旅行社?咳,咱去旅行社不得了,干吗到旅馆花那钱啊!”陈哥一脸轻松说到,他知道,今晚自己能抱佳人了。

“不行,我那里没有床。”梧桐推了他一把,有些发嗲地说到。

“什么床不床的,有点地儿就行。”陈哥说。

到了梧桐的旅行社,她打开店门,进屋打开灯,让陈哥把车搬进了外屋,之后,她进到里间。她的旅行社是里外两间,里面是她的办公室,外面是接待室,白天由两个女孩在那里负责接待客户。

陈哥站在外间,随意看了看,然后直奔里间。此时,梧桐正坐椅子上愣神。他走上去,搂抱住她。

“去,先别闹。累了,喝点水,歇会儿。”梧桐扭动了一下丰满的身躯,白了他一眼,对他说。

陈哥可等不及了。他侧搂住她,亲她。

完事后,陈哥仰躺在沙发上抽烟,梧桐累得依靠在他身上直喘大气。陈哥问:”你这个旅行社到底怎么样?夏天旺季已经来了,你这儿应该有不少人来吧?”

“什么啊!不太好,不少人觉得我这儿是小旅行社,不大相信我们,报名出游的不多。”梧桐有些郁闷地说。

一想到旅行社,她就心烦。和丈夫离婚时,她没要住房,要了这个店面。当初有丈夫在时,生意挺活的。可这一年来,客源零落,勉强维持,别说攒钱,每月那点可怜利润,连水电费都要交不上。现在她和女儿住在母亲那儿,每月靠母亲的退休金勉强生活。

陈哥说:”你得找客源,散客终归不好拢。你看,不少单位组织外出旅游度假,想办法拉些这样的客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