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媚娘

来到成都之后,我发现我爱上了甜品,奶茶,蛋糕,太妃糖,小饼干,就是喝一杯咖啡,我也要加很多的奶油和方糖。喜欢那样的甜蜜蜜。化学原理上说,糖是一种具安慰性质的食物。吃糖可以改变沮丧的心情。也就是说,突然爱上甜品的人都是伤心人。

来到成都的第二年,我干脆开了一间蛋糕屋。在桐梓林的繁华街上,店面租金很贵,但我不在乎。我喜欢开足了冷气在店内的玻璃屋后做蛋糕,偶尔抬头,看街上那些被太阳烤得出油的人们,我心里有一种变态的宽慰。

我做得最性感的一道甜点,名字叫作白雪媚娘。用薄薄的水晶面皮满当当地包裹着打得极细嫩的奶油,刚刚做好的白雪媚娘,手感非常好,托在手里,白嫩诱人,似少女柔滑而坚挺的乳房。我嫌仍不够性感,便在上面加一颗红樱桃,或者草莓,或者鲜枣,于是,连自己也浮想联翩。也许是因为我做得太过逼真,这款诱人又甜蜜到极致的甜点,卖得却不好。往往到了晚上,还剩下好几个。打好的奶油放了一天,味道要差好多,我是不吃的,于是便丢弃,那些小小的白嫩的乳房在垃圾筒里,表情很是委屈。

“很性感的面包。卖给我吧。”某天打烊前,美好的白雪媚娘仍剩下两个,我正要丢掉的时候,一个男人坚持要买下它们。他并不打包带走,他吃那两只白雪媚娘的姿势多么暧昧,他粉红色的嘴唇,含住一颗樱桃,吞下去,再含住另外一颗,吞下去。他不像别人,用叉子挑起樱桃来吃,他是低下头去,像吻心爱的女人的乳房的样子去吃那颗樱桃。

我的身体,一阵阵地紧,忽然希望,他吃的不是白雪媚娘,而是,我。

已经两个月了,这个男人,每天打烊前,来买两个白雪媚娘,每次用这样性感暧昧的姿态吃掉它们,他穿纯棉衬衣,开大众的车。他不是很有钱,但看得出来修养得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