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和小常苟且上了,二人本不熟悉,小常是李梅之夫的朋友,因此时常往来。李梅的丈夫叫做马建,一个老实木讷的男人,他万未曾思及有此一事。这种事,但凡是个男人,搁谁心里都是一团火,马建也不例外。他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小常撕扯成八瓣儿方解心头之恨!

但是,马建敢怒不敢言,为啥呢?

他是偶然发现此事的。换言之,其妻与小常仍然”恩恩爱爱”,根本不晓得奸情败露。马建没有戳破妻子的胆量,他有顾虑,一旦妻子承认有此一情,自己该如何收场?因为深爱着妻子,马建不敢妄为。可任凭妻子信马由缰,自己堂堂七尺男儿,知而不言,颜面何存?由此他心中异常的憋屈!很明显顺其自然行不通,二人正酣,止于何时无人知晓。这口恶气压抑的马建郁郁寡欢,妻子偷情,自己竟然怕影响夫妻感情而三缄其口。

上述为其一,如果仅此,也许马建会有忍无可忍的一时。其二就更好理解了,可想而知,马建一旦戳破奸情,事情必然迅速扩张。家庭内的轩然大波不可避免,亲戚朋友以及左邻右舍必定无一不知。毕竟不是什么贴金之事,马建没有勇气受千夫所指,尽管错不在他。这年头,谁管你是否无辜,妻子红杏出墙,多少映射出丈夫的无能。因为想和妻子过下去,所以马建不敢声张,以致于极力控制,切勿一时之怒,葬送了幸福的家庭。假如对妻子不存情感,马建一定会以此事为说辞,惩罚妻子净身出户,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

由上两点不难看出马建的矛盾之态。然而,马建所虑还有一点。

妻子与别的男人做露水夫妻,为夫者,无人不想至奸夫于死地。马建也有此一念,既然不能难为妻子,也绝不可权当一场空。但他终未实施,原因有二,第一点显而易见,仍旧是怕人们众所周知。其二则为马建不是小常的对手,单打独斗的话,没有任何胜算。所以,马建不敢轻举妄动,退而求其次的说,即使力量互换,马建轻而易举就可以将小常拿下。打了人以后,如何交代?终究还是逃不掉人尽皆知的”宿命”,实可谓是”出师无名”。

言至此处,不难揣测马建的心中该是怎样一种滋味。静观其变的煎熬之苦充斥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时刻紧绷着。每当妻子外出,他的心中便会陡升一种强烈的耻辱!事情必须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否则,马建的精神一定会崩溃的。于是乎,一个恶毒的计划成竹在胸,所谓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既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声讨小常,索性就玩阴的,你不仁修怪我不义!思及此念,马建不在沉默,他像一个侦探一样,干起了”幕后”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马建对小常的日常生活习惯有了初步的了解。至此,他不再沉默,他受够了,恨不得立刻手刃这个让自己蒙受胯下之辱的家伙。

然而颇具戏剧性的是,时机成熟后,甚至可以逍遥法外,马建却胆怯了。毕竟杀人偿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使感觉天衣无缝,可事情总有始料未及的结果,就怕百密一疏,给小常这个王八蛋陪葬,太不值了。但是,马建未因此而再生苦恼,夺妻之恨岂能不了了之?他心中有了一个更加成熟的计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开篇讲到了,马建是一个老实木讷的男人,也因此在交际圈中口碑尚好,其中就包括小常之妻,她对实实在在的马建颇有好感。人老实是性格所致,丝毫不影响情商以及智商。马建决定对小常的妻子大显神通,势必将其置于胯下,挑衅小常,让他也品尝个中滋味!

因为是朋友关系,小常对日益频繁来到自己家的马建并未设防,他压根也不会思及马建之怒。甚至暗暗嘲笑马建,以示自己的成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