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案子,警察已经找出了真相。现在我来考考你,怎么样?”我挑衅的看着梅杰,想再一次验证他的势力。

“是挑战吗?”梅杰从容的回答我。

“算是吧,要试试吗?”

梅杰点一下头,”说吧。”

我煞有介事的开始了案件的讲述:”首先出场的是一个叫索娜的年轻女人,她跟你(现在你就是要帮助她的人)说出国的大哥在这两年里都没有音讯。她怀疑她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来请你帮助她。”我顿了顿,对梅杰说:””你有什么要问她的吗?”

梅杰大笑:”我们是在扮演角色吗?这太有趣了。那她有没有去查出入境记录,我想肯定她的大哥是否真的出国了。”

“当然,是索娜跟跟她二嫂亲自送走的。在出入境记录里也只有他出国的记录,没有其它。

“你是说二嫂,那她还有一个二哥了。”

“那是当然。”

“她家里有些什么人?”

“大哥,二哥夫妇,还有索娜自己。不过只有索娜是搬出来住的,其他三个人住在一起。”

“大哥结婚了吗?”

“没有,他好像并不着急。”

“那他们几个住在一起没什么不方便吗?我是说二哥既然已经结婚就应该另组门户啊!”

“这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大问题,因为他们几个人从小玩到大,关系就像亲人一样。况且现在大哥都出外留学了,家里只有她二哥跟二嫂。”

“啊哈!”梅杰意味深长的大叫,”青梅竹马,那我大概有些头绪了。当时送大哥是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那是一个寒冬的早晨,天气很冷。当时二哥没有来送行,好像一大早就出去办事了。只有索娜跟二嫂去送大哥,当时大哥围着一条又厚又长的围巾,二嫂说围巾是给大哥的送别礼物。当时三个人都沉浸在分离的气氛中,都没怎么讲话。他们到的时间刚好,三个人就匆匆的分了手。没想到两年了,在国外的大哥都没有消息传来。”

“二哥夫妇也没有他的消息吗?”

“他们说接到过大哥的电话,可是索娜上个月回二哥家,正好二嫂叫她帮忙缴电话费。索娜就顺便查了一下国外来的电话,想以此跟大哥取得联系,因为以前她问大哥的电话号码时,二哥二嫂都说不记得。她一查才发现根本就没有国外来的电话,所以她才报了警。”

“那就是二哥夫妇撒了谎,想以此来掩饰大哥的消失。”

“是。而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他们搞的鬼。”真相已经查明,但是我要看看梅杰能不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我想你还漏说了一件事吧,也许她的两个哥哥是双胞胎,对吗?”梅杰开始了解密过程。

“不是,不过他们长得倒很像,不熟悉的人经常会把他们俩弄混。”

“索娜是什么时候搬出去的?”

“她在二哥结婚后就在市中心找了一份工作,所以就搬了出来。”

“对大哥的出国,她有没有什么说法?”

“也许是想躲开二哥夫妻吧,毕竟他曾经也爱过自己现在的弟媳。”

“这就是你们现在说的三角恋吧。大哥走后,索娜有没有回去过?”

“当然,不过每次回去都见不到二哥,说是工作忙,在加班。”现在已经快接出谜底了,我满怀期望的看着他。

“那我想在出入境登记处应该会有二哥的记录吧,也许只是回国的记录。”

“对,你猜出来了吗?”

“我想是的,也许是大哥跟自己的弟媳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被弟弟发现了,所以他们措手杀了他。也许他们把他的尸体埋在了什么地方,可能是屋后的石板地下,不管怎样找尸体不是我擅长的。然后大哥拿着弟弟的证件假装出国,当时他不是戴着一条围巾吗?简直是做贼心虚,可能是脸上被抓伤了,所以想以此来遮住伤口,其实谁会在意呢?出国后大哥就处理了那些证件,也许是烧掉了。然后再用自己的证件回国,与自己心上人会合。从此他取代的自己弟弟的地位,提心吊胆的过了两年。现在他一定在监狱里懊悔吧!”

“都对了,不过我还要纠正两:第一,那条围巾并不是为了遮伤口,而是情人对他的关心。”

“是你把我引向了错误的观点,不是吗?”

“可你问当时的情形,说实话,这个我并没有准备,所以我只有随便编了。那第二点就是他现在没有在监狱里,而是跟自己的爱人在一起。”

“阴谋,你不要编了,我不会相信的,杀人凶手是不能被饶恕的。”

“当他们听说索娜报警后连忙找到她,向她解释了事情的缘由。”

梅杰不耐烦的插嘴道:”所以索娜不想再失去一个哥哥就去警局销了案,从此他们过着开心的生活,是吗?”梅杰的脸更加严肃了,”你想这样篡改事件的结局的话我也没办法,随你。”

的确,这个故事是我想出来的,所以我有权力把它转向我心的方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