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命案

村里发生了一件命案,一位老人手脚被绳索捆绑在背后,脖子上也有绳索勒住,脸埋进了尘土,墙上插着一把小刀,现场无打斗挣扎的痕迹,既不是勒死的,也不是被刀杀,而是长时间被尘土闷死的。

“从现场来看,可以确定是他杀!那把小刀上没有任何指纹,可见凶手是有准备来的,另外,大门的锁不是撬开的,也可以由此证明,凶手是死者最亲近的人,有房门钥匙。”许法医带着口罩和手套,身穿白大褂,蹲在地上看着尸体。

“还有其他发现没有?”徐严勘察着凶杀现场。徐严,是局里的老警长,将要退休,这次带局里的年轻一辈的来查案。

许一摇摇头。

“我们进内屋看看。”徐严带头进了里屋

里屋是卧室,摆放着两张旧板床,还有一个小木衣柜,屋子里的物品还算整洁,其中一张床上,貌似有人,其中一名警员持枪,悄悄的用手拨开被子的一角,露出一个人,是个小女孩,还在呼呼大睡。徐严对小女孩有些难以言明的心疼情绪,外屋发生了凶杀,而她还能嘴带微笑流着口水的做着美梦,也许是梦见好吃的了。徐严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被子,然后连同着被子轻轻的把她抱起来,正在这时,突然闯进一个年轻人,指着尸体便大笑,”你知道苦了吗?哈哈~活该”。

这些话惊醒了徐严怀中的孩子,孩子看起来才五岁,惊醒后又看到抱着她的陌生人,顿时大哭,徐严不紧不慢的哄着,”爷爷带你去买棒棒糖,不哭啊。”随后于洋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于洋点点头。于洋,有着棱角分明的脸庞,挺鼻小嘴,身上略带稚气,阳光开朗。

徐严便用被子拦住孩子的视线,走出了外屋,而那名年轻人则被警方拘留了,因为他的那几句话很可疑。

审讯室,”你叫什么名字,年龄,家庭住址。”一警察边问边记录

“关易,25岁,家住阖家村。”年轻人口齿清晰,从容镇定。

“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跟死者的儿子是同学。”

“那你为何对死者大骂,有什么仇恨?或者说杀人动机是什么?”

“无仇无怨。”关易说到这里便不再开口了,任警察怎么询问,他都不回答。

无奈,没有多大的证据,警方也只好放了他,把死者的儿子找来录口述,毕竟那儿子也是有嫌疑的。

“在你眼中,关易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没什么朋友,不爱说话,但我们聊的来,我要干什么,他都挺支持我的。”毛呢(死者的儿子)说。

“那你知道你父亲和他有没有过仇怨?”

“不知道。”

“你跟你父亲相处如何,近期有没有吵架之类的矛盾。”

“没有。”

“那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我有一个五岁的妹妹。”毛呢如实回复。

那个小女孩的身份已经确定,警察点了点头,示意毛呢可以走了。

当天,两个警察便去了当地询问了邻里乡亲,毛呢与死者的相处关系,证实毛呢没有说谎。

收藏
关闭菜单